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重要的是能有所選擇——「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

文:小亂 | 圖:刺點畫廊 | 攝:Simon Vogel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藝術家徐世琪最新個展「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展出了她的全新作品,包括繪畫、錄像、髮綉及裝置藝術,呈現她對精神病及社會操控的延伸研究。

心理學不一定科學

走入展場,便可看到連環圖作品《Please tell me what’s been bothering you》,圖中呈現了一位思覺失調、自以為被分身(doppelgänger) 纏擾的病人,與之對話的是60年代第一代人工智能電腦心理醫生程式Eliza,由於程序設計仍十分基本,他只能以關鍵詞重新組成問題反問病患,重複而滑稽的對話使得Eliza聽上去猶如病人的分身。徐世琪解釋圖中是她與Eliza的對話,她表示心理學並不一定科學,有些東西有可能是很隨機的,很多心理醫生也是通過引誘病人說話,讓病人更深層次地了解自己,從而自己尋找答案。

對女性藝術家身份的思考

展場的中央擺放了一張床,純白的床單上以頭髮刺繡出一句話:「Since I am a troubled woman, I can’t help but produce yet another piece of art with the bed, please accept my sincere apologies.」這是一個受困擾的女人的道歉,也包含了徐世琪對女性藝術家這個身份的思考。她坦言女性藝術家通常會做一些很fine(精美)的東西,比如刺繡就是一件特別女性化的事,而且在研究過程中,她發現不少女性藝術家都曾創作過和床相關的作品,90年代尤其盛行,床加上刺繡十分漂亮,是典型的女性藝術家會做的東西。「因為我是一個troubled woman(受困擾的女人),所以我做這張床,不好意思,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很多關於床的作品了,但我又忍不住想做多件這樣的作品出來,所以對不起。我很清楚自己的position(身份),我很抗拒做這樣的作品,但我又做了。現在可能有些人比較抗拒這樣的setting(佈置),覺得女人都是做這樣的東西,老土,不用看,這件作品類似是對這樣的看法的回應。」

 

重要的是能有所選擇

「The liar always tells the truth」,這是錄像作品《The Afterlife of Rosy Leavers》中的一句話,徐世琪說這是一個悖論,就像作家或者藝術家講的東西也是虛構的,但其中又包含真實的東西。
錄像中的主角Rosy幼年迷戀螺旋,經歷幻覺和精神分裂,以及加入了社會主義患者組織 (Socialist Patients’ Collective,簡稱 SPK),最後她把意識上載到虛擬世界,並成為了動畫角色繼續生活。徐世琪指出即使她將自己上載到一個假的世界,但依然可以道出真相。

究竟Rosy是抵抗現有系統的控制,還是逃避?這取決於觀眾的理解。徐世琪如此說。「很多東西都是建構出來的,就算思想也是,怎樣才能脫離,是不是需要脫離?你要接受所有的東西都是被控制的,重要的是你要能有所選擇。只要可以做到選擇,有小小的改變,雖然這個改變可能無法撼動到系統, 但通過一點點的改變,希望可以找到不同的東西。」

錄像另一側的作品《A Reminder to Myself》,徐世琪其實也是在反問——反抗其實有沒有用?作品的靈感來自精神病患者參與的革命團體SPK 的呼籲 「化疾病為武器」。作品包括一組八張海報,利用了 SPK 的標語、文本及其他圖片構成。每張海報的內容基於歷史研究,道出不同個體,包括殘疾人士、異見分子或罪犯面對制度的掙扎與反抗。徐世琪直言精神病亦可以成為控制社會的一種手段,就如同公開批評已故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並兩次入獄的網絡博主余澎杉(Amos Yee),曾被新加坡法院認為他可能有精神問題而將其拘禁在精神病院中。問及為何有一張海報畫面一片黑,徐世琪解釋她反覆問自己,卻來到了死胡同。在她看來,香港也處在一個死胡同中,不停地在兜圈討論一些問題,卻沒有答案,比如皇后碼頭、比如佔中,但她始終認為很多事情是不能論成敗的,就算那刻失敗,有一點點的改變已經很好。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徐世琪 (Angela Su)

徐世琪畢業於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科學系及安大略美術學院視覺藝術系。徐氏藉助現存的科學信仰系統,創作出引發人思考的作品,驅使觀眾探討自身存在、細味人類在時間與空間內留下的刻痕。她的生物畫作結合了科學化掃描的精準與美學所流露的神秘色彩,挑戰我們對生態及進化系統的看法。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