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本身是福爾摩斯迷的我,對於首次在舞台此平台上欣賞大偵探的查案經過,感覺十分新鮮。作為謀殺案,相信最令大家期待的一定是兇手的真正身份。然而在舞台劇中,由於演員數目及時間所限,兇手在一開始幾乎已被鎖定。《花斑帶奇案》主要角色有四位:福爾摩斯及華生、委託人Helen及疑兇Dr.Roylott,(另有一位演員身兼數個次要角色)。若抱著要幫福爾摩斯查案,找出狡猾兇手此類心態進場的觀眾,在客觀條件下已不太可行了。故事編劇可能亦有見及此,轉移向謀殺案的另一個引人入勝的元素著手:犯案手法。在故事中,死者臨死前的呼叫「花斑帶」在一開始已成為觀眾心中的謎團,相信也是惟一的謎團,引領大家一直看到最後,究竟花斑帶是什麼意思?從如此特別的名字裡,大家是否能得到某些線索?

一直以來,提到音樂劇我們只會想起紐約的百老匯、倫敦的西區劇院,華文音樂劇少之又少。不過台灣瘋戲樂工作室的音樂總監王希文與藝術總監蔡柏璋,似乎不怕往虎山行,希望能創作出色的華文音樂劇,並推廣開去。

從小漁村走到大都會,香港人百多年來經歷了各種高低起跌。零三年沙士一役,令香港人的情緒陷入低谷。當時,多空間藝術總監馬才和(Allen) 便希望以自己擅長的現代舞鼓勵港人,創作了舞蹈劇場《香港船與島的故事》,以歌舞細說香港歷史,傳揚樂觀正面的精神。

移民美國聖荷西的港人夫婦Tang( 鄧偉傑) 和Ling( 劉雅麗) 正要迎接新生命的降臨, 適逢Ling 兒時的好姊妹Sammy( 彭秀慧) 來旅遊暫住數天。然而夫婦間種種佔有慾、嫉妒、猜疑、權力拉鋸,卻被這位來客卻無意中挑起,竟導致了無可挽回的殺人事件……《聖荷西謀殺案》的導演李鎮洲與編劇莊梅岩,一個是資深的劇場前輩,一個是愛笑的年青編劇,究竟當中擦出了甚麼火花?

一個廢紙處理工人,身處社會的最低層,卻日復日從即將被送入壓紙機的書本中取得知識和尊嚴,直到「進步」把他最後的一片容身之所沒收。在追求速食娛樂的社會裏,人將文明拋棄壓碎,改篇自挪威作家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寂》的《回收旑旎時光》,出自年輕編劇鍾燕詩(Harriet) 手筆,並由資深舞台劇演員袁富華(Ben) 導演。說的不單是工人與書的「愛情」,更可以是你我他的故事。

只要你看過翩娜.包殊的舞蹈劇場,無論你對她的作品喜愛與否(雖然多數人的反應是:「震撼」、「又怕又愛」、「瘋狂喜愛」、「惹人感傷」),你甚至嘗試不刻意想起她,她所創造的畫面(述說的故事),還是會深深烙在你的腦海裡,令人不自覺地反思(或觸碰)內心的恐懼、無奈和缺失。

一個廢紙處理工人,身處社會的最低層,卻日復日從即將被送入壓紙機的書本中取得知識和尊嚴,直到「進步」把他最後的一片容身之所沒收。改篇自捷克作家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寂》的《回收旑旎時光》,出自年輕編劇鍾燕詩(Harriet)手筆,並由資深舞台劇演員袁富華(Ben)導演。說的不單是工人與書的「愛情」,更可以是你我他的故事。由文學到舞台上的戲劇,他們當中又有甚麼經歷?

香港藝術節在<重回凡間的凡人>上演前舉辦了一場「凡聚」講座,邀請潘燦良、蘇玉華、張錦程分享故事創作的來源。筆者出席後為這分享會寫了篇文章,現輯錄小段:

「有時生活好像天堂,很多時間都用來與朋友吃、喝、玩樂,又或用時間來追求自己的理想,實踐自己的夢想,往往會忽略身邊人例如伴侶、家人的關係。」潘燦良似有感慨地表示,於是他提出了一個疑問----這些都是放縱的藉口嗎?他曾親身見證友人因親人離開而性格變得踏實,這令他開始思想生活。一個一向生活在天堂的人「回到凡間」後會是如何?這就是戲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