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盧景文 歌劇先行者

聽過盧景文的名字,大都因為他是「香港歌劇之父」,多年來參與的歌劇製作超過一百齣。據音樂家羅乃新的說法,他是一個「一聽便可以說出歌劇奏或唱到第幾幕、第幾場或第幾小節的歌劇發燒友」。幸好有盧景文,歌劇藝術在香港才得以札起根來。

不過,原來除了歌劇,他對音樂、文學、舞台藝術等也有深入的興趣和學養,多年來不少藝術團體就在他的協助下得以創辦成功。在教育行政方面,他更曾擔任香港大學高級助理教務長、香港演藝學院校長和理工大學副校長…。

問這位在藝術文化教育界貢獻良多的盧教授兼盧大導,甚麼是從事藝術的最重要元素?

「我覺得藝術最重要,是結構。」

歌劇的吸引力

難得訪問盧景文,當然要問他為何被歌劇深深吸引,尤其對不認識的人來說,這種藝術就好像只是歌唱家用高八度的腔調以德文或意大利文等來演唱,初聽的人還真的如墮雲霧一般迷失了,或極其量讚嘆歌唱家唱的「詠嘆調」很悅耳。

「歌劇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它的音樂。優秀的歌劇作品,很多都因為本身的音樂好,可能劇情對現今的人聽來很荒謬,但因為音樂寫得好,它的藝術價值便很高。」

音樂是欣賞的媒介

盧指出有些人看歌劇,可能會視話劇一般去欣賞,但其實這未能欣賞到歌劇的精粹:「因為話劇的語言就是你平日的說話,這種語言『個個識聽識欣賞』;所以當你看話劇,並不是透過它的媒介,而是其他方面。歌劇則相反,音樂是你欣賞時必需經過的媒介,歌劇論語言的重要性反而比較輕。事實上,全世界鍾意聽歌劇的聽眾,懂得演出中的語文並不多,只要知道它的故事和人物就已經足夠了。」

「所以就是一個未接觸過歌劇的人,若他對古典音樂漸漸有一定的認識,還是可以投入到歌劇的世界。」盧坦言,現時能在香港欣賞現場演出的機會不多,除了他自己每年一齣大製作,加上香港藝術節請來的外國歌劇團,幾乎也沒有了:「若你真心想認識歌劇,當你見到有表演,就要買飛入場吧,也可多看一些與歌劇有關的書。」

與生俱來的藝術感

除了歌劇,盧景文對繪畫和文學其實也有濃厚的興趣,於是問他的藝術種子是在何時種下?「這『捉』不到一個原因啊。我如果沒有機會讀男拔萃、沒有進入香港大學唸英國文學和戲劇文學;唸大學時又沒有讓我贏得往意大利留學的獎學金…這個真的很難說。或許說,我對藝術的興趣是與生俱來,就好像一種才能吧。」

不過他的音樂天賦真的非常罕有,十三、四歲才開始學法國號,學到十五歲已被當時的中英管弦樂團(香港管弦樂團前身)邀請為樂手。「那時我遇上一個很了解個人藝術潛能的老師,他就是黃呈權醫生。」黃氏有著高深的音樂造詣,當日就是他建議盧景文學『沒有人學的』法國號:「因為沒有人學,你學了漸漸便有人找你,於是演出的機會也多了。」

盧的美術才華則在初中時已經顯露,那時他常常參與學校話劇的舞台設計,也在《青年之友》、《南華早報》兼職創作插畫漫畫。就讀港大期間,更曾贏取獎學金而遠赴羅馬大學修讀戲劇文學,他更把在當地歌劇院的實習經驗帶回香港。

回想在港大讀書的日子,同期有黃霑、陳方安生,當時校內的人數不多,全港也只有一間大學,予人的感覺是精英雲集了。「那時在學校裡,當中的合作真的非常緊湊。」

在港大畢業的最後一年,當大多數人為畢業試埋首温習,他卻正忙於為港大戲劇學會的《仲夏夜之夢》作舞台設計。這彷彿也預示了他日後必然投身這種藝術,他也真的成了首位在香港製作華人歌劇的導演,為港人帶來了很多膾炙人口的經典作。

 

香港的歌劇生態

盧這四十年來,在推動歌劇的發展上不遺餘力。但他坦言,以香港的生態來發展歌劇,難度十足。「要做任何藝術,包括歌劇,最重要是結構。首先必需有好的音樂,也要有達表演水準的歌唱家。不過香港本身是不足夠的。每年在聲樂上學成的人數雖然很多,但能到專業的水平而繼續發展的人比較少。除了演藝學院的畢業生,或者其他大學的畢業生,你多數要去外國實踐這種訓練。」

在香港,表演場地之不足也是一大影響,但他說最大的難題,還是觀眾的培養:「你要他們真的有興趣,要浸好多年才能欣賞。」

「加上做推廣、傳播人的數目也少。這就是我們的環境,等於你在歐洲,不會看到有京劇團、崑劇團一樣。」

「歸根究底,西洋歌劇是一種結根於西洋的藝術,在香港,欣賞的人不算多。如果邀來世界上最著名的歌唱家來唱一場獨奏會,或好像藝術節有時有兩套西洋歌劇,或者能引動較大的興趣來欣賞這些作品。無論如何,我們也無可能像某些西方大都市有一個歌劇院,長期上演不同的歌劇,要這樣維持需要很多很多錢。」

盧絮絮不休談做歌劇之難,可是他的堅持更顯出他對這種藝術的忠貞不二。「就因為歌劇是最昂貴的一種藝術活動,所以更要懂得怎樣去籌到足夠的資金去支持演出,因為一定虧本(所用的資源、財政、人力、物力,並不能靠賣飛令它歸本)。這便要看支持藝術發展的機構覺得它有否足夠的價值而給予一些資助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盧景文 Lo Kingman

盧景文生於香港,在拔萃男書院及香港大學接受教育,曾獲意大利政府獎學金,在羅馬大學研讀戲劇文學,期間兼職於羅馬歌劇院和佩魯賈城摩勒奇劇院,參與幕後工作。自一九六○年代始,盧景文為舞台演出創作、導演和設計的作品為數極多,超逾一百齣歌劇、話劇和舞劇,演出地點遍及香港、中國大陸、台灣、東南亞和歐美各地。在二○○八至一○年度兩個樂季中,連續為香港非凡美樂、香港演藝學院、北京音樂節、上海歌劇院、星加坡歌劇團和上海音樂學院周小燕歌劇中心等執導十部重要製作,獲得一致好評。

黃呈權(1911 - 1967) Wong Ching Kuen

黃呈權醫生的長笛和洞簫演奏在1960年代香港首屈一指,在當年香港國樂發展中亦舉足輕重。他發掘及編寫洞簫演奏資料,引進西洋長笛形式風格及技法,創新洞簫演奏風格,對洞簫的改良大有貢獻。黃醫生於1967年一月,因中風而病逝。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