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細賞羅浮宮八百年

文:阿角 | 圖:法國五月藝術影節 | 場地提供:香港萬麗海景酒店 |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巴黎羅浮宮就像是一座巨型迷宮:地方大、展館廣、精品多,讓人有點不知所措。這座八百年歷史的宮殿,就像一個鋪天蓋地的藝術世界,把你整個人吸進去,讓你行至筋疲力竭方休,這就是羅浮宮的魅力。今年,法國五月把這座博物館移至香港——當然不是整座,而是其中126件展品,你又可有興趣看看這座「移動中」的迷你羅浮宮呢?

濃縮博物館百年史

自十二世紀末誕生起,羅浮宮便經歷了多次改建與整修,才成為今天的模樣。這次展覽同樣以羅浮宮不同時期為主題。「從時間軸來說,這次展覽以今天作起點,由廿世紀落城的玻璃金字塔開始,回看羅浮宮的歷史。」策展人之一Pascal Torres解說道。展覽入口的天花上掛住四塊玻璃金字塔裝飾配上藍天白雲投影,模仿巴黎羅浮宮入口的環境——讓人如處於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之下,細看這座博物館的歷史。

 

1190年落成的羅浮宮,最初是以防備外敵而建,是一棟擁有粗糙堅硬石牆的中世紀建築。後來隨著巴黎擴展得愈來愈大,城牆逐漸失去了保護國民功能。十四至十六世紀間,兩位法國國王查理五世與弗朗索瓦一世分別遷居至此,經多次整修擴建變成了美侖美奐、具文藝復興風格的皇室宮殿。雖然中世紀時期的外觀已不再存在,但當時文物與遺跡卻在十九世紀被重新發掘,有部份將會在這次展覽中展出,追溯宮殿的起源。「當我們選擇展品的時候,首先考慮這是否具有優秀藝術價值的傑作,亦會考慮它們能否反映法國以至人類的歷史。這次的展品,其實不僅關於法國或西方,也包含一些對人類來說很重要的歷史記憶。」

從藝術品看人文歷史

無獨有偶,後來為羅浮宮大興土木並奠定它在文化界龍頭地位的,正正是叫歐洲大陸風起雲湧的兩位霸主:路易十四與拿破崙。路易十四大量收購各地的藝術作品,使羅浮宮的館藏激增至數千件之多;他在遷都凡爾賽之後,允許多個學府如法蘭西學院、文學院、繪畫和雕塑學院以及科學院遷入羅浮宮,邀學者和藝術家住在羅浮宮的一樓和大長廊的二樓;他更積極栽培藝術人才,讓大臣柯爾貝、首席畫家勒布杭等負責完善各類藝術學院,羅浮宮隨之亦成為法國人文學術的中心。「羅浮宮與歷史種種時間點的關係很密切。法國大革命在1789年爆發,第一共和國在1792年成立,而羅浮宮博物館則在1793年開始運作。」首次以共和制取代君主制後,宮內藏品不再只是國王錦上添花的裝飾,而能讓公眾隨意參觀、學習、欣賞的寶藏。「這不是關於藏品值多少錢。畢竟這不是拿來賣,而是屬於每一個人的,這是一種自由。」當拿破崙隨之廢除共和自立為王後,將藏館易名為「拿破崙博物館」,並請來德儂出任首任館長,把自己從各國征戰奪來的藝術品放在館內珍藏,令羅浮宮成為全歐洲最重要的大型博物館。

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大量王室藝術品被視作王權標誌而遭到民眾毀壞,只剩下碩果僅存的珍品。例如展覽中《古羅馬皇帝裝束的路易十四騎馬像》,便是一個大型銅像的原型——它僅高60厘米,製作於18世紀初,但來頭不小,皆因是當時在位逾72年的路易十四要求弗朗索瓦.吉哈東所製造的,而原本置放在凡登廣場的巨型的騎馬銅像,則於法國大革命中慘遭破壞,這件微型作品則得以倖存。而《杜伊勒里宮寶座廳中心拿破侖徽號地毯》,綉上象徵拿破崙皇權的鷹,這隻神氣的動物同時是法國第一共和國以及古羅馬帝國的標誌,從此可看出拿破崙以此為徽號的原型與野心。「這次展出的作品,都具有全球性與教育性。而我們全部人都可以去欣賞這些人類文明的傑作。」Torres希望這次展覽使觀眾對羅浮宮博物館有更深認識。

無盡的藝術寶藏

羅浮宮的眾多藏品,最初都是歷代國王為了彰顯自己權力與品味而收藏,所以除了王室肖像外,亦包括大量來自法國本土,甚至其他國家的精品佳作。例如國王弗朗索瓦一世便向意大利購入達文西《蒙羅麗莎的微笑》一畫,自此成為鎮館之寶。雖然是次展覽不能把所有名作帶來香港,但有不少能反映不同時代藝術風潮的佳作。比如說弗拉格納爾的《雷諾多走入魔法森林》(1761-1765) 便以當年法國流行的洛可可風格繪成,以粉紅的色彩、柔軟的筆觸、夢幻的主題,構造一個如夢以詩的世界。

隨著拿破崙征戰世界,他把多件來自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以及中東古國的珍貴寶物帶進羅浮宮。這次展出的包括來自公元前五百年的希臘馬首塑像殘件,埃及古畫,甚至公元前二千年的古代石像等等,構成一幅人類古文明的解迷拼圖。由於馬首殘件已出現裂㾗,在這次香港展覽以後,將會永遠留在羅浮宮,不會再外借展出了。

雖然在外展出有風險,但是Torres最希望是觀眾看得開心。「我最想要觀眾看到這些大師作品時滿足的樣子。當然,我也希望他們能更深入認識羅浮宮,以至人類在世界上創造這些美麗的作品。」他坦言希望觀眾在看過展覽後,能引起他們對這座博物館的興趣,甚至去法國探訪羅浮宮。然而回歸基本步,欣賞美麗事物的愉悅,才是最珍貴的東西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