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體驗橫跨6,000年的香港海事歷史及故事 - 展品精選

香港海事博物館將於2021年6月3日至8月12日舉行「帆檣匯港:世貿千年」展覽,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從新石器時期來到現代互聯網的世界,通過商品流轉和轉型、人民遷徙和定居的故事,以互動方式闡述香港如何發展成生機蓬勃的國際繁華都會,以及如何發揮地區與全球紐帶的作用。

 

精選展品

第一部份: 海洋傳統的孕育

公元二至六世紀期間開拓的貿易網絡,雖然確立了東亞、印太地區與波斯灣之間的聯繫,但仍屬間接和輾轉的傳播,各海域未出現明顯的一體化。七世紀起,唐與阿拉伯分別成為領導東亞和西亞的兩股力量,並出現航海技術的飛躍。西至波斯灣,東至日本的商旅、使節、僧侶對異國風物和文化的渴求,構成七至十四世紀海上交流的繁盛。與此同時,唐代開發大庾嶺,貫通南雄後,廣州與中原交流更為頻繁,成為中國主要對外港口,而香港亦在遠航航線中,成為商隊補給及貨物中轉的驛站。

第三部份: 遠洋探索與接觸

葡萄牙人登陸澳門的過程,代表歐洲和東亞國家的初次接觸。隨著其他歐洲競爭者加入,下開數世紀各國以海洋為舞臺,通過貿易和殖民方式,建構全球一體化的近代世界。為調解西葡兩國於非洲海岸的紛爭,1494年教廷制定《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以及劃分世界的子午線,造就兩國分別以相反方向探求新領土和通往未知東方的新航路。另一方面,信奉新教的荷蘭對於向東方傳教並不如西葡兩國熱衷,在1609年得到日本幕府的信任。1602年成立的荷屬東印度公司在日本禁教鎖國期間,為幕府提供世界情報和新知識,以換取在長崎貿易的優勢。

期間香港亦置身於活躍的海上貿易中。大嶼山竹篙灣發現大量明中葉的青花瓷片、馬塔班罐與安南(今越南)、暹羅(今泰國)等地製的陶片,顯示香港位處於來往中國與東南亞的航路,或作走私港口,亦供商人作補給、棄置壓艙物的泊地。

第四部份: 環球一體與互動

十八世紀的海上世界,以大航海時代開拓的環球航路為基礎,加上十七世紀起的科學啟蒙、工業革命的刺激,英國作為歐洲國家的先行者,建立起遍佈各大洲的殖民帝國。以棉布為例,從美洲與印度的棉花田,到曼徹斯特的紡織廠,再到中國等市場,海洋將不同地區的生產、加工和銷售環節連接起來。

自唐代設市舶司以來,廣州一直作為官方口岸。即使康熙復界後開設粵、閩、浙、江四海關處理對外通商事宜,粵海關稅收仍超其他三關總和,為中外商品以至人口流轉的中心。

第五部份: 飛躍世界大舞臺

香港的地理優勢,充分體現在長久以來與海洋網絡的聯繫。英國駐華商務監督查理.義律在鴉片戰爭對清作戰與談判時,已意識到香港的港口優點,如得天獨厚的深水避風港和淡水水源,比舟山的戰略位置更為吸引。

1860年代,蒸汽輪船開始取代飛剪船成為主流海上交通工具。珠江一帶水域多年來因河流沖積而變淺,而香港水深港闊的天然環境,加上持續的航道疏濬和與時並進的港口設施,如船塢、貨倉、燈塔等,更適合遠洋輪船航行及停泊,造就香港踏上國際舞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