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六十年代的香港,生活艱難,但鄰里間守望相助,人人也是自己人。香港話劇團十月重演的《有飯自然香》便發生在那個時代,從一碗偷來的「及時飯」說起,講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一個充滿人情味的故事,呼應劇團今年劇季的主題「人文風景  舞台展現」。

濃濃的人情味

契訶夫曾說過,看自己新劇作的首演尤如面對大棕熊,只是觀眾比吃人的巨熊更可怕。身為短篇小說家的契訶夫,才華早就得十九世紀末的沙俄文藝圈肯定,但劇場創作之路卻出奇地不順:先有《林妖》被皇家劇院拒絕了,在商業劇院公演又慘被傳媒批評得體無完膚,他因此停止劇本創作整整五年;七年後首演的《海鷗》更是一場災難,觀眾大聲喝倒采,女主角在台上驚訝至失聲,作家中途逃離了劇院,在冰冷的街頭蹓躂至夜深,隔天就跳上火車,不願在聖彼得堡多留一秒。我想像那個在寒夜獨行的背影,那夜的契訶夫,大抵就像他筆下那些小人物:沮喪、失意,並深感人生不過是一場徒勞。

華沙話劇院應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邀請,即將於10月24-26日在葵青劇院演出《假面.瑪莉蓮》Persona. Marilyn。此劇是《假面》系列之一。究竟這位克拉科夫的劇場大導演克里斯提安.陸帕(Krystian Lupa),今回會把故事主角——影星瑪莉蓮.夢露作怎樣的呈現?

 

我們身體內原本是充滿健康的細胞,因為一些原因,那些健康細胞會變成變異細胞。如果我們年輕及健康,那些變異細胞會因為我們休息及補充而回復成健康細胞。

因為一些原因,那些變異細胞不能回復而變成癌細胞。這粒癌細胞會偷偷隱藏起來並不斷分裂再分裂;又因為一些原因,這粒癌細胞的分裂速度會加劇,由一粒癌細胞不斷分裂成現時醫學科技所能檢測到的「瘤」,需時大概十年,所以當我們發現自己體內有「瘤」的時候,其實已是癌週期的中段了。

莎士比亞是英國的國寶,歷經多個世紀,仍有世界各地的劇團樂此不疲地改編和演釋其經典名作。亦因為太過經典,怎樣帶出劇作中的豐富意涵,同時又以創新的手法演繹,是令許多導演頭痛但又躍躍欲試的挑戰。專注推廣莎士比亞劇作的倫敦環球劇場,特地於香港上演《馴悍記》(The Taming of the Shrew)——且看他們如何像劇中主角馴服悍婦一樣,駕馭莎翁這齣瘋狂喜劇﹖

可曾想過,在藍色的天空下,與一眾親朋好友,毋須購買門票,在悠閒的假日裡來到戶外的露天廣場,坐下來,一起分享精彩的表演?聽上去似乎很不可思議,畢竟,香港的劇團大多都在室內劇場或劇院中演出,唯有手持門票的觀眾才能觀賞到表演。在台灣,情況有些不同──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盧健英說明,在表演藝術發展蓬勃的台灣,戶外看演出已然成為了台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而愈是有名劇團,就愈發重視戶外演出,這就是所謂的「野台」文化。它與廣東話中的「戲棚」意思相近,從前人們興高采烈地在戲棚下睇大戲一樣,代表著一種老少咸宜、人人皆能參與的娛樂。

前捷克共和國總統哈維爾於前年去世,舉世哀慟,他不單是1989年捷克天鵝絨革命的領袖,更是知名的作家及劇作家,對捷克的民主進程影響深遠。7A班戲劇組便挑了他的The Memorandum,重新改編及翻譯為劇作《疊配文》,成為今屆「世界文化藝術節2013——東歐芳華」的演出劇目之一。

近年,越來越多香港人喜歡往東歐旅行,俄羅斯、烏克蘭、捷克、羅馬尼亞等地不再是從前感覺神秘又遙遠的國度,卻又說不上十分熟悉。由康文署主辦,10月18日至11月17日舉行的「世界文化藝術節2013——東歐芳華」便將東歐各國的藝術精粹帶來香港,以多場舞蹈、戲劇、音樂、電影及展覽,呈現東歐豐富多姿的藝術面貌,讓這趟文化旅程在香港展開。

曾經,香港中文大學四十周年的時候,也辦過話劇,找來一眾中大舊生在台上一起緬懷過去的點點滴滴;今年已屆五十周年,中大轉而與香港話劇團合作,並邀請同是中大舊生的莊梅岩擔任編劇,就是現正上演的《教授》。看來這所老牌大學不再單單滿足於往日的光輝歲月,更望探討一下大學之為大學的本質——教育,到底所謂何事﹖

自2006年「第一屆國際共融藝術節」首度舉辦以來,事隔七年共融藝術節終於捲土重來,可想而知,展能藝術家要爭取曝光機會,展示藝術作品及演出,殊不容易。今屆藝術節將會舉辦一個視覺藝術展、三場涵蓋音樂、舞蹈與劇場的演出,以及六場工作坊,讓公眾人士能多方面參與。

有些東西時常提醒著我:

藝術其實是很主觀的東西,我們可對藝術品評好評壞,擁有屬於自己的口味,但沒有絕對;

由無到有是一回事,由有到變得更好是另一回事,這可以是兩種學問。對我來說,創作及發明是最重要的,是原創的;而改良則是接下來的技術及加工問題;

批評與挑剔肯定是有分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