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電影

Movie

一部1966 年的電影,上映後多次被翻拍,試過把故事背景從南韓搬到日本,再搬到美國……這部電影究竟有甚麼魅力,讓人會如此執意要把它重現眼前?它,是南韓電影史中的愛情經典 ——《晚秋》。

電影 X 香港地

Feb 22, 2012 電影

想親眼見證香港歷史足跡?不用真的時光倒流,又或者說其實電影已經是一部時光機,以一秒二十四格的速度帶你回到舊時。「電影除了可以看到劇情、故事之外,它也記錄了我們的社會。」這次為香港電影資料館策劃《時間巨輪 ﹣光影香江百年情》展覽的王麗明(Cecilia)如是說。

相信大家看過的默片少之又少,有人視之為電影演變的其中一個階段,有人更會把它與「悶」、「舊」等等詞語連上關係。事實上,無聲電影的確在有聲電影出現後瞬即被淘汰,甚至連差利.卓別靈在堅持數年後,也開始轉拍有聲片。不過,今年奧斯卡大熱電影《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s)卻證明了,說故事,無聲可以比有聲動聽。

2008年,魏德聖憑《海角七號》獲得一片讚賞,以為他從此一帆風順,怎料他卻偏向虎山行:把全副身家投入拍攝歷史長片《賽德克.巴萊》。以冷門的台灣原住民歷史為題材、龐大的成本預算(高達七億新台幣!),加上艱辛的山區拍攝工作,魏導坦言也不知道這十個月是怎樣熬過的,幸好還有一眾全情投入的拍攝隊伍及演員,不僅合力完成如此高難度動作,更讓《賽德克.巴萊》叫好叫座,勇奪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男配角等六個大獎,得到完美十分。

舞台劇演員張麗儀(唐寧 飾)為了追尋夢想在外漂泊多年,來到三十歲,卻驚覺事業愛情通通失敗,驅使她回到西貢濠涌的老家。發現經過十年光陰,不單村內景物早已面目全非,母親(覃恩美 飾)更得了老人痴呆症。不過,當她重遇小學同學林進(周俊偉 飾),並一起找尋共同記憶「大藍湖」時,卻讓她逐漸學懂面對自己的過去。

在你心目中,有沒有一些模糊卻又深刻的小記憶?就像小時候看過的一片草原、河畔,那段淡淡然的puppy love,還有與家人親密的時光…… 香港新晉導演曾翠珊(Jessey) 的《大藍湖》,便從女主角回到故鄉重整人生的一段經歷中,追溯早已消逝的往日時光。

 

笑,是人的天性,所以當電影在十九世紀末出現時,喜劇電影便隨之 而生。無論是默片時代的詼諧幽默,還是近代電影的瘋狂笑料,也能 讓觀眾能夠暫時拋開生活中的煩惱,投入一段又一段的歡樂時光。但 你可知道,攪笑也是一門深奧的學問?這次《△志》特意請來了資深 電影人及喜劇演員林超榮(超人),與我們大談這門引人發笑的藝術。

台灣文學家王文興,從事寫作超過五十年,卻分別花上七年及二十五年,寫了兩部小說《家變》與《背海的人》。他的文字創新,內容尖銳,甚至充滿粗言穢語,這令各界對他的作品反應不一:有人嗤之以鼻,亦有人視之為近代小說的少數傑作。但究竟王文興是個怎樣的人?在台灣導演林靖傑的記錄片《尋找背海的人》中,展示了這位文學巨人完全不同的一面。

青春是個奇妙的存在,置身其中時懵然不知,到你發現時,它已經離你很 遠很遠了。與朋友們的傻氣胡鬧、挑戰校規的頑皮反叛,以至當年那段青澀的 戀愛故事……一切歡笑、遺憾與眼淚,在記憶中發酵,成為了令人回味無窮的 佳釀。於是,台灣著名網絡作家九把刀集合了這些青春結晶,拍成《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最樸實的故事紀錄那段美好的時光。

賽德克.巴萊

Sep 19, 2011 電影

1930 年,日治時期的台灣發生了一次大規模的抗日行動。在日治政府不斷壓迫及欺凌下,原住民賽德克族為了維護民族尊嚴,在首領莫那魯道帶領下發起了一場註定失敗的戰爭——六個部落發動導致超過300 名日人死傷的「霧社事件」,及後遭到日本政府報復,大批軍隊及警察進攻霧社地區,大部份抗日原住民戰死及自殺,幾近滅族。

武俠

Aug 20, 2011 電影 | 讀者來稿 | 評論

看畢《武俠》,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真的是拍《甜蜜蜜》和《投名狀》的陳可辛嗎?」不必要的枝節(如徐百九回憶失蹤的三名殺手)、令觀眾抽離的橋段(劉金喜假死後,殺手集團傷心得唱起山歌,還圍着他團團轉),為甚麼會出現這些基本的錯誤呢?結果被同行朋友一言驚醒:「可能他是故意拍得這麼Cult(指非主流、另類和玩味十足的電影)。」這種另類風格,從故事亦可見一斑:隱世武俠高手劉金喜(甄子丹飾)與妻子(湯唯飾)及兩名兒子居於深山小村落,卻因出手幫助村民擊斃強盜而引來捕快徐百九(金城武飾)的注意和追查,查出劉金喜原來是惡名昭彰的殺手集團二當家......熟悉的故事橋段、典型的角色組合,《武俠》顯然是向經典武俠小說致敬,此外添上醫學和科學,令它跳出一般人對武俠片的既定觀念,回應了此片宣傳語:「用武俠改變武俠。」

對長大於八、九十年代的人來說,羅蘭是螢光幕前一個熟悉的面孔:在粵語片,她總是演女配角和惡女;電視劇中,她則是主角的母親或婆婆;偶爾她也會演出一些陰陽怪氣的角色,但仍無損她在你我心目中的親切形象。鏡頭外,羅蘭姐平易近人又愛笑,問道她怎樣看演戲這回事?她答得直接:「我搵食㗎!我係職業演員嚟㗎。哈哈哈!」當然,也有愛:「不過搵食呢,一路到後來便愛上了。」

在巴黎,你可以找到金光閃閃的賽納河岸、躲在街角的古董小店、公園裏慵懶的午後、夜幕下優美的燈光。這份浪漫,曾經給予無數位藝術家創作的靈感,同為創作鬼才的活地阿倫(WoodyAllen),繼《情迷巴塞隆拿》後,這次選擇在迷人的午夜花都,談創作、談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