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觀後有感—— 《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情人節看了著名的《點點隔世情》,到現在還是有心中箭的感覺。一套很有啟發的音樂劇。

音樂劇由 Stephen Sondheim 作曲詞,James Lapine 編劇,是一部 1984 年的音樂劇。故事圍繞一幅著名的畫作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第一幕發生在 1884 年。主角 George 是一位偏執的畫家,對藝術有著無比的執著。他原本有一個女朋友 Dot,但因為他只顧創作的原故,女朋友 Dot 帶著女兒 Marie 離開了他到美國去。一貶眼到了第二幕,來到 1984 年,已經是九十多歲的 Marie 和孫子小小 George 去一個創作展,小小 George 的展品一點點的,又把他帶到曾組父的世界裡,讓迷失的小小 George 好像明白了一點點什麼。

舊的作品,常常會讓大蕃薯覺得時代不同,感受不到那些年的情感。有一些典經重演,大蕃薯真的完全不理解內容,不能投入故事。但 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真的很不一樣,看完以後,大蕃薯心裡有一小塊消消溜走了,心在忍忍作痛。說不上是什麼原因,人物角色性格也不是平常大蕃薯喜歡的東西,故事也沒有什麼緊張情節,最後卻留下滿滿一大袋的鬱結情緒。

♪♪♪ 先聽一下當年 Tony Awards 的片段:

音樂劇中有一首讓大蕃薯的心碎了好塊的歌曲:Finishing The Hat。歌曲講的是怎去畫一頂帽子,但跟本就不是嘛。George 深深的愛著女朋友 Dot,但因為對藝術的執著,一次又一次錯過她。And how you're always turning back too late, from the grass or the stick or the dog or the light。一次又一次因為夢想,放棄一個又一個珍貴的時刻。大家有沒有為夢想或想做的事,而放棄一個永遠都不會離棄你的人?放棄一個這麼美好的人,心裡一部分就這樣一輩子被掏空了,而你什麼事都做不了。

♪♪♪ 聽 Jake Gyllenhall 唱 Finishing The Hat:

去劇院看劇,就是想帶走一點點思緒、一點點餘震。這一次帶走的,夠讓大蕃薯回味一輩子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