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南天》以圍讀方式演出,除了是一次創作實驗之外,也是一次香港人歷史和身份的探索之旅。

探索身份 摸清前路
《一水南天》說的雖是20世紀初,一名潮州苦力在香港的奮鬥故事,但導演溫廸倫卻認為,好的作品必需能緊扣觀眾生活,主題和故事都要令人感同身受,令當代觀眾產生共鳴。編劇及作詞張飛帆則說,今次創作是要探索香港人身份的由來,從而指示出香港將來要走的路:「今日的社會很紛擾,但回看來自五湖四海的前人,如何在物質匱乏的情況下,靠自己雙手打拚出香港的成就,就知道『不認命』和『企硬』,才是真正的香港精神。而《一水南天》正正就是一個對抗天命的故事。」溫廸倫指出,觀眾可以從《一水南天》中找到很多不同的音樂風格,情形就如香港的組成一樣,包含本地和很多外來文化、語言和生活習俗,慢慢匯聚成今日的香港:「香港的生活環境,高度的華洋共處是世界獨有的。就如劇中不同風格的音樂會呈現出不同的顏色,調和起來卻成為獨一無二的色彩。」

既要呈現20世紀初的香港碼頭景象,又要有不同風格共冶一爐的音樂,整個製作規模必然相當宏大。作曲及編曲劉穎途表示,做一個具「大氣魄」的史詩音樂劇,正正是他們的目標。然而不論是香港還是百老匯,這類大製作都愈來愈少。加上日、韓甚至中國大陸的音樂劇發展均如日中天,製作史詩式音樂劇是否就可以令香港音樂劇突圍而出?張飛帆認為,除了自己跟大部份香港音樂劇人都是受《孤星淚》的啟發而愛上音樂劇之外,更相信震撼人心的大型音樂劇是人文精神的載體,他說:「香港本身有良好的音樂劇土壤,除了比其他亞洲地區更早接觸和發展音樂劇外,我們還有很多歷史題材、詩詞和粵曲傳統作為參考。目前需要嘗試挑戰一下自己,將多項元素整合,創造出獨特的音樂劇。只要能觸及到人性和人文精神,具普遍性的題材,必定可以做出好作品!」 

陳一水,真有其人?
如《貝隆夫人》般以歷史事件或人物作為素材,在西方音樂劇有不少好例子,那《一水南天》中的男主角陳一水是否真有其人?張飛帆解釋說:「劇中主角陳一水啟發自泰國華僑陳慈黌 (1843 – 1921) 和他在東南亞經商的事跡,但故事卻是虛構的。」人物雖然虛構,但故事所發生的時代背景,即1920年代的香港,的確發生過一次米荒,張飛帆續道:「當時由於一戰剛結束等外圍因素,加上香港人口增加,又有米行在背後囤積居奇,雖然時間不算長但在香港確實出現了一次米荒。我們決定以這事件作為故事的主要背景和骨幹,但就與陳慈黌的時代有所出入。」戲劇創作常以現實加上想像,才出現既令人信服又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今次三位創作人經過一番資料搜集,豐富了劇中的情節:「劇中有首『米價開盤戰』歌曲,有如現代的股票買賣,雖然細節是想像出來,但米行交易所確有股票市場的雛型。另外也請教過大學教授關於米的買賣單位、開價、品種等,並以這些資料創作成〈問米〉一曲。」

圍讀,還是演出?
1983年,著名音樂劇 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 (港譯《點點隔世情》)在外百老匯以工作坊形式首演,當時只上演了第一幕。幸好,導演溫廸倫向我們保證《一水南天》的歌曲和劇本均已經準備妥當。既然創作已經完成,而演出又是個「圍讀」,那還有甚麼需要準備?溫廸倫解釋說:「演出最希望是觀眾能充分接收故事和所有歌曲,同時亦有適量的舞台調導,演員更不會全程手持劇本。」看來觀眾也可預期一定的舞台處理,然而溫廸倫卻也指出今次只是創作的一個階段:「即使經過四年的創作和修改,作品都算不上完成,希望圍讀演出後可以多聽意見。正因如此,我們選擇在較小型,又跟觀眾很接近的黑盒劇場上演,方便演出後交流意見。」

花四年時間,創作人仍然相信作品有改善空間,今次演出只為提供試煉的機會。到底是甚麼驅使幾位創作人花這麼大的心力去創作一個音樂劇?溫廸倫說:「過往香港演出一般是有演期或資金才開始構思,我認為有點本末倒置。既然萌生了一個好故事的念頭,就應先放下現實考慮,冒一次險。當時機一到,仍然可以將準備好的作品推銷。」然而這個創作過程,可謂充滿掙扎,張飛帆說:「每次會議都印象深刻,『大聲討論』經常發生。每次在劉穎途的錄音室都感到絕望,但經過了一晚時間的努力又總會見到曙光。問題包括敘事、處理、手法、概念等等。例如第一首歌曲,就總共出現過27個版本!」但這些共同去創作的機會,劉穎途是非常珍惜的,他說:「十多年前曾經跟張飛帆創作過一個音樂劇,寫了4至5首歌,但整個創作過程竟然完全沒有見面。這樣的合作方式實在不可取!」

未來展望
既然今次演出只是中途站,三位創作人對作品有甚麼展望呢?劉穎途和溫迪倫都深感業界一般人都需要身兼多職,無法集中排練,實在阻礙了香港音樂劇的發展,溫迪倫說:「我唯有要求自己,要提高作品水準,高到能令政府或私人投資者都願意投放更多資源去促成製作,看看能否因此而改變業界生態。張飛帆也有相近的使命,他說:「希望藉今次的創作過程,能啟發香港原創音樂劇的發展,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得比韓國好,香港可以成為亞洲的倫敦西區或百老匯!」最後,溫迪倫亦提出了實質的期望:「我對劇本好有信心,希望完成圍讀演出後可以吸引到資金,搬演一個完整製作。香港人精於計算,但在藝術創作上,卻必須冒險,才有機會突破!」


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日期: 15-16, 20-21, 23/12/2017 (19:45) / 17, 24/12/2017 (14:45)
地點: 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票價: $22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設計師-音響
劉穎途 (Stoa Lau)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舞台音響設計及音樂錄音。

......
溫廸倫 (Bee Wan)

溫廸倫擅長從舞台美學角度切入創作:如《非我-光影之間》是一個沒有演員的演出,2000年首演於荷蘭,後獲邀於澳門藝穗節2001再度演出,2006年再於香港演出進化版。與來自英國、荷蘭、德國、巴西、智利及香港等地的藝術家,創作多媒體製作《蛆》﹝2001﹞;與荷蘭SILO劇團合作,於石硤尾下邨及葵青劇院前空地製作環境劇場演出。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張飛帆 (Cheung Fei Fan)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及電視系,香港舞台及電視編 劇。現為劇場空間市場總監、楚城劇團創作總監、楚城文 化有限公司創辦人。 

......
演戲家族 (Actors Family)

香港音樂劇旗艦劇團,成立於一九九一年,以獨立非牟利方式運作,自九九年起,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顧名思義,演戲家族是舞台工作者的大家庭,一直以來,堅持在「家」(劇場)中發展,以圓熟的舞台技巧和對生活的熱忱,創作以香港人為本的劇目;大部份的製作均為本土原創劇與大型音樂劇,亦不乏小劇場的實驗演出,取材源自生活,貼近群眾,普及與藝術並重。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