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逃之夭夭,卓卓其姸】配音員和咪高峰的距離

直到錄音師替我量度我站的位置、咀巴的位置和咪高峰之間的距離,所有回憶才不受控制的湧上心頭。

我一直的主要工作都是莎翁口中的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然後就是教學和創作,很少留意自己是配音員的身份。

香港社會普遍對配音員的在乎程度就是不在乎,本身也不是每套作品也能讓大家知道是誰配音的,除了從小陪大家長大的聲音讓人很有親切感那份重要的年代集體回憶外,比起日本社會我們對這個職業還是不夠敏感。大家看看日本的聲優是多讓人尊敬和認同就知道了。他們會有自己的粉絲,會有大型現場表演即場配音,會有最受歡迎聲優或最佳聲優選舉,也是非常多年輕人的夢想行業。受過訓練而又出色的配音員,都是並非三言兩語能輕易取代的專業人士。

他們總是躲在幕後,卻把超越現實的角色都配得有血有淚。我對任何國界的出色配音員都深表敬意。

我是看日本動漫長大的 (事實上現在還在看哈哈),小時候已經常把卡通的聲音校至靜音,然後自己扮著不同角色們的咀巴說自己即興創作的話,男的女的動物的死物的,樂趣無窮。想不到長大後真的有機會替很多角色說話。緣起自一個decade前的《一屋寶貝》音樂劇,讓配音界的大前輩發現了我的聲音,我很感謝她以及日後我遇上的每一位領班和導演。我的第一套配音動畫電影是一部原自法國的童話《綠野仙生》(LORAX),當時有幸聲演女主角Ashley,也有參與唱歌的部份。那天在首映禮上,好友都來捧場,第一次坐在戲院裡聽到自己的聲音,心裡怪怪的又有份激動。特別是聽到小朋友的笑聲,讓我特別有滿足感。那是我日後希望繼續配下去的起點。

然後動畫電影配完一套,接一套,接一套又接一套。前輩們還故意抽時間來教我數咀,讓我下一套可以配得更加好,很感激他們的厚愛。最後在多年前接了一個旅程中最大的企劃:以接近一年的時間配了一個世界級的系統。這讓我在當配音員的歷程中留下最滿足的一頁。

這次回港是意外的決定,留下來的時間一直延長也是意外的決定,總之就是一個意外接一個意外,但我總是向美好的一邊看。原也想像不到可以在回西班牙前有機會進錄音室,再次成為某一個卡通人物的聲音。然而時間真的湊巧地對上了,於是沒任何猶豫就答應了。

一進錄音室,見回以前的前輩、領班和混音師,大家也完全掩不住掛念,又指責我走了找不到我配音,問長問短的足足談了個多小時才能開始真正工作。他們總是叫我別要勉強身子和聲音,隨時叫停他們休息。錄音室裡,過了這些年,還是有那麼多的愛。

謝謝你們,多慶幸能在離開前見到你們。希望你們健康平安,然後科技一直昌明下去,讓我將來在外國也能繼續為香港錄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