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藝民談

ArtManTalk

能吃下肚的創意

王天仁 Sep 20, 2013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本文出街之時已過了中秋佳節,故和各位談某品牌月餅該不會構成賣廣告之嫌吧? 但這專欄不是食評,所以小弟想以創意來談談月餅。

有些東西時常提醒著我:

藝術其實是很主觀的東西,我們可對藝術品評好評壞,擁有屬於自己的口味,但沒有絕對;

由無到有是一回事,由有到變得更好是另一回事,這可以是兩種學問。對我來說,創作及發明是最重要的,是原創的;而改良則是接下來的技術及加工問題;

批評與挑剔肯定是有分別的;

雖然小弟畢業於藝術系,但回想匆匆三年,甚有「讀屎片」之感。別動氣,我說的並非課程是「屎片」,而是自己無心向學,結果很多人家讀書時已懂的東西,我要畢業後花上好些時間才似懂非懂的啃了下來,算是可惜。然而,開闊的視野和接受事物的彈性,始終是我在藝術世界中最大的獲益。

年代

朱栢謙 Jul 20, 2013 藝民談

近來某免費電視台重播一些八十年代的劇集及節目,而其中一個在夜間十一時半才播放的麻雀節目是小弟最近的至愛。

香港、台北,兩處經歷各有異同的土地,聽說落差越來越大。首次踏足,以數天片面的感覺而言,是的,至少那差距,比一個多小時的機程來得遠。

自四月中旬開始,不管你是否視覺藝術界的一份子,又或是否藝術愛好者,總之都會感受到一股洶湧澎湃的藝術浪潮。由傳媒焦點的「屎」「鴨」之戰,到各大小畫廊、藝術機構及拍賣行的展覽或展銷,在不同媒體上都成了主要話題,所有活動的資訊加起來,足夠充撐一至兩期稿件的內容,甚至有業界朋友調侃此時期為「藝術大爆炸」。身負「文化沙漠」惡名多年的香港,究竟真的一下子來個大翻身,還是此一現曇花只是沙漠上的「海市蜃樓」?

A跌了五元硬幣在地上。當A回身時,B正在拾起五元硬幣。

鄧麗君1953 年出生,今年60 歲了,但不是屬蛇。1 月29 日是她的生日,應算屬龍,是一名龍女。鄧在藝術上的造詣,有目共睹,有耳共賞; 且太多報導了,不用我來說。在和她合作製作「淡淡幽情」後,成了好友,像她哥哥一樣。她喜歡和我分享和前男友一起的逸事。前男友在星加坡居住的祖母喜歡吃荔枝,每出差到彼地,如合時令她都央求我帶幾盒上好的糯米糍送給老人家,算是夠朋友了吧。

誰是許仙?誰又支配許仙?

誠然,大眾接觸《白蛇傳》,便會即時聯想起白蛇、青蛇和法海,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許仙?從來都只是個邊緣人,事情在身邊總是「被發生」在他身上,身不由己地隨風飄揚。但假若《白蛇傳》失去了許仙,斷橋產子不會成立,法海一生所尋的除妖機會也會消失。這種虛擬的從缺,間接突顯出許仙這個人物的有趣和重要性。

藝術,無論哪個媒介,都常被社會大眾視為難於理解,位於人類生活金字塔較高的精神層面,且並不是大部份人會追求的事情。加上展示藝術作品的空間,無論是藝術館、畫廊、劇場和音樂廳等,都似和我們有著莫名的距離感,不是人人都願意進入的場域。

【朱事八卦】感言一則

朱栢謙 May 04, 2013 藝民談

前幾天在網上看了一條青少年欺凌事件的短片,一群青少年(有的是穿著中學校服)光天化日下在公園群毆其中一名青少年(我個人認為施虐者及受害者是朋友),他們毆打得十分開心盡情,而受害者沒有反抗也沒有哭叫,只是每次被毆打之後很安然地整理自己的頭髮,片長大概3 分鐘。 很多人留言憤怒大罵,有的說要以眼還眼,有的說要將他們繩之於法,也有很多人覺得很悲哀。他們以上的留言我完全明白,我也感到憤怒悲哀,但同時腦內出現了一個問題:「為什麼那群青少年會這樣?」

北京兩會剛結束, 電視新聞留下的又是國家領導人兩語三言的印象;街頭眾生埋首指撥手電熒幕,分秒追逐著串串雜碎式的「資訊娛樂」(infotainment);事件和人的內涵,彷彿都頓時給壓縮至幾行字,卻欠奉古時寓言中簡約而喻意深遠的語境。

近半年來,筆者分別與三、四個不同機構合作,到六、七所學校教授主題不同的木工班,有的創作動物雕塑,有的創作傢具,有的更把回收的傢具部件重新組合創作。因這些學校,地區分佈在油麻地、九龍城、葵涌、青衣、調景嶺和屯門,故教學期間,我既要把工具運來運去,也要和同學一起「鋸鋸揼揼」,有點吃力在所難免,但同學投入的態度和用心的表現,足以掩蓋所有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