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悉尼藝術節:藝術也能眾樂樂

文:阿度 | 圖:悉尼藝術節 | 本文轉載自2018年2+3月號(vol 79)《△志》

老實說,我們都不瞭解甚麼是藝術,尤其是概念先行的當代藝術。光亮白淨的牆上整齊地掛著一幅幅作品,藝術愛好者評頭品足解釋得頭頭是道,但如果沒有人解釋,藝術對一般人又有沒有意義?又或者應該問,不懂藝術的人也能享受藝術嗎?答案是肯定的。每年一月舉行的悉尼藝術節,便把享受藝術這想法發揮至極致,無論參加者懂不懂藝術,都能在當中多個趣味裝置和絕不離地的展覽中找到樂趣。

與眾同樂的裝置

在盛夏中舉行的悉尼藝術節(Sydney Festival),並不走曲高和寡的路線。除了一些音樂、舞蹈和劇場演出需要門票入場外,在市中心海德公園裡,設置的一個Village Sideshow是免費入場的,志在與市民同樂。說這是藝術裝置群也許有點不準確,但當中每個遊戲又比一般嘉年華多些令人會心微笑的鬼主意,叫人全情投入。

一步入Village Sideshow內,便聽到有人在唱ABBA的《Dancing Queen》,原來有一班觀眾正在一邊玩迴旋木馬一邊唱K!《Karaoke Carousel》不僅讓成年人重新體驗童年時光,還讓他們拿著咪高峰高唱自己最愛金曲。由ABBA唱到Spice Girls,唱的人開心,其他觀眾也一樣高興大合唱。另一件作品,則是澳洲藝術組合zin的作品《Glitterbox》——一個大概兩呎乘三呎的空間,佈滿亮片的「舞廳」。只要觀眾一踏入Glitterbox,音樂響起,亮片就會隨之吹起,與觀眾一同共舞!場內大人小孩也玩得不亦樂乎,瞬間忘了身處炎熱午後裡被高樓環繞的市中心,更似在週末晚上的狂熱派對了。

呼應社會的藝術

除了充滿玩味的Village Sideshow,藝術節期間市內亦舉行多個藝術展覽,由在市政廳設置塑膠「恐龍化石」展,到在海岸向原住民致意的儀式,把此城的生活與歷史融入藝術作品中。

悉尼市中心Barangaroo Reserve,Nawi Cove海邊放了一條小船,船上燃著一圈柴火。一月期間,每逢周末晚上,都會舉行一場祭祀——來到這兒的觀眾,可以把一條冰雕魚放在船上,獻給二百多年前的漁民。這是Emily McDaniel建構的裝置作品《Four Thousand Fish》,記念當年被殖民者侵害的澳洲原住民。

「nawi」是指原住民所用的樹皮獨木舟,這作品正訴說他們的故事。1790年,來自歐洲的殖民者在悉尼海岸一天 內捕撈了4000條魚,一下子破壞了先民們一直努力維持的海洋生態平衡。殖民者這自私的舉動,不只帶來一場生態災難,也在原住民歷史裡遺下了不可磨滅的傷害。二百多年後,藝術家邀請觀眾用海水製成冰雕魚,再把冰魚獻祭予歷史中備受迫害和剝削的先民。冰魚在白晝的太陽和晚上的柴火熱力下慢慢融化,流入大海,象徵把入侵者搶走的資源償還給大自然。而這一個詩意的循環,也代表了今天人們對侵略史的正視與歉意,嘗試給歷史留下的傷痕療傷。

在市郊的St Bartholomew教堂和墳場裡,則設有受原住民文化啟發的裝置與表演作品《Broken Glass》。五位藝術家Lily Shearer、Liza-Mare Syron、Aroha Groves、Andrea James和Katie Leslie則把原住民的喪葬儀式以當代手法重新呈現,化為裝置作品和演出,探討先民們對死亡、痛苦、哀悼等事物的概念。當殖民者踏上澳洲大陸,基督教信仰也隨之傳入,並成為社會主流,而原生文化與信仰則被排擠、邊緣化,甚至被視為「野蠻」。一如其他地方的殖民歷史,西方文化入侵後,便衝擊和破壞了原住民的信仰與傳統。原住文化是否就無繼續堅持下去的價值,只能成為外國遊客尋幽探秘的噱頭?當然不是。藉著這件作品,我們也許能重新審視澳洲一些過往被忽視的本土傳統信仰,一些被低估的信念。

除了殖民歷史,藝術節的展覽也呼應著當代生活。在市中心市政廳裡的《Jurassic Plastic》,便是由一日本藝術家Hiroshi Fuji用五萬件廢棄塑膠玩具組成的恐龍雕塑群,以探討現代人講求快捷卻又浪費成性的生活方式。這些曾經受人喜愛的玩具,為人帶來無數珍貴的童年回憶,現在卻只是色彩繽紛的垃圾,在藝術家手上組裝為恐龍標本,變成另一種只屬於過去的殘骸。在即棄成性的現代社會,沒有甚麼東西值得珍惜,沒有東西不可丟棄。再珍愛的童年玩具,到頭來也不過是一種消費媒介,在賣出的瞬間失去價值,成為隨手可拋棄的東西。這件裝置作品,以可愛卻又尖銳的姿態向觀者拋出問題,叫人質疑現代社會裡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

藝術作品,有時是畫廊內、藝術館裡叫人摸不著頭腦的新概念,又或者是需要靜下來好好欣賞及深思。但與此同時,藝術有時也可以簡單直接地與觀眾溝通,與生活有著緊密的聯繫,甚至叫一般人也能好好享受其中,悉尼藝術節便是一個好例子。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盧廣被帶走(上)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1999年,中國經濟發展20年,徐剛出版《沉淪的國土》一書,描述中國被破壞的生...
Feb 13, 2019

【雕文嵐女】大城市小鄉村的藝術盛事

回顧2018年受邀的展覽中,以在法國里昂的光影節(Lyon Lumieres)和在中國四川的廣安田野雙年展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不只是個人創作...
Feb 12, 2019

遊戲如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

持續聯繫(Constant Connectivity)已經成為21世紀人際溝通的標誌,隨著科技迅速發展,嶄新的互動數碼平台正不斷被引入社會。...
Jan 28, 2019

羅伯特.勞森伯格的藝術哲學

羅伯特.勞森伯格是美國戰後前衛藝術的重要成員,活躍的藝術運動者,一直被視為五十年來最多元、創新的藝術家。最近香港佩斯畫廊舉行「羅伯特.勞森伯...
Jan 25, 2019

【仁云亦云】人生下半場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
Jan 21, 2019

水墨糅合當下現代化——馮鍾睿「悟:1998-2018」

已屆八十四歲之齡,現工作及生活於三藩市的中國當代抽象先鋒馮鍾睿,剛於上月24日完成他在香港世界畫廊舉行的最新個展「悟:199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