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評論之前,要深思的是…… -「重寫我城:評論的十二種未來式」研討會(中)

【圖片來源: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只要登入 facebook,千萬個評論就如排山倒海般的湧入你眼簾:人們的 status、照片、事件、還有每一個活生生的人,都成為被評論的對象。這是個眾聲喧嘩的時代,但如何拿捏評論的準則、善用發言的自由,卻似乎還未被普羅大眾所重視。於 7 月 5 日舉行的「重寫我城:評論的十二種未來式」裡, 第 2 部分「OR」中,講者焦元溥、林奕華、湯禎兆與李維怡,分享自己對評論的多角度見解。主持朱振威則用了一句說話,來總結這個部分:「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理解自己認知的限制,絕不濫用評論的自由,認清各種評論的標準,大概才可善用評論的力量,試著讓活在世界裡的人、生在同一社會裡的人,在世上活得更好。

焦元溥:評論標準難以拿捏

音樂評論人焦元溥從 15 歲開始寫音樂評論,但是自 2002 年開始,他就拒絕再執筆寫評論了。「並不是看不起評論或覺得它不重要,其實剛好相反,它非常重要。我覺得這是非常慎重的事情。」自 2002 年他開始訪問鋼琴家的寫作計劃,與受訪者成為朋友後,他發覺評論將變得困難:「那不是在於對朋友就不能說壞話、真話,而是當你非常了解他們的能力和狀況,我就不太能確定,如何寫出一個評論。」他指,若用對被評論者的深刻認識去對演出有所要求,那評論將會非常刻薄,而且不近人情。由於與被評論者距離的改變,他難以在公開的評論中,掌握合理的評論標準。

焦元溥亦指出,在音樂評論的範疇中,由於現場演出需要通過收音技術,才能將之傳到不在現場的觀眾耳中;而收音員收音的方法,往往有差別,使現場演出與唱片的演出質素有落差,這令他認為更難拿捏評論的標準。

評論必須出於理解

他亦提到評論者必須具備的條件:「我覺得評論最重要的是出發點,是基於理解。理解是非常重要且關鍵的——你要了解作品、了解演奏。你要知道演奏者有甚麼困難,還需要甚麼技術,如何才會有豐富的層次。對演奏者來說,表演是無止盡的;而對評論者來說,那也是無止盡的學習。」而要理解演奏者,就須抽空以前對曲子的抽象性理解,再去試著了解對方的想法,然後才加入自己的想法,判斷它成不成理:「這是一個能力,而這種能力需要長時間的培養。」

對焦元溥而言,評論者除需具備相關範疇(如音樂)的專業,亦擁有評論的專業;故此成為評論者的門檻頗高:「這是非常困難的工作,但是它是需要的。這有助於音樂的發展,也對歷史有很好的紀錄。」

 

林奕華:評論之前,先認識你自己

劇場導演林奕華,在研討會上提及聞一浩對他的評論文章,並提出 7 個反問,反駁聞一浩的觀點。他藉此分享自己對部分評論文章的看法:「創作是對時間的論述,因為創作者需要具體穿越時間的視野。評論創作若反其道而行,沒論述作品的時間觀,它的價值就只能滿足評論者,和認同這種評論態度的要求,就是:事物不需要花上太多的時間去探索,其中包括我們自己。」

他批評現今的評論風氣:「很多時候做評論的人,不是用『心』去評論對象,而是用『理』。而『理』作為一種評論,很多時只是你的意識中最表面的層面。所以通常我們要評論一件事時,你首先是要:認識你自己。」他認為唯有了解自己,才能意識到評論他人時,為何自己會抱有這樣的看法,才可反省到該評論是否存在盲點。

在回答台下觀眾的時候,林提出評論者對評論缺乏興趣的現象:「很多人寫評論,其實對你沒有興趣。他不喜歡你、又不想認識你,或者他只是有些理由要寫吧。」然而在未認識的情況下,公開寫評論批評對方,而且表明不欣賞的態度,他認為這對被評論者並不公平:「要不你就再認識我多一點,而如果你無法認識我的話,那是否一定要去評論我呢?」

 

湯禎兆:評論要專業

「我們面對的限制,是我們都不專業。」作家湯禎兆指,不是只拿到相關範疇學歷的人,就是專業的。他認為人需要更謙卑、認真,才能寫出專業的評論。他認為對評論的主題有深入的認識是最基本的,並需處理很多複雜的專業知識;亦可嘗試將評論對象視為一個整體,這將助人發掘到更多新的發現。他亦指出現今評論生態存在問題:「我們大家不是在寫文本,而是在寫自己。」評論,並非為引證自己認識的理論,而是必須有意義的生成。而文章的邏輯、論証,需要足以支持到自己的看法。

如若意識到自己的限制,或是認為身處於兩難中,湯認為選擇不寫是個誠實的做法。而若遇上自己認為糟糕的主題,湯認為不應錯失機會:「很糟糕的東西,其實都有一個評論的過程,千萬不要將之排拒在外。而且愈糟糕的東西,通常是對你愈大的挑戰。」評論者必須反省,為何會認為評論對象糟糕,那是否反而因自己的識見不足?若果是自己的問題,則要想辦法去改善自己。

 

李維怡:別用尺去量度重量

文字耕作者李維怡,觀察到現在的評論生態裡存在的問題:「我發覺很多人都用不太適合的標杆,去量度一些東西,就像你用尺去量度事物的重量似的。」例如舉辦戶外放映會,若評論人批評該場地太嘈吵、周圍環境太干擾,不如搬到社區會堂較理想時;李維怡認為評論者,未能掌握舉辦戶外放映會冀能接觸街上人的用意:「不要用你目標的標準,來評論我的目的能否達到。否則,那並沒有甚麼可進一步討論的。」

李維怡指不少評論都以主流的觀點,去評論別人的標準,這是她認為需警惕的:「主流觀點,就是大家都很容易認同的標準。它並非一定錯,但大家要用不同的標準去評論一些支點,去思考這些主流評論觀點是否合理。若大家都重視評論的多元化,若評論總只有單一的標準,那會否令我們的社會愈發單一呢?」

命名帶來的傷害

評論的基礎應為真,但對李而言,尋找真相卻是難題:「真相很多時是碎片。但大家都容易妄下判斷,將一些像蛛絲馬跡的東西,講得像真的一樣,這是很可怕的——真實的碎片,被詮釋都有其限度。」指現在的文章裡,連最基本的客觀事實都弄錯,冤枉了別人,傷害了別人的名聲與感受。

對她而言,評論人的文字,向讀者提供了人理解該事的框架、角度、態度。而評論人為事物的命名,暗示了一種文化的意涵:「有時一些錯誤的命名,就會引導出一些錯誤的意思。如政府將一些人居住的地方命名為寮屋,就將它變成一些好像能隨時拆去的東西。但若我們認真去翻查歷史,我們會了解它並非如此。」她認為在最近,命名帶來了很多誤解和傷害:「經過雨傘運動後,我們都喜歡幫人取名字。你是黃絲、他是藍絲,彷彿你給他一個名字,你就完全了解這個人的內涵,這些是很可怕的事情。」這會將評論對象簡化,難以接觸其真正的想法,彷礎了人與人間的理解和溝通。

讀者的責任

她亦認為閱讀評論的讀者,有其重大的責任:「我們評論的世界裡,有很多意見領袖。大家因應自己的喜好,去找你的意見領袖。而無論他說甚麼,你都會接受。但他說的話,是否永遠都是合理的呢?他說的話,你為何要相信呢?你憑甚麼信他呢?他究竟用甚麼標準來說話,而又在說甚麼呢?思考這些問題,我覺得比較重要。」

她指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人們僅盲從意見領袖而不去求証,將令評論取代真相:「我們的社會裡常評論某些人。因為他的身份,人們對他有一種意見,然後你每次看到他們,都會帶著那些框架去看他們——而這些,就已是歧視。歧視是甚麼呢?就是你不認識那個人,但只要他有某個身份,你就已對他下了判斷,但其實你是完全不認識他的。」她指,在我們對別人下判斷的時候,其實要先了解、反省自己為何這樣評論,才能作出合理判斷。

誰的聲音能被聽見?

「人人都評論,但其實只有部分人能夠表達出自己的聲音。」李維怡表示,現在社會上因為不平等,致使缺乏資源的人的聲音,時而被遮蔽和隱沒:「你有沒有聽過,一個每天工作 12 小時,人工低到極點,每日要打 2 份工的工友的說話呢?他的說話,要到何時才可被你聽見?當我們說人人都是評論員,那我們就要了解,其實是誰有資源去說話,然後能被聽見。」

她指出,即便是人人是評論,各種角度的論述未必平等,人與人都存在著多種鴻溝:科技鴻溝(不懂上網、家中沒電腦的人,比上網的人少了一種評論的渠道)、資本鴻溝(有錢賣廣告的人,相較有更多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文化鴻溝(專業人士或學者,比一般平民擁有更多評論機會)及時空鴻溝(唯獨有時間書寫或發表自己的評論的人,聲音才可被聽見)。

認真寫評論

對李而言,評論不分專業與否,只有認真和不認真:「認真的人就會想清楚才說,會思考所說的是否事實,或者如何才能合理的理解事實。」她指辨別是否認真有多個指標,包括是否:扣帽子(僅以命名或身份作根據,以偏概全去理解人)、污染論(某人屬於某群體,所以整個群體的人都變成和他有同樣的想法與立場)、單一妖魔論(又稱二元對立論,認為某人是壞人、自己是好人,所以對方應被打倒,卻沒思考如何可解決問題)、謠言(只有 1 成是真、9 成是虛構或詮釋,卻委屈了被造謠的人)。

小心「客觀」的評論

除了以上的指標,李維怡亦稱讀者必須小心扮作中立的評論:「有些裝作中立的評論,無端提及一些數字,但那些數字卻不代表可信。」她指市建局在舊區重建的調查報告中,曾講及沒有住戶不願遷出,卻只因調查問卷裡根本沒有這問題。她認為這世界不存在完全中立的評論:「中立即完全沒有意見——那怎麼可能呢?畢竟,你不可能看過這世上所有的相關資料,再將呈現在你的評論裡。」

「若想評論世界變得多元化,我覺得重要的,不是看一些你平日會看的文章,而是多看看一些你平日不習慣看的觀點。看一些你平日不多關注,但其實是很重要的事物——我認為,這是公民責任。」

相關文章:評論的民主化時代 -「重寫我城:評論的十二種未來式」研討會(上)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指揮家, 藝術評論人
朱振威 (Leon Chu)

合唱指揮、藝評人。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音樂總監兼指揮,與朱耀偉及陳英凱合著有《文化研究 60 詞》。

......
林奕華 (Edward Lam)

林奕華,香港出生,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至95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與香港發表舞台創作。94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95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超過五十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2010年與2012年兩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

......
李維怡 (Lee Wai Yi)

這十幾年主要從事紀錄片創作、錄像藝術教育、各種基層平權運動,現為影像藝術團體〔影行者〕的藝術總監。最近參與的錄像創作:「舊區五元素」系列、「未存在的故鄉」系列。文字耕作之出版:《行路難》、《沉香》、《短衣夜行紀》。

......
湯禎兆 (Tong Ching Siu)

香港作家。專攻日本文化研究及電影研究,著作在中、港及台三地均有不同版本發行。電影研究近著有《香港電影血與骨》(台灣書林出版及中國復旦大學出版)及《香港電影夜與霧》(香港生活書房出版及中國浙江大學出版);日本文化研究近著為《人間開眼》(香港天窗出版及中國三聯出版)及《悶騷日本》(台灣奇異果出版)。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0, 2018

「賽馬會ifva Everywhere – 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正式接受報名

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捐助的「賽馬會ifva Everywhere – 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現正接受報名。創作...
Jun 19, 2018

第58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謝淑妮及李綺敏獲推薦為香港參展藝術家及策展人

西九文化區的嶄新視覺文化博物館M+與香港藝術發展局於2018年6月14日宣佈,謝淑妮獲推薦為代表香港參加第58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藝術家,威...
Jun 14, 2018

編舞邱加希:公開招募舞者

本地編舞邱加希 (KT) 現為多個舞蹈表演招募多名舞者。遴選將於7月1日舉行,並以工作坊形式進行,詳情如下: ◤ 創意空間2018 Crea...
Jun 11, 2018

亞洲文化協會 2018年度中國及香港獎助得主名單

亞洲文化協會每年向優秀藝文人才頒發藝術交流獎助,並為得獎者策劃交流考察旅程和提供相關的專業支援。協會認為藝術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而通過藝...
Jun 05, 2018

2017年度何鴻毅家族基金中華研究獎助計劃得獎者名單

何鴻毅家族基金中華研究獎助計劃向有志研究中國、香港、澳門及台灣當代藝術歷史的研究者提供獎助金,以支持為期一年的研究工作。首名得獎者將獲15,...
Jun 01, 2018

西九文化區與西班牙Mercat de les Flors合作 推出為期三年舞蹈交流計劃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管理局)表演藝術部繼2016年11月及2017年3月分別與芬蘭及澳洲開展合作後,宣佈與西班牙巴塞隆拿市立表演藝術場地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