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勇敢舞出個人宣言 —「情動法蘭明高」

你說你情動了,究竟是何感受?想將對方緊緊擁入懷、雙唇狠狠交纏、熱烈纏綿……然後你發覺心噗噗噗噗地跳,不就和西班牙「法蘭明高」(Flamenco)舞步的節奏同樣緊湊嗎?激情總令人興奮得想要狂然起舞!香港城市室樂團,就在今年情人節和翌日,呈獻了由舞者 Rosana Romero、Adrian Santana、Yago Santos 演出,Nina Corti 設計和編舞的「情動法蘭明高」;當中以《卡門》及《阿蘭古斯》協奏曲這兩首馳名樂曲為重頭戲,為大家帶來心神激盪的狂放感覺——說起來,法蘭明高叫人興奮莫名的要竅在哪呢?絕對是節奏吧。

狂放的生命之舞

法蘭明高,其實並不只是一種舞蹈形式。它是結他、拍掌、踢踏、響板、舞姿、歌唱多方面交錯配合,從西班牙安達盧西亞地區原生的一種藝術形式。踢踏的部分相當多,舞者善用腳掌、腳尖、腳跟巧妙地擊地,營造出明快節奏:「那是一種很『自然』的舞步:你踏足在地上。地面對我而言,就意味著生命。」Corti 解釋。法蘭明高,是一種相當「落地」的舞步;就如我們的生活,必然要腳踏實地的,才感覺到自身的存在。

你問,要如何實踐生命呢?不就是要活出自己,忠於自己的個性嗎?像談戀愛,不做自己就沒有意思了。這不就與法蘭明哥的精神不謀而合嗎!

跳出個人宣言

表演選擇了《卡門》這經典的法蘭明高舞蹈劇目。Corti 自己亦曾多次演繹那愛恨分明、自我而傲慢的女主角卡門;今次,角色卻由 Rosana Romero 演出。Corti 說:「每人都能演同樣的角色,但是以各種迥異的方式。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那裡存在著一個人。那些舞步是一個人存在的宣言——你不能以一個人去取代另一人,因為每人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去演繹它……而節奏就給予我們一種可能性,去根據節拍去舞動,藉拍掌和踏步,去發出自己的宣言。」

在法蘭明高的即興演出中,節奏是舞者、歌者、樂手間的默契及唯一依據。其餘的一切,那些手腕、手臂、腰肢的舞動,都任人自由發揮。「動作並不重要,最重要是節拍吧。」Corti之子Antonio說。這可給予了舞者相當大的自由度,能充分呈現出個人風格與特色。這就使法蘭明高更難掌握:「有些舞蹈,只要你把各種技巧都掌握得好,你便能跳得好看。但於法蘭明高,即使你將技巧都運用自如,你還是可能跳得不好看——因為那充分表現出你的個性。」有人開朗堅強、有人悲觀瘋狂、有人放蕩不羈、有人淡薄無情。只要你夠坦率,舞步中流露的種種個人特色,將在觀眾眼前表露無遺。某誰或會喜歡,但同時有人不屑一顧,更喜歡其他舞者的演繹——噢,這不就與戀愛雷同嗎?我就是這樣的了,至於你愛或不愛,悉隨尊便吧。

問到Corti想藉著表演帶給觀眾甚麼感覺:「是想讓觀眾感受到我們所感受的:要 give your own statement(發出自己的宣言)吧,不要害怕表達自己,也想帶給他們快樂的感覺。」這一種包含著熱情的勇氣,就是Corti所理解的,法蘭明高的精神底蘊。

遵照節奏的默契

在「情動法蘭明高」裡,最後一部分是即興的。在事前沒商量下,Romero、Santana 及 Corti 竟不約而同地按結他帶領的節奏起舞,並相當奇妙地合得來!當中的秘密為何?猶如情侶相處,必須存有一定默契,才能於無言無語中配合對方;Corti 他們亦有不為他人洞悉的共舞秘訣:「在結他手帶領的法蘭明高音樂下,我們掌握著節拍,大家都很熟知那規則。所以,舞者們在即興演出中,不會存在問題。」原來,節奏就是默契的鑰匙。

規則僅只一項,但實行卻絕不容易,Antonio 就說:「那就像爵士樂吧,沒有太多能夠完全探討清楚的地方。所以,那才是最困難的……為了能即興跳舞,你先要把技巧鍛練好。在把所有技巧都掌握得宛如行雲流水後,才能舞得自由。」然而,即使有純熟技巧,跳得好不好看仍是未知之數。一如 Corti 所言:「你不能學習到法蘭明高裡所有的元素……我覺得,這是最困難的一種舞蹈。」

努力鍛練技巧,舞姿卻未被所有人愛戴;重視節奏上情意暗合,要求舞者不言自明——這支舞多麼困難!然而,若能夙夜不放棄坦誠共舞,大概終能掌握到相處的節奏,熟讀彼此的存在,並舞出屬於你們的法蘭明高?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有意大利、西班牙、俄羅斯血統,父親是專業小提琴家,自幼浸淫古典音樂。早年已在馬德里及塞維利亞成名,公認為傑出外裔法蘭明高舞蹈家。出道後曾與眾多法蘭明高大師合作演出。她的西班牙舞與法蘭明高都以別具個人風格,打破固有概念而著名,又以編舞才華將各種古典樂曲編成舞蹈。曾於多個界別的藝術家合作演,包括吉卜賽眾王者樂隊、匈牙利吉卜賽小提琴手羅比.拉吉陶、卡民那弦樂四重奏、小提琴家溫格羅夫等。又曾與維也納愛樂樂團、萊比錫布店大廈樂團等樂團合作。她除致力於演出及編舞外,亦熱心於舞蹈教育。

Yago Santos was born in Bilbao in 1985, he began to study piano, harmony and musical language at the Bilbao Choral Society at the age of five at the hands of his piano-fond mother. This was his first teacher and influence in the world of music.

Among her most outstanding performances:
-I muestra de Baile Flamenco de L'Hospitalet de Llobregat (1988) with Antonio “El Pipa” and Leonor Márquez.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2022年藝術範疇代表提名推選活動

香港藝術發展局 Jun 18, 2022

【網上節目】「無限亮」藝術家進駐計劃紀錄片

香港藝術節, 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 Jun 18, 2022

【網上節目】舞蹈錄像《幻肢舞影》

香港藝術節, 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 Jun 18, 2022

亞洲文化協會公佈2022年度獎助得主

亞洲文化協會 Jun 17, 2022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