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逃之夭夭,卓卓其姸】一襲裙,一雙鞋

當我走進試身間時,一股熱力像洗衣機內的激流泡泡不斷在胸口翻滾,眼睛一熱,差點就流淚。

幸好沒有。在試身間裡哭好像很荒誕,但那一刻很珍貴,因為我發現自己原來這麼想念舞台。

2021年是很難捱的一年,但幸好在疫症下難得地依然有不少機會創作和演出,舞台對我來說依然如舊,每一刻只要能和它扯上關係,特別是親身在台面跟音樂和觀眾在一起,就是我的護身符。

倒數踏入2022年時,人已回到巴塞隆拿,儘管世界像發了瘋一樣,也要為新一年決定了的事情籌備和努力。本來以為這將會是閉關重新思考方向的一年(當然現在依然是的),卻又幸運地在我那荒誕的時間表內洽好配合得到,接了一個非常期待的海外音樂會演出,特別是能夠和頂尖的德國班貝格交響樂團合作,實在感謝香港藝術節的上司和戰友,你們總是讓我能盡情的參與不同製作不同形式的幕前幕後崗位,實在感激不盡。

由於疫症的關係,香港的同事來不了歐洲,所以像我這種被寵壞了的演出時總是習慣了由服裝設計師和wardrobe朋友打點衫褲鞋襪的白痴演員,忽然可以自己添置服裝演出,感覺好像回到大學時,按照樂團指定的dress code去買衣服鞋子一樣。

當我掀開試身間的布廉,可能是有感自己在亂世中還能遇上珍貴的演出機會,或是那條黑色裙子讓我一秒回到大學校園時光的畫面,什至是買衣服表演這件事情本身,讓我瞬間回到12歲那一年,媽媽帶著我去太古城的bossini買運動裙做表演(因為我的角色穿運動裙)。我想到了媽媽,縱然她表面上已經不在。
店員拿了一雙和裙子很搭的高跟鞋給我,我很喜歡,那一刻實在想和媽媽分享。

電光火石之間,原來一個人能有那麼複雜和深刻的湧動。幸好沒有哭出來,免得嚇壞店員。

我很珍惜這一切的感覺,讓人能在亂世中依然能好好擁抱自己的心。
期待下星期前往德國的演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