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敲擊樂也可做主角 — 香港國際敲擊樂節 2014

去看音樂會,焦點總在管弦樂手身上,而敲擊樂在香港亦鮮有可以獨立演出……難道敲擊樂永遠只能當個「大配角」﹖

由東華三院主辦的香港國際敲擊樂節 2014 雖已圓滿結束,但本地的敲擊樂發展還有相當漫長的路要走,一手籌辦樂節的東華三院音樂學院負責人,以及參與其中的同學,就跟我們細談箇中的苦與樂。

東華三院音樂學院副營運總監盧世昌指,每年的音樂節也有 60 至 70 隊小學敲擊樂團,但到中學階段,專注於敲擊樂的樂團數目便大幅度下降。但他認為,敲擊樂屬於學生較易參與、易演奏和掌握的常用樂器,可以有很多變化,同時又能提升小朋友技巧,是很好的節奏訓練。

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早於 1979 年便已成立管樂團,但敲擊樂團至 2008 年方起步,但經過短短 3 年,於 2011 年參加斯洛伐克「第 3 屆國際青年音樂節」時便榮獲金獎,令他們有更大動力發展敲擊樂團。後來學校贊助人黃乾亨及黃乾利博士主動捐贈 3 部 5 個 8 度的馬林巴木片琴(marimbas),成為樂團的一大鼓舞。

小巫見大巫

樂團的發展當然並非一帆風順。2013 年學校再赴比利時參與「第 61 屆歐洲青年音樂節」,卻見識了歐美各地的高水準演出,盧世昌笑言:「我們的敲擊樂團相對於外國的水準,就像幼稚園生對大學生,差異好大……不過這反而令我們的目標放得更遠,期能透過長遠的訓練及定期演出,累積經驗,提升香港的整體敲擊樂水平。」

東華三院音樂學院與法國里昂敲擊樂團的合作源於 2012 年,法國里昂敲擊樂團是「法國五月」的演出嘉賓,當時便獲邀為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主講大師班。自那時起東華三院一直籌備可以怎樣舉辦更大型的敲擊樂節,直至今年才成事。

「我們遇到最大的困難是資金吧,幸得東華三院董事局的支持;場地方面,開幕音樂會又能覓得屯門大會堂,在密集的檔期中仍可借用兩晚作綵排。時間上很緊迫,原本需時 3 小時的佈置,只得一個半小時去完成,不少工作人員也得通宵準備,實在不容易。」盧世昌又道,首場音樂會特別讓屯門、天水圍等區的學生能免費觀賞,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到這類音樂。甚至有屯門大會堂的工作人員慨嘆,場地鮮有像今次般的世界級的樂手到訪,也算是個「地域」上的突破。

敲擊樂也具實驗性

於 7 月 9 至 18 日一連 9 日的敲擊樂節,包括 4 場大師班、3 場工作坊、敲擊樂嘉年華、音樂營,以及開幕、閉幕和亞洲首演的《夢斷城西》音樂會。盧便特別提及,像《夢》中以敲擊樂加上動畫的跨媒介設計,或如開幕音樂會《擊動童樂》中,演奏迪士尼、久石讓的音樂,足證敲擊樂可以盛載多樣的音樂。而法國里昂敲擊樂團亦有跟歌劇、北京京劇的合作,展現敲擊樂的獨特風光。

法國里昂敲擊樂團團長兼藝術總監 Gérard Lecointe 亦言,喜歡嘗試不同類型的結合,例如今次香港這個樂節結束後,樂團便隨即飛往北京,與內地樂團合作演出新的創作,將敲擊樂引入中國當代音樂元素。而樂團與中國的交流亦已有15年,開展了不同的合作計劃,到訪香港則別具重要意義。

應屆 DSE 考生劉雋欣同學就表示,因為之前要考試,只能參與日營,但仍覺充實和開心。特別是其創作的曲目,長度為 4 分鐘的 The Sea,被 Lecointe 選中,聯同另外兩首由香港作曲家聯會成員編寫的作品,成為閉幕音樂會的表演曲目。Lecointe 亦有指導她如何可改進及編排自己的作品,令她獲益良多。「現在報讀了音樂系,希望將來可以為電影創作配樂;雖然不是主修敲擊樂表演,但敲擊樂能提升節奏感,對我的幫助很大。」

盧世昌補充指,今次與香港作曲家聯會合作,希望本土作曲家能以不同的樂器組合創作,擴闊香港音樂的領域;而舉辦敲擊樂節,最終的夢想,仍是整體提升香港的敲擊樂水平:「始終不是人人也可到外國,因此邀請外地大師來港,讓香港學生也能見識高質素的演出、見識多點演奏的闊度。」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久石讓 Joe Hisaishi

久石讓(日語:久石 譲/ひさいし じょう Hisaishi Jō,1950年12月6日-),本名為藤澤守(藤澤 守/ふじさわ まもる Fujisawa Mamoru),是日本作曲家、編曲家、指揮家、鋼琴家。於長野縣中野市出生,日本國立音樂大學作曲科畢業。其女兒麻衣為歌手。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