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行雲流水夏飛雲

「你指揮管弦樂隊這麼出色,怎麼去指揮民樂?可惜了,民樂多難聽啊,特別是嗩吶。」「你以為我覺得民樂團的聲音好聽嗎?我是為了明天的樂隊好聽,才選擇民族樂隊。」

這曾是夏飛雲與學生的對話,西洋管弦樂隊的指揮和中國民族樂隊的指揮,大概很多人都會選前者,但學習小提琴的夏飛雲卻決定當一名中國民族樂隊的指揮。那是1956年,上海音樂學院剛成立中國第一個民族音樂系,他便報讀了樂隊指導專業,因為對民樂本能的喜愛,也因為想重振民族音樂的責任感。

指揮民族樂隊的挑戰

雖然與指揮西方管弦樂隊一樣,都是手持指揮棒,但指揮民族樂隊對夏而言是一個挑戰,因為指揮的對象與樂曲風格完全不同。「指揮民族樂隊,需要豐富的音樂知識,還必須很熟悉民族、民間音樂,特別是傳統音樂,要有這樣的『根』,否則出來的東西不會有韻味。管弦樂隊的編制,本身已經有一種平衡,但民族樂器性能各有差異,無法像管弦樂隊按照樂譜演奏就能保持平衡,要指揮去調整,甚至有時候要哼唱給樂隊成員聽,告訴他們怎麼演奏。你必須吹彈拉打的樂器都掌握,才能很好地完成指揮工作。」也正因為夏具有深厚的中、西方音樂修養,素諳民族樂器性能,才能在演繹作品時深得中國音樂之神韻。

「藝術是為現在和明天的人服務」

樂器和鳴,樂曲的優美旋律才能淋灕盡致地呈現出來。夏說民樂最大的特點在於旋律優美,難怪即使不諳中樂,聽到這些樂曲也覺動聽悅耳、朗朗上口。是次演出,既有純樂隊合奏的《慶典序曲》、《月兒高》、《沙迪兒傳奇》,也有獨奏與樂隊協奏的《晉調》、《洪湖主題隨想曲》、《梁山隨想》。「這些經典作品旋律優美,有濃鬱的民族、民間音樂特色,十分適合中樂團演奏,能讓民族樂器的性能發揮出來。」不過,雖說是經典作品,但這些曲目大都經過現代作曲技法進行加工創新。「只有既繼承又創新才會受歡迎。」夏說道,「因為藝術就是為現在和明天的人服務的,首先是為當下的人服務,流傳下去才能為明天的人服務。墨守成規會走向死亡,必須要創新,但一定要有『根』,離開了『根』,它的生命力就沒有了。所以民樂的創作要有兩方面的知識,民族、民間傳統的根底與現代的作曲技法結合,才能發展。」而今,民族樂隊的規模、演出的曲目、樂器改革方面都不斷發展,不知夏心中是否有些許欣慰。

可能你並不熟悉民樂,但這並不妨礙你來聽一場行雲流水的演出,這次與夏同台演出的還有笙演奏名家翁鎮發,嗩吶演奏名家左翼偉及香港中樂團胡琴首席張重雪。也許是因為民樂旋律優美,總容易讓人感到親切,它非曲高,你也不用擔心和寡,或許聽完你還能哼上一小段曲兒呢。

 

名家名曲夏飛雲
日期:3-4/1/2014 (20:00)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票價:HK$300/$250/$150/$10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夏飛雲 Xia Feiyun

當代傑出民族樂隊指揮家,中國首位受嚴格音樂教育的民族樂隊專業指揮。1936年生於浙江桐鄉,1953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附中小提琴專業,1956年入音樂學院本科民族音樂樂隊指揮專業,1961年畢業留校任教。曾任上海京劇團中、西混合樂隊首席指揮、香港中樂團駐團指揮、上海民族樂團指揮、新加坡華樂團首席客席指揮。被譽為「出色的指揮家」、「有經驗的指揮教育家」。

翁鎮發 Weng Zhenfa

中國著名笙演奏家、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笙協會副會長;上海音樂學院、上海戲曲學院、上海師範大學音樂學院特聘教授;現任飛雲民族管弦樂團副團長。

張重雪 Zhang Chongxue

現任香港中樂團樂團首席、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先後師從於曹元龍、曹元德、盧建業、陳春園、王永德、余其偉等名家。2006 年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同年加入香港中樂團。

左翼偉 ZUO Yi Wei

中國管弦樂學會理事,上海音樂家協會理事,上海東方廣播民族樂團團長,著名管樂演奏家。

一九七三年開始學習嗩吶,曾先後師從任同祥、趙春亭、胡海泉、宋保才等嗩吶大師。先後在蘭州軍區空軍文工團、原上海電影樂團任獨奏演員。多次在全軍匯演、上海市青年匯演及「上海之春」中獲獎。錄製了嗩吶、管子的唱片、磁帶,其中管子獨奏《雲山如夢》獲台灣嚴肅音樂金唱片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