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都是龍袍惹的禍》講述「小李子」李蓮英之前輩「小安子」安德海,乃清朝慈禧太后身邊紅人,權傾朝野上下,並貪污干政。安德海借「辦龍袍」之名私出紫禁城,途經山東為巡撫丁寶楨以祖訓拘之,就地正法,斬於濟南,慈禧太后欲救,卻無從。此劇為潘惠森重回史實創作系列之作,繼《親愛的‧胡雪巖》與《大刀王五》之後,再以獨特的微觀角度為歷史翻案;劇中以安德海為故事引子,實則牽引出慈禧、同治、慈安、恭親王與丁寶楨等各人既複雜又糾結的迷離關係,放於當時清宮背景,又或是現今社會政治,同樣耐人尋味。

「同流」不怕引進富爭議性的劇本,勇氣可嘉。只是爭議性往往跟觀眾的社會文化背景相關。《製造基督》把耶穌塑造成一個熱心的猶太革命家、傑出的表演者,自編自導自演「死而復生」的大型魔術,為了使人相信他就是救世主「默西亞」。這題材在西方社會有爭議性,因為基督教信仰是西方文化傳統的一部分。反而,在東方,基督教的「福音」才是敏感題目。「同流」把此劇搬演來港,就增加了一些本地元素,回應香港的文化語境。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人生苦短,時間過了就沒了。如果把人生的五十年投放在一件事之上,那又是怎樣的熱愛呢?香港戲劇工作者麥秋(麥sir),從沒有人看西洋戲劇的時候開始辦話劇,做過編劇、導演、教書……從五十年代到現在,多年來始終如一。因為他深信,這是自己該做的事。

觀賞了「劇場脈搏」首個公開演出《最後的越野賽》,改編自真實抗癌病人故事的親情小品。此劇本曾經於「劇場裡的臥虎與藏龍VI」發表,原名《最後的微笑》,但無緣看到。其實,較喜歡後者的名稱,畢竟全劇並非著重介紹「越野賽」這項運動及過程,而是想藉此呈現「親情」二字,帶出遭逢巨變,一家人也要學會微笑面對。終究,越野賽是少有而吸引人眼球的題材及字眼。

近來朱栢謙很忙,演完中英的《談談情.跳跳橋》,又在香港電台的《好像藝術》大談藝術小知識,與同流合作的《製造基督》才剛剛結束,現在便與演戲家族再次把《一屋寶貝》搬上舞台……密集式現身讓觀眾深深記著:除獨立樂隊「朱凌凌」成員的身份以外,朱栢謙,還是一個演員。

甚麼叫「小劇場」?場地較小就叫小劇場嗎?還是要作品題材夠偏鋒小眾?它的定義可能有很多,最重要的就是要一種勇於嘗試的創作精神!在香港兩個小劇團小息 littlebreath及A2創作社的「首腦」阿Fee和阿仲身上,便正正看到這種青春力量,而他們更會參加下個月舉行的「小劇場.大戲劇」亞洲交流 會,分別與來自日本及新加坡的小劇團合作,相信定必火花四濺、創意滿瀉!

同一個劇目或舞碼重演,你會一看再看嗎?假若那是一個如軟件般不斷升級的進程,你願意緊貼它的演變和發展嗎?

同一個劇目或舞碼重演,你會一看再看嗎?假若那是一個如軟件般不斷升級的進程,你願意緊貼它的演變和發展嗎?

精靈可愛的小安妮又來喇!生活在紐約市立孤兒院的安妮,整天計劃著如何逃走去尋找父母,卻永遠被刻薄的孤兒院院長Hannigan 小姐阻止。直至一天,億萬富翁Warbucks 爹哋邀請安妮到他家過聖誕,活潑的她溫暖了Warbucks 的心,於是他便幫助她尋找父母……不過,不要忘記,再可愛的故事,沒有反派就總缺少了一點甚麼,何況這次演出Hannigan小姐的演員,更是英國有名的喜劇能手Su Pollard 呢!

愛情本來就毫無道理可言。你以為誰跟你最相襯、以為凡事做足一百分便會天長地久?但愛情卻是一件不能以「一加一等於二」來計算的荒誕事…… 劇場才女彭秀慧(Kearen) 夥拍老拍檔盧智燊及朱栢謙,把百老匯喜劇《談談情.跳跳橋》(LUV)搬上舞台,從笑聲中探討愛的

無論是演出電視劇還是舞台劇,擔當倔強或溫柔的角色,她總是散發著一種令人難忘的獨特的氣質。這點在劇場中更發揮得淋漓,從《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溫柔的鳳萍、《新傾城之戀》慧黠的白流蘇、《暗戀.桃花園》溫婉的雲之凡,到這次《心洞》裏受喪子之痛糾結的Becca,在化身不同角色的形像之餘,其個人光彩亦擄獲了每個觀眾的心……她就是蘇玉華(Louisa)。

也許大苦難到了極致,不是大悲哀,而是沒有感覺。與其說那是冷漠,不如說是抽離、透明。「冷漠」太著迹了,隱含著一種世故,但《惡童日記》的主角,那對孿生兄弟對生命和世界的距離感,卻是自然而然的。

陳焯威,新一代劇場導演。年紀輕輕的他,實力早已備受肯定 - 2009 年以一級榮譽畢業於演藝學院,同年獲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發藝術新秀獎( 戲劇),畢業後短短三年間早已執導過多齣舞台劇,最近更受香港話劇團之邀導演黑盒劇場《半天吊的流浪貓》,與一班劇界前輩合作,說一個關於劇場的故事。那,他與戲劇的故事又是怎樣開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