戲劇.音樂劇

Theater

麥秋:「戲劇人生,人生戲劇」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人生苦短,時間過了就沒了。如果把人生的五十年投放在一件事之上,那又是怎樣的熱愛呢?香港戲劇工作者麥秋(麥sir),從沒有人看西洋戲劇的時候開始辦話劇,做過編劇、導演、教書……從五十年代到現在,多年來始終如一。因為他深信,這是自己該做的事。

為「服務」走上藝術路

投身戲劇超過五十年,麥sir 說,自己從小就喜歡表演藝術,但第一次落手落腳做一齣戲,是為了籌款:「當時香港有很多大陸的難民,我便幫教會手去為他們尋親。很多難民的家庭狀況是很悲慘的,我就把幾個家庭的故事串連起來,做戲為他們籌款。」感同身受,造就了他於1957 年第一次做導演,也讓他體會到戲劇為創作者及觀眾帶來的感動,從此與劇場結下不解緣。

1962 年大會堂落成,他成為了第一批「用家」。不過當年要找觀眾,很難:「好話唔好聽,沒人看的。」唯有做善事,才一呼百應。當時他替《華僑日報》的「救童助學基金」義演籌款,一做就做了九年。1971 年他發起「一元戲劇」活動,聯合當時五個戲劇團體,組成「普及戲劇會」,在大會堂演出。1977 年香港話劇團成立,他更是第一個導演:「所以這五十多年來,我一直沒間斷過。」

起初為了服務難民而開始劇場路,一直走到現在。「所以,戲劇人生,人生戲劇,我很相信。」本身是天主教徒,麥sir 認為:「天生我才必有用。」他相信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崗位,要是你專注自己的工作,做好自己的角色,不論你是導演還是茶水,也有其價值。這也是為甚麼,幾十年來,他一直謹守劇場工作的原因:「因為我是一個戲劇工作者。」

從《玻璃偵探》看世情

這次與中英劇團的一班年輕演員合作,把英國劇作家J.B. Priestley 的《玻璃偵探》(An Inspector Calls)搬上香港舞台,麥sir 自言,二十年前便有這個念頭,但一直在等適合的機會:「戲院是最重要的,這部戲只有三幕,三幕也是同一晚發生的:前兩幕證明了一家人與一宗命案有關,第三幕卻解構說沒有這回事。所以,我一定要一個鏡框式的舞台,卻不能太大,因為這套劇只有六個角色。」這次演出的大會堂劇院便剛剛好。

在富有人家小姐訂婚的晚上,神秘偵探到訪,指控這家人與一個女子的自殺案有關。他們起先否認,面對偵探的咄咄逼人,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

原作者把故事設定在1912 年、一戰前英國一個工業城市裏,為甚麼要如此清晰?麥sir 認為,這與英國的歷史背景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與作者撰寫劇本之時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其實也有獨善其身的打算。同樣,劇中的富有家族,也極力撇清自己與命案之間的關係。歷史不斷重複,這些冷血的事情在今天也不斷發生:「為甚麼一個小朋友撞車,八個人行過也沒人救她,怕會惹禍上身?這是甚麼世界?」

他覺得,這齣戲無論甚麼時候演,也不會過時,因為人類自私的基因,永遠都存在:「現在我們有地球村的概念,就更明白作者的智慧。他在八十年前早已看到這一點——永遠不要說:與我無關。」

心裏一點溫柔,是人之所需,也是麥秋與戲劇的連繫。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麥秋 James Mark

本港資深表演藝術工作者,曾為多個著名表演團體擔任監製、編劇、導演、演員、燈光設計和舞台管理工作。導演作品接近三十齣。1998年替中英劇團執導《官場現形記》,更憑此劇獲第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喜劇/鬧劇)」。2006年獲香港演藝學院頒贈榮譽院士,2016年獲香港戲劇協會頒發終身成就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