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三間院校.三種詮釋

本文轉載自2017年7月號(vol 72)《△志》

每年五月至八月,本港各大院校的藝術系學生也會舉行畢業展,把自己大學生涯所學展示出來。最近中大、浸大及教育大學分別舉行了畢業展,三間院校藝術系各具特色,在院校歷史、師資及規模各異,甚至學生對藝術的追求都不同。各自的風格都從這三個畢業展中展示出來。

 

中大藝術系應屆畢業展主題為「現代說永遠已經很傻」,針對當代藝術的時間性作詮釋,「當代」(Contemporary)的意思可以解構為「持續的短暫」(Continuously Temporary)。相對於「當下」,剛「過去」了的時間已失去了「當代」的意味,當時間的恆常與確定性失衡時,追求永遠已經是不切實際。是次主題由三十八位應屆畢業生共同決議,雖某些作品不以此為題,但大部分仍隱約看到與主題互相呼應。像李子蕊《出虎度門學習忘記》,作品融合了她的自身經歷,她是粵劇演員,演出往往花數小時上妝,卸妝卻只需數分鐘,在戲棚逗留大半日,本應與一眾演員相處得甚為熟稔,可是一完場,各自便匆匆離去,也沒有說一聲再見。故此她在展場搭建了戲棚後台的化妝間,在該處即時上妝落妝,模擬演員在後台的情況,以個人在戲班的經歷為切入,重現演員在後台那一瞬間的空虛感;黃家敏的油畫作品《遊樂場》,以俐落的線條及豐富的色彩繪畫了似真似假的遊樂場景色,創作源於熟悉空間的記憶與繪者自身的關係,對過往的追憶而畫下遊樂場景色。故此畫作中的遊樂場既非寫實描繪,也非超現實畫作,而是融入了作者記憶的景像,既有當代亦有過去的意味。

今屆浸大藝術系的展覽並沒有一個特定的主題,反而是用一段文字去塑造展覽形像:「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校園坐落於山邊,被大樹和綠蔭包圍,植物與院校和同學不可分割。植物的生長與她周邊的環境緊密連系著,只要一個微小的環境因素差異就能令其生長方向和過程有別於其他個體,從而增加了生物的多樣性。」而畢業展的籌委主席鄭珈汶形容這次展覽:「我們就是不想讓主題界定了遊人對作品的觀賞,大家就像是青苔一樣,正在慢慢成長中,大家也有不同的差異,而畢業展便是一個機會讓大家展示給公眾認識。」展場中佈滿了百位學生的作品,包括繪畫、雕塑、裝置、錄像、行為藝術等形形式式,如謝俊昇《樂器》,利用舊樂器的配件,配合機械及電子技術重組一系列發聲裝置。遊人可調較作品速度及組合不同配件,發出不同的聲音;又如一作品《我不清楚藝術是甚麼,但相信它能改變社會。》,創作者王濰抱著對藝術的疑問,展開了一個長期、持續的行動,以藝術系學生的身份結識了數位陌生人,與他們談何謂藝術,並承諾為他們做一件事情,以此建立關係,藉此思索藝術的作用及可能性。在展覽中她就坐在展館之內,就自己經歷與觀眾對話,繼而延展思考藝術與社會、與人的關係。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是教育大學正名後的首次展覽,也是教大視覺藝術教育系及創意藝術與文化系的同學首次合作展出。主題為「Underlive」,就著最近香港社會情況而定立。有別於其他院校,教大的藝術系並非以畢業作品評分,而是以畢業論文形式評分,故此參展者的作品不為畢業而做,他們依照展覽主題創作,並且有不少共同創作,展覽的地點也不在教大本部,而是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作品不少與展覽主題緊扣,如《Home Sweet Home》混合媒體創作,由張婉清、莊詩慧、何燕兒、劉詩穎、李俊穎共同創作,作品放置了不同的傢俱,但均有不同的缺欠令其失去功能,如因空間所限而將床直立放置、又如失去平衡的桌子,藉此反映現時香港居住環境。又如《想我都好想好似咁》,由莊詩慧、何燕兒共同創作,牆上貼了12張問卷,設下一些假設性的「以物易物」問題,而這些「物件」多是一些不可能交換的「物件」,像是「用一段珍貴的回憶換走過去的一個遺憾」、「三年沒有性生活換一個夢寐以求的居住單位」等,並鼓勵觀者留下自己的選擇。這種是與非的二元對立選擇,無形中要求觀者抹去了思考其他可行性的餘地,在身處香港填鴨式缺乏創意培訓的教育及社會兩極化的時事言論底下,更能體現主題「Underlive」的意思。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