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與時代共存的漫畫—— 《丁丁歷險記》展覽「 The World of Tintin」

文、攝:木瓜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丁丁歷險記》是一部風靡全球的比利時漫畫,或許香港人對它不大熟悉,但它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受歡迎的歐洲漫畫之一,在比利時甚至設有埃爾熱博物館來紀念作者。《丁丁歷險記》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它與時代緊密扣連,為時代作了紀錄。今次埃爾熱博物館和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就將丁丁的展覽帶來香港,利用漫畫的複印本和立體模型等展出《丁丁歷險記》系列其中8個專輯,分別是《丁丁在美國》、《法老的雪茄》、《藍蓮花》、《破碎的耳朵》等。

生平、時代與創作

甫踏入展覽場地,就見到有關埃爾熱(Herge)的生平簡介。讀《丁丁歷險記》,就體會到故事內容與作者身處的時代有極大關係。1928年,埃爾熱任職於《小二十世紀》報社;1929年,開始創作漫畫人物丁丁、這位比利時記者和他的小狗米魯,並刊登於副刊《小二十世紀》中。那時歐洲正感受到蘇聯共產黨的威脅,故首部作品《丁丁在蘇聯》講述丁丁在進行如何在蘇聯的監視下進行採訪及調查,並揭露共產主義的真面目。當中有濃烈的反共色彩,所以至今仍未有中文翻譯版。而《丁丁在剛果》,似乎就是透過故事來宣揚當時濃烈的西方殖民情緒。埃爾熱初期的創作,都是旨在向孩子作保守的意識形態宣傳;但其系列作的轉捩點,在《藍蓮花》可略窺一二。

在作者生平簡介中,提及1934年,埃爾熱認識了中國青年張充仁,為他往後的創作帶來關鍵性的轉變,尤其對《藍蓮花》的創作影響甚大。當時西方對中國的一切感到十分陌生,對其總是充斥著許多錯誤的觀念,總覺得中國人愛拖著辮子、會吃燕窩、將孩子扔進河裡的殘忍民族。與張充仁的相識,糾正了埃爾熱錯誤的想法,他自此亦竭力在創作前作大量資料搜集,冀可在地理和文化上作準確描繪,亦企圖改變以往作品的固有模式和鬆散的故事結構。《藍蓮花》創作於1934年,取材於當時日本侵華的背景,描述丁丁搗破日本間諜運毒至中國的故事,當中流露出對日本侵華的批判思想。而丁丁代表的人文精神的一面,亦從這部作品開始滋長。

熱情和執著

這展覽將焦點集中放在埃爾熱的創作態度上,他對創作的熱情和執著,以《月球探險》為例,埃爾熱可以為了搜集資料而特地設立埃爾熱工作室。而展覽中各處皆羅列字句,說明作者對這部作品的感覺和熱情。同時亦透過展示漫畫的複印本,解釋丁丁如何從黑白過渡到彩色,作者所採用的顏料和創作方法,這些都是吸引觀眾的地方。

未能呈現精髓的遺憾

《丁丁歷險記》這部作品系列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如反法西斯的《黑金之國》,為何在二戰時被迫停刊;為何連載的《金鉗磅蟹販毒集團》會令埃爾熱在戰後備受爭議。它既是一部與時代共存、緊密扣連的漫畫,作品當中的精神如何因時代生成,其目的對讀者產生何種影響?這種種關節,若能覆蓋及深入探討,必能更啟發觀眾。

相較起埃爾熱博物館,Artistree這個空間的確是細小很多,使展覽內容較難深入,對丁丁的粉絲來說可能覺得有點「不夠喉」,但對於初認識丁丁的觀眾,就足以就此建立對丁丁的印象。展場旁還設有精品店,想進一步認識這部作品的觀眾,可在此購買或試閱丁丁歷險記的各部漫畫,除此之外,也能在展場內收看動畫,邂逅丁丁。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8, 2018

吳山專與英格 以觀念與物理建構的藝術世界——漢雅軒「引用!引用!引用」

漢雅軒是當電梯大門在四樓打開第一間映入眼簾的畫廊,然而今次甫開門,帶來了疑惑是否按錯樓層,怎麼跟以往眼熟的門面截然不同呢!這次的佈展可謂極盡...
Apr 16, 2018

創作,也許是為了溝通?——「邂逅!山川人」

平日行山都會經過川龍,唯今天行經見到處旗幟飄揚,看來和平時不一樣。現時在此處正進行著「邂逅!山川人」,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MAD)聯同多...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Apr 12, 2018

當我們在說一帶一路,其實在說甚麼?

自從幾年前開始,「一帶一路」儼然成為一個萬能key。投資?一帶一路啦!買樓?一帶一路啦!發展?一帶一路啦!這四個字,仿如點石成金的神奇咒語。...
Mar 29, 2018

悉尼藝術節:藝術也能眾樂樂

老實說,我們都不瞭解甚麼是藝術,尤其是概念先行的當代藝術。光亮白淨的牆上整齊地掛著一幅幅作品,藝術愛好者評頭品足解釋得頭頭是道,但如果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