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文:阿彬 | 圖:唐健哲(劇照)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1月號(vol 76)《△志》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本刊藉此機會訪問導演陳恆輝,談卡夫卡,談創作此劇的過程,談重演的因緣際會。

演員進化
經過這許多年後,今次重演的劇本並沒有太大變動,演員方面則有兩個角色有所更換,分別是男主角馬克斯.布洛德及卡夫卡妹妹,「若談及變化,我認為是這些演員對劇本的理解有所不同了」,陳恆輝發現在排戲時,原有舊班底演員變得成熟了,他們會帶領新演員入戲,主動了解對方,對劇本上的情節有更深刻的理解。「在這差不多接近十年的時間,演員自身的經歷也有相當大的變化,這也深化了他們的演出。」譬如戲中的《蛻變》,主人公突然由一家之主變成不知名的昆蟲,起初家人對他的遭遇感痛心及可憐,到後來認為他是個負累甚至痛恨他,到他死後就只餘下慶幸,「演員可能來自自身經歷或家人離世等事情,對這段劇情產生感觸和共鳴,演出也變得更深刻。」

創作經過
回顧當年創作的心路歷程,陳恆輝坦言只是本著對卡夫卡的熱愛而創作。在中學時透過地下雜誌認識了卡夫卡,深受他的文字感動,並開始閱讀更多他的小說,可以說是完完全全迷上了他,但他不明白如此優秀的作家,為何這麼少人欣賞、甚至認識卡夫卡,因此他創作了《卡夫卡的七個箱子》,希望透過劇作能把他介紹給觀眾認識。

這劇作恍若介紹卡夫卡的作品,但又不受限於特定作品,故事是由卡夫卡生前好友馬克斯.布洛德作主線,串連其筆下不同的故事。誠然,要把卡夫卡這許多作品作完整交代未免強人所難,而這也並非陳恆輝的原意,「要鉅細無遺地交代的話,可能一晚只可以做到一個故事」,所以只抽取一個整體概念「這做法是希望引起觀眾的興趣,令他們為發掘更詳盡的細節,會自行去細讀原著。」

《卡夫卡的七個箱子》是編作劇,由導演與一眾演員共同創作,故演員亦有需要認識卡夫卡的作品。為此導演按著每位演員的性格分配適合的作品閱讀,如較有耐性的可閱讀長篇小說,較忙碌的閱讀隨筆。然後一同開會討論,分享閱讀所得及對卡夫卡的認知,將之整理編輯後便形成了這齣戲的劇本及觀眾入場時獲得的導賞手冊。​

演員進化
經過這許多年後,今次重演的劇本並沒有太大變動,演員方面則有兩個角色有所更換,分別是男主角馬克斯.布洛德及卡夫卡妹妹,「若談及變化,我認為是這些演員對劇本的理解有所不同了」,陳恆輝發現在排戲時,原有舊班底演員變得成熟了,他們會帶領新演員入戲,主動了解對方,對劇本上的情節有更深刻的理解。「在這差不多接近十年的時間,演員自身的經歷也有相當大的變化,這也深化了他們的演出。」譬如戲中的《蛻變》,主人公突然由一家之主變成不知名的昆蟲,起初家人對他的遭遇感痛心及可憐,到後來認為他是個負累甚至痛恨他,到他死後就只餘下慶幸,「演員可能來自自身經歷或家人離世等事情,對這段劇情產生感觸和共鳴,演出也變得更深刻。」

作品解讀
劇作除了闡述故事情節及作者原意,觀眾自己也可產生不同的解讀,「故事只是個包裝,看的時候不單止是美學的事情,內裏的核心是我們生活日常也會遇到的。」陳恆輝認為在今日重看卡夫卡,仍有他的重要性,並可套用到不同的情境中。他以《審判》、《城堡》兩部小說為例,《審判》的主人翁一覺醒來後不明所以遭到拘捕,陷入無解的官司中,做盡一切也徒勞無功;《城堡》內的土地測量員希望進入城堡裏,但卻不停繞圈難以進入。不少讀者會問《審判》是否批判政治,代表難以透過機制尋求公義,或《城堡》會否屬神學問題,城堡象徵神,而人永遠難以找到衪,他認為這種種解讀呈現了作品的開放性,放諸現實也與我們的社會相關,而這正是卡夫卡的魅力所在。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2017年版)
日期:    24-25/11/2017(20:00)25-26/11/2017(15:00)
地點:    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票價:    $16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陳恆輝 (Andrew Chan)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導演,獲頒藝術學士(榮譽)學位,憑畢業作品《浮石傳》獲校內傑出導演獎。2009年憑《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獲得「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悲劇∕正劇)及「第一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2011年憑《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提名「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2013年憑《終局》獲「第五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2,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四)

上一篇和大家談過吹管樂組,今篇和大家談談敲擊樂。中樂團的敲擊樂組陣容龐大,通常會有四至六位成員,差不多是西方管弦樂團敲擊樂組的兩倍。為甚麼要...
Nov 16, 2017

卡夫卡身後秘史——愛麗絲劇場實驗室《卡夫卡的七個箱子》

獲奬無數的《卡夫卡的七個箱子》自2008年首演後,九年以來只在學校及外地演出,並未在香港作任何公演(除2009年重演外)。今年難得載譽重演,...
Nov 13, 2017

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港樂奏出色彩瑰麗的法俄樂章

港樂在梵志登的帶領下不斷帶來令人驚喜的音樂會。譬如即將於十一月中舉行的喝彩系列音樂會,其中之一是瑞士指揮大師杜托華,與鋼琴家魯根斯基帶來的一...
Oct 26,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三)

這一篇想談談如何編寫樂曲中吹管樂的和弦。上篇提過中樂團的拉弦樂組在演奏和弦時效果沒有西方弦樂團般理想。但用拉弦樂組配合其他樂器演奏和弦有時就...
Oct 19, 2017

台灣音樂的聲音《樂見台灣- 作曲大師之夜》——簡文彬、林惠珍、高雄市交響樂團

在古典音樂界的國際舞台上,多年來也由西方人主導,或多或少也與文化背景及教育程度相關。而在近年來文化風氣及教育普及下,不少華人逐漸登上國際音樂...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