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誤打誤撞在今年暑假——雜談3 個學生作品:《杜曉彤》、《Face To The Wall》及《碎夢人生同學會》

2011 年的暑假戲檔不斷,大大小小的劇團,不論業餘、專業的都湧出來公開演出,展現不同團體獨特的能量,十分熱鬧。其中,筆者看了三套由現職學生的創作,《杜曉彤》、《Face To The Wall》和《碎夢人生同學會》。

夠膽表現自己傷口的勇氣

《杜曉彤》是情感真摯的小品,全劇以女演員自身的故事,包括對未來表演業競爭激烈的擔憂、對自己作為演員的條件的憂慮(例如太肥或不夠女人味)、對生活保障的困擾等等作題材來貫穿全劇。故事說來簡單,杜曉彤想像自己30 歲時仍然一事無成,兼職小丑工時不穩,教班時間有所衝突,既賺少一分錢,又會得罪他人。父母又指責她無所事事,強迫她找份正常工作,如此種種憂慮令她更加著緊即將到來的casting day。為此,她熟練不同的經典獨白,《老婦還鄉》、《聖女貞德》等。這就是全劇最為精彩的部份--把不同的獨白變成自己的故事,把自己的情感投放在獨白之中,令獨白不再屬於原來的劇本,而是真正屬於杜曉彤。這亦是她在演藝學院所學到的,「要用自己的『傷口』和陰暗面演戲」,因此勇敢面對自己成為全劇的中心,杜曉彤亦努力把這理念實踐,成功打動觀眾。

演員氣質的詩意

《碎夢人生同樂會》則是一首由眾多碎片組成的詩,這大概是在呼應Virginia Woolf 意識流的風格。碎片不乏《Orlando》的文字,不過最感動的位置是臨近尾聲,演員一邊在舞台上奔跑,一邊大聲喊出自己的想法,其中一位演員余依庭說:「點解生活在這個燈火燦爛的城市都找不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棲息處?」用她本身甜美的聲線讀出來,簡直使其悲哀和無奈更為突出。事實上,全劇極力營造一個近乎詩的氣氛,但由於不是每位演員都有那份氣質承托其詩意,反而當余依庭每次開口說話時,其柔和的聲線都攝住觀眾,把詩應有之美散發,可是,這狀態維持得十分有限,當其他演員出場時又把詩意拉回現實了。

導演選擇的膽色

說《Face to the Wall》導演鍾肇熙有膽色,因為他選取Martin Crimp 的劇本作演出是在挑戰觀眾,甚至是整個製作團隊對「新文本」的理解能力。鍾說過:「處理新文本就像打仗,步步為營的,因為實在不知道自己行的每一步是否正確。」可能是這個原因,從不同細節都可看出導演謹慎的演繹方式,包括服飾到燈光,甚至演員處理對白的方式,聲調高低或是唱歌,都一一控制在內。觀眾能夠體驗所謂「新文本」的文字力量是導演成功之處,例如兩位女演員在兇殺現場以和諧的聲線高唱有關父女感情的歌,產生一種悚然的驚嚇,又如親眼目睹兇手把人形公仔狠狠的往地上拋叫人打震。

暑假是學生們玩樂或是趕功課的時候,偏偏有幾群熱愛舞台的人心血來潮想搞戲,剛巧,又有一堆朋友支持你! 或者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誤打誤撞就做成一套作品,誤打誤撞就繼續留在這個劇壇,誤打誤撞就成為了明日的「藝術名牌」,而事情自始又不再相同了。

觀賞場次
《杜曉彤》
14/8/2011 (14:00)
葵興人間搞作studio
 
《Face to the Wall》
13/8/2011 (17:00)
上環文娛中心8 樓黑盒劇場
 
《碎夢人生同樂會》
26/8/2011 (20:00)
牛棚前進進劇場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Martin Andrew Crimp (born 14 February 1956 in Dartford, Kent) is a British playwright.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