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評論的民主化時代 -「重寫我城:評論的十二種未來式」研討會(上)

藝頻記者:何柏洪

【圖片提供: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

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策劃的「重寫我城:評論的十二種未來式」,請來 12 位不同界別的講者,從品牌評論、藝術評論、文化評論,到評論人的角色和責任、媒體如何影響評論生態等論題,都一一涵蓋。於「And」的第一環節裡,羅永生、區家麟、莫兆忠、鄧小樺受邀主講,4 位講者以宏觀角度漫談評論的特質、公共空間、定義、面對網絡時代的生態,為聽眾打開了解評論的入口。

羅永生:評論可視為民主的實踐

很多人認為「評論」,只是表達自己的想法的文章。然而,對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羅永生而言,書寫評論的過程裡,必須和受眾溝通。而文章除了可提供消費形式和作政治宣傳外,評論活動本應具備啟蒙和教育作用。若不再從消費和宣傳的角度來了解評論,那它本身有何意義?

「評論可看成一種啟蒙和批判,讓人從模糊的認知世界裡,經過有知識的人解讀和分析,令事情變得更清楚。目的,是堅持尋求真理和真相;而藝術評論,則用作提高人的品味和道德情操。」羅永生也強調,評論亦能視為一種民主實踐,是公共空間的一部份,讓人與人之間的建結變得可能。

「評論也是公民參與公共生活的一種方法,具備賦權和充權等作用。所謂的公共空間,也是指一人人平等的領域,地位高低不會構成參與討論的障礙。任何評論都非絕對的權威,只要人以理性提出,任何意見都能發表,準則也只在於誰有更好的論據。但要達成這理想,就需要驅除意識形態的扭曲,包括政治權力資本、和獨斷意義形態控制。評論是增進反思能力的教育,讓人可通過判斷,還原事物背後的真理。評論人在討論中只是輔助人,是帶出問題和提供對話機會的角色,更重要是引發論和反思。」

 

區家麟:寫評論,要多些同理心

另一位講者區家麟,就憶起 20 年前的評論環境:「以往傳統媒體的主流評論壟斷資訊,從電視上的新聞、報紙到週刊,新聞的選擇都由編輯和記者決定,受眾只能被動接受資訊。但現在,網上已經找到搜尋到眾多資訊,普通人可有更主動的方式發表意見。」

他更認為在網路文章接觸到的受眾,必然比傳統媒體上的更多更廣。然而媒體的轉變,亦將帶來更多問題:「資訊太多、選擇太多,人自然會選擇瀏覽與自己同一立場的新聞和資訊。如此,每個人只會聽到自己想聽的聲音,變成一個回音谷。以前人們的世界觀很相近,自然能體會彼此多一點。但現在,我即便很用心去看一篇文章,也不容易理解其中的意思。雖然資訊爆炸,但其實甚為封閉。」

區家麟笑言,對網路的民主化感到感恩。 作為前新聞工作者、作家,在網路寫文章能更很快得到回應:「互聯網上,大家總愛說要『呃 like』,自然是因為更多人能看到。但在這個時代,有甚麼呃 like 呃得有效呢?現在看到最多 like 的文章,內容都是較為刻毒、兇狠,文章有很多粗言穢語,這樣才讓人感覺勇武、有原則。又有媒體,會根據 like 數的多少來決定是否跟進報道。」

在沒有專業人員把關下,很多資訊無法過濾。記者或新聞工作者往往為寫得快,而追隨別人的情緒來寫。對區家麟來說,當評論變得日常時,評論者應變得更謙卑。「評論最重要的是真。雖然有很多人認為這世界無真理,但至少我們可以慢慢靠近真相,第二點是對確的推論,第三點是情感要真。最後,每個人在互聯網上寫東西時,也要加一點同理心:試一試在考慮他人的感受後才下筆。這在批評帶有容易傷害他人的當下,是很重要的。」

 

莫兆忠:評論亦是書寫歷史

誰會是劇評的讀者?特別在澳門,不多人踏足劇場,讀劇評更為小眾之事。那藝評人又為何而寫?澳門藝評人莫兆忠認為,劇評真正要面對的 4 種不同的讀者:首先是劇評人自己。評論是一種觀看的方式,藉重讀自己的文章,可審視自己的習慣,反省自己。

第 2 種讀者是劇作的製作團隊,從中可探討製作基制和資助等問題。莫兆忠提到,有些澳門劇場人認為公開評論,將影響製作者的前途,和團隊與藝評人間的友誼。「有一位朋友提醒我:只因為怕得罪人,怎能只寫好看的劇作,自己不喜歡的就不寫?若將來有人想知道某劇作的評價,但只找到好評,那怎麼辦呢?劇場應該是一個公共領域,而評論是一種歷史書寫。」

第 3 種讀者,是觀看過劇作的觀眾;而第 4 種就是未來的讀者,即還未看過該劇,但對劇作感興趣的人。「于善祿老師在一本著作中曾提到,劇評為戲劇史的書寫做準備。評論是歷史文本,對劇場而言,也是接受者的歷史,即當時當地的人如何看這件作品。但這可能嗎?當代的歷史論述也說明,歷史具可疑性——因書寫歷史的人絕非獨立著書,他們往往也是身不由己,在不同持份者、時代、背景的影響下論述一段歷史。所以評論,必然帶有個人的偏見。」

莫兆忠亦在另一本書籍,由 Svetlana Boym 所編寫的《懷舊的未來》中﹐得到啟發:「書中寫到『當代的懷舊』,與其說是關於過去,不如說是關於快速消失的現在。這句說話,好像在描述劇場藝術和評論之間的關係。因為劇場是現場發生,每一場都會不一樣;而劇評人寫的評論,就在描寫一很快消失的過去。書中的懷舊有 2 種意思:修復型和反思型。如有一種理想的劇場書寫,那應該是混合了這 2 種概念。」莫兆忠最後也強調,評論的意義應在於,劇評人需要自我檢視,應追求一種多元的評論方式、公開的意見交流,甚是複數書寫歷史的可能。

 

鄧小樺:評論的正面和負面

集作家、詩人、評論人於一身的鄧小樺,分析了在網絡時代評論空間的轉變,而發表的空間亦為評論帶來了怎樣的改變。她指出 blog(博客)的運作模式裡,只要文章內有相關的關鍵詞,讀者透過 click(點擊)和 search(搜尋)的行為來觀看文章。評論人可自由書寫,更能著墨較深入的內容。而對相關題目有興趣的讀者,也會慢慢累積起來。

但當現時流行 facebook 時,由於資訊大多以 share(分享)和 like(讚好)來傳遞,文章需以嘩眾取寵來吸引目光。而由於行銷的介入,facebook 上讚好的數字會帶來金錢利益,人們甚至寫出一些情緒化的文章、甚至失實的指控。

「以前在 blog(博客)寫文章,如有關藝術的評論,有 100 至 200 的觀看次數已經很好。在 facebook 剛開始流行時,有百多個讚好已是很好的成果。到後來發覺要有數百、甚至數千、數萬的讚好,才可成為熱門話題。那當中的標準也不同了。」

鄧小樺笑說,找到一種呃 like 的方程式,成為熱門文章並不困難:「只需要運用口語、負面的文字,加上食物還有健吾的分享就可以了。這亦反映出,香港是一個喜歡消費和負面的城市。」鄧小樺又提到,要將評論進入生活,需要有生活語言,令評論和生活之間產生連結。文化評論裡的文字也需具備充權的功能,令讀者感到生活更有意義、明白當中的問題、對議題有一定的了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鄧小樺 (Tang Siu Wa)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鄧小樺(Tang siu wa)畢業於伊利沙伯中學、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畢業論文題目為香港作家游靜;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碩士,畢業論文題目為內地作家王小波。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06, 2018

從澳門城市藝穗節觀看表演藝術如何旁述、介入、聯繫社會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
Apr 04, 2018

香港亞洲藝術創變者大獎 2018 得獎名單

亞洲協會於3月29日頒發了 2018 年「亞洲藝術創變者大獎」予四位傑出亞洲當代藝術家,表揚他們的藝術成就及對亞洲藝術的貢獻;四名得獎者為蘇...
Mar 30, 2018

三角志 - 第80期 | APR 2018

主版目錄: 03    編者的話 Editorial 演前預報  Preview 04    五月,法式詩意湧現 專題故事  Feature...
Mar 29, 2018

M+公佈納入新藏品 館藏更形豐富

 M+是香港嶄新的視覺文化博物館,亦是西九文化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博物館不斷充實其涵蓋設計及建築、流動影像、視覺藝術範疇的館藏。M+從其所身處...
Mar 22, 2018

《莎拉.肯恩三十六景》——《4.48精神崩潰》的「書寫」與「三十六景」

《莎拉.肯恩三十六景》(下稱《三十六景》)為進劇場繼2016年《莎拉.肯恩在4.48上書寫》(下稱《書寫》)後,再次將莎拉.肯恩(Sa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