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本文轉載自2017年11月號(vol 76)《△志》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呼應力? 原來,觀眾的確是用眼睛來投票,說餓了, 想看多一些這麼認真的繪畫。正如楊東龍所說:「繪畫的表達不是語言的表達,繪畫始終要靠『睇』。……事實上,畫裡面另外還有一些東西:是有關純粹的,在說感覺的東西……」1。這二十年來,香港流行裝置,以觀念為前提,再給新媒體嚇唬了一番,餵給觀眾吃的都是文字和語言。靠「看」的藝術展覽,還真不多。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敢明言。這次的「投票」自有公道在人心。
說起「感覺」,自我大學習藝以來,就不敢多談。在學院裡,學習當代藝術有限期。四年學士,兩年碩士,沒有冠冕的論文和速成的標準作品,能跨得出這個象牙塔嗎?在知性的閱讀和理性的批判思考下,我們不敢進入「含糊的空間」。我給訓練得凡事要問「為甚麼」。離開學院後,我反問為甚麼要那樣才是學藝術。直到近幾年,有人在身邊再提起「感覺」和「含糊的空間」,我才明白,這些地帶需要半輩子甚至一輩子去琢磨才會通透,可惜大家都捨不得投入這麼多的時間和耐性。恰恰,這正是東龍吸引我的地方,他捨得。
在與東龍見面前,我不斷地強調,本人不是畫畫的,也不太懂,只覺他畫中的空間很吸引。其實,我們談的大多是感性方面,東拉西扯,偶爾才談起作品。我何苦事前先替自己解脫呢? 「局限來自於理解。因為人很怕不理解,又或者是想令其他人去理解。但甚麼是理解?理解是對一種知識的掌握,但有沒有必要?我覺得繪畫可以在這方面做些事。」2,東龍的話又一次打入我的心坎。對呀,做藝術教師久了,生怕看不懂別人的作品。我似懂非懂地進入他繪畫的世界,可能是在想自己的事,和他本來的想法無關。那何不自在一點?作為觀眾,我也應該和畫家一樣: 「要冒一個險,就是不知道繪畫的人究竟在畫甚麼。」3
東龍為人低調,不擅言,但是擅長思考。繪畫是他「說話」的方式。他從其他人或事中獲取靈感,同時也把自己投入在繪畫中,辦展覽給別人「看」。他說得很謙虛:「不是單方面在當中拿取東西。……亦希望能夠給予一些東西放進去。」。當下藝術,鼓勵藝術家走到社區去做作品,學生們不問青白也跟著做了,卻搞不清楚自己是在做善事,還是在應付功課,或是順著潮流走?但是,以上的理由都與藝術無關。不懂得別人需要的施捨是虛偽,沒有人生歷練的作品更顯得無力。反看東龍的作品,要講的「話」,先存放在腦海裡多年,他經常說:「這個顏色/作品,是它自己要跳在畫面的,不是我決定的」。這種對作品細節的尊重,把藝術家自我放下的態度,本身就是一種修養。沒有天公的造美和農夫的努力,哪有好材料給釀酒師發揮。
「繪畫也是一種生活方式,藉着這方式,我和社會、人際倫理產生關係及互動。」4 他說得坦蕩蕩,話如其畫,畫如其品。


註 1, 2, 3, 4 楊東龍的繪畫隨想筆記。2017年7月。未出版。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楊東龍 (Yeung Tong Lung)

楊東龍生於1956年中國福建,1973年定居香港。1986年舉行首次個展,同時繼續和同期畫家聯展。作畫之際,他平日也替室內設計師、攝影師、導演等繪畫壁畫或背景畫。楊東龍的畫曾在香港、北京、日本、美國和瑞士等國展出。他的畫被收藏在香港藝術館,香港經濟貿易辦事處日內瓦分部;同時也被日見增多的私人藏家們收藏,其中包括巴黎Sylvain&Dominique Levy的「DSL收藏」。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11, 2017

光的旋律《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陳一云

燈光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是藝術作品中的必需品。如何運用燈光,無論是劇場演出或畫作展出,與作品的配合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問題。燈光的重...
Dec 11, 2017

當價值與立場,不再鮮明如昨——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

關尚智於馬凌畫廊展出的最新個展「藍是新的黑」,延續其一貫機智的幽默感和敏銳的批判性,風格更見成熟和多元,作品媒介以裝置和影像為主,展覽題目中...
Dec 08, 2017

「老辣橫行胡鬧有之」——王公懿個展「湖光山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用來形容王公懿的作品《桃花灼灼》再恰當不過。走入展廳,很難不被《桃花灼灼》吸引,這一多聯宣紙畫作高達2米,長達8米...
Dec 01, 2017

Spring workshop告別作「共存」Tiffany Chung及田中功起 編織香港近代史

Spring Workshop最後一個展覽「共存」,策展人李綺敏表示展覽很organic,有回顧香港歷史的含意,亦貫徹Spring向來策展方...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