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孟克《吶喊》‧存在的鬱悶〉

節錄自《後現代變形記:曱甴好想變蝴蝶》 | 本文轉載自2017年9月號(vol 74)《△志》

瓊丹在這座圖書館裡的經歷其實是非常實在的,牠開始熟悉這座圖書館的環境,即使牠依然在尋尋覓覓,還未清楚自己的方向。然而最令牠困擾的,就是那個圖書館管理員,這是牠心理上最大的威脅。

瓊丹看到前面有一扇門虛掩著,牠戰戰競競地走了進去。偌大的房間內空空蕩蕩,奶白色的牆上只掛著一幅畫。牠感到好奇,近距離細看,赫然被畫中臉龐扭曲的人嚇了一跳,那是一種痛苦的「存在狀態」。牠認出了這是挪威藝術家孟克(Edvard Munch, 1863-1944)的代表作《吶喊》(The Scream),因為《吶喊》的色彩、構圖與畫中的人物造型,只要你看過一眼,肯定不會忘記。凹瘦的骷髗面龐,纖瘦骨直的身驅,矗立在畫中央,雙手遮掩耳朵,驚訝地睜著大眼,襯以大面積的鮮紅黃色彩及線條扭曲的背景,似是傳達一聲又一聲刺耳的音波,令人們也感受到那股緊張驚悚的氛圍。

室內有點空蕩,腦中好像不停聽到「吶喊」的回音。片刻,牠腳下堅實的地板突然變成通透的玻璃,一組組文字清晰展現在牠腳下,牠立即向下望,內容寫著:

《吶喊》繪於一八九三年, 是孟克描寫他在「孤獨和苦悶一刻時的戰慄」。北歐挪威出生的孟克,作品主題具有強烈精神和感情,當中最知名、亦是非常重要的就是這幅《吶喊》,此畫作更被認為是存在主義中表現人類苦悶的重要作品。孟克的一生飽受「疾病」與「死亡」威脅,因此他在描寫這兩個範疇時,都懷有特別濃厚的情緒。孟克在晚年說道:「病魔、瘋狂和死亡是圍繞我搖籃的天使,且持續地伴隨我一生。」繪畫對於孟克來說正好是個情緒抒發的途徑。

看得久了,感覺有點暈眩,瓊丹定一定神,再靜下沉思。牠覺得這是一種惶恐的存在。當人被拋下投入這個世界,往後的事就必須靠自己,沒有誰能替他作主,亦沒有誰可以替他決定任何事。「存在」就是這樣朝著一個「無法完全理解」的目標前進, 在無數的選擇中揀選成為理想中的自己;然而當中又存在著無盡的變數,憂戚恐懼遂由此而生,可能這就是「人的存在」的獨特模態。

孟克在創作這幅畫時,在日記裡寫下一段自己的心情:「我與兩位朋友一同走著,夕陽西下,此時天空變成一片紅色;我停下腳步,感覺疲累,藍黑色的天空中伸出紅色火舌,朋友們繼續前行,而我卻只能站在原地焦慮得顫抖,感覺到一股穿透大自然的吶喊聲。」  

藝術家比一般人敏感,而對外在世界的反應亦較強烈,瓊丹好像感受到畫中人那種壓抑已久的情感釋放,像是身體手腳零件四散,變形扭曲,破碎不全的從存在的深淵發出呼喚。
或許人需要面對自己的焦慮不安,才能深刻領悟到自己的存在。在今日我們所處的環境,壓力處處,充斥著數不清的負能量:痛苦、憤怒、悲傷、恐懼、困惑、愧疚、無助、病痛、絕望......這些感覺又深深植根於我們的存在當中,無法與之分離;沒法逃避,就自然會產生緊張、鬱悶,人人都需要面對。

看著孟克的作品,牠也感受到他那隱藏於內心深處的鬱結悲傷,牠也想跟畫中人大聲狂叫,作為內心孤獨情感的出口,無奈牠欲叫無聲,因為已是曱甴的牠沒有人類發聲的聲帶構造。牠自觀其身,卻似是有點精神錯亂。

人的本質就是孤獨,但孤獨有其更深層的意義,它可以孕育、喚醒、釋放創造力,如梵谷、如孟克。猶如尼采所說,當上帝死了,藝術就要出來取代信仰,因為「藝術是一種生命意志」;而藝術家之所以能成為藝術家,相信最主要的特質就是別人可能只見到部份東西,他卻看到全部,並抓住它的精神及意義,展現生命、展現真理。藝術家的存在就是透過他們的作品給世人對生活有更多的啟迪,更多的警醒。原來藝術也是一種征服生存的有效良方。

牠又想起尼采所說的超人意志,只要人們認識自己,「走出」自己,超出自己,每天都在為自己生命創造價值,向著未來籌劃,不斷進行恰當的選擇以超越當下處境,相信必然會有轉機。

房中空蕩蕩的, 令牠感覺有點鬱悶、有點孤寂、有點茫然不知所措,牠決定離開。

《後現代變形記:曱甴好想變蝴蝶》作者:何卓敏  Annie Ho
出版: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裝幀:平裝
定價:HK$118

「當客觀失去存在價值,歷史也將成為永遠的過去式。沒有了時間的積累沒有了過程,沒有了過去,也就沒有未來,這將造成一種觀念的徹底改變:無須蛻變,蟑螂就是蝴蝶。」──林奕華
曱甴也可以變蝴蝶?
「存在」,其實是一個似易難明的課題,雖然我們每日都在努力經營著。「存在」的人在「存在」的過程中不停作出選擇,有人選擇努力成為自己;有人選擇不成為自己;亦有些人總是不願意接受當刻「存在」的自己,總是希望超越自己,走出自己,成為理想中的「存在」。「變」是無可避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