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是創造,亦是破壞—— 李競雄個展「按需暴力」

文:林琬娸 | 圖:安全口畫廊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1月號(vol 76)《△志》

中國年輕藝術家李競雄的藝術實踐帶有濃厚的實驗色彩,最近在安全口畫廊的個展「按需暴力」中以拼貼和裝置等技巧創造一個充滿殘酷和毀滅的後災難世界。

來到展覽現場,觸目所及是一件件燒至焦黑之物,被斷肢殘骸的人體形像,尖銳比喻當下中國的社會現實——社會上的壓抑與暴力,皆由工廠式教育、經濟和政治上的不公所引起。而藝術家以為,藝術的創作過程也可以是一場暴力,「我在創作中經常使用火來完成作品,通過這種激烈的工作方式,它能迅速讓物質達到一個損壞的狀態,破壞與創造其實非常接近。」他便藉由體無完膚的燒焦物,建構一個看來奇幻卻真實的殘酷異境,抒發出他對社會體制帶來的暴力一種深切的無力感。

今次為李競雄在香港的首個個展,談及這次展覽的契機,他表示和安全口畫廊的Anthony、Aenon於一年前就敲定了這次展覽,「很高興最終方方面面都進行得很順利。香港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在今天,她也是全球最重要的藝術發生地之一,希望在將來我的作品能和這座城市發生更多的關係。」李氏給人的感覺是蠻隨意隨性的,關於這次能和畫廊聯繫上並合辦展覽,他坦言:「做作品的時候是很自由的,但和畫廊及機構的合作方面,還是會比較配合,不會太隨意隨性。我深明藝術家的作品在離開工作室後需要很多人的協助,來幫助藝術家把他的訊息傳達出去,所以需要在尊重藝術的前提下形成有效的配合。」他介紹是次作品的設計概念,「一開始也沒有特別明確,但是隱喻意識到一些跟『暴力』有關的問題,所以開始了邊工作邊修改的狀態。最終呈現出的氣質還是比較統一的,也比去年的一些作品更加深入。」

在過去的展覽裏,李氏有作多方面的嘗試和探討,他分享到當中他最喜歡的主題及最想在創作之中表達的元素,是藝術與真實世界之間的張力,以及它帶給觀眾的既陌生又熟悉的情緒,讓人們意識到這個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性。「我在創作中經常使用火來完成作品,通過這種激烈的工作方式,它能迅速讓物質達到一個損壞的狀態。破壞與創造其實非常接近,我也希望將這種理念通過作品傳遞給觀眾。」因為作品本身並不是文本性的敘述內容,它需要觀眾與作品進行非言語上的溝通。他最希望作品能讓觀眾得到不同層次的觀感,可以是共鳴,甚至是質疑。他參與各式各樣的創作,如油畫及裝置藝術等,然而他把這不同的媒介融滙貫通。在他來看這些材料本身都有各自的合理性,而他所做的是要在這種本質的合理性上去追求視覺上的合理,從而讓觀眾感覺到一種真實存在的可能。綜觀是次展覽所用的材料,李氏並沒有刻意的去追求創新,這更顯出他的信念——「材料本身是會說話的」。他闡述這其中的關鍵是「我的工作方式都是一種混沌式的,並不會以一個明確的想法開始,也不會以一個明確的想法結束。不同的材料組合在一起,就像寫詩一樣,彼此間會有碰撞。關鍵在於,對材料的廣泛採用之後,我自己的態度能否在作品中最大程度的保存下來。」李氏一直在實驗與實踐中去創作,他坦言有時做到最後連他自己也無法確定當初的動機,但卻循著一種自然而然的感覺一步步完成自己的想法,「只要感覺對了就可以跟著走下去」。

李氏在感性的同時,他對作品中的細節也有要求,在理性與感性的收放間,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讓人產生最原始、衝動的刺激。李氏多在國內如上海和南京辦展,在面對不同習俗和地區文化時,他認為這樣能更認識自己「藝術家最需要明白的就是自己是誰,自己能做甚麼,然後才是藝術能做甚麼。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天賦和缺陷來到這個世界,我想作為藝術家敏感的地方,來自於他知道自身的天賦與缺陷在哪裡。」李氏以不同的形式解讀和保存中國文化和東方哲學,展開並融合了前衞創作的形式。在他看來是一種對中國社會的歷史和複雜性的重新審視,他就是一直以這種後歷史的實踐態度,嘗試將其與人的視覺感官相刺激,以生出一種新的感性和探索的態度。對於這種不斷前進,不斷有新的歷史產生的時代,李氏個人的理解是,縱然失望,卻也不是消極,他將歷史視為一種參照,回歸到對原生態的思考,於此,原來的失望反倒變得積極。

當回想在設計和創作的過程中,他說最令其印象深刻的是領略到當中有很多人為展覽做出了各種各樣的工作。「我想一方面是他們熱愛藝術,願意與藝術家一起工作。另一方面則是他們也很信任我,所以我很感謝。」談到他下一步的創作大計,「今年做了兩個個展,最近在休息。我希望在調整完狀態後,能尋找到下一個創作目標,預計是一些大尺寸的平面與雕塑作品,以即興的形式來完成。我想試試很多人一起完成作品的工作方式,類似一種即興的演奏。尺寸會變得更大,視覺上會變得更加樸素。」最後作為新生代藝術家,李氏更和有興趣從事視覺或裝置藝術的人建議:「我以前在學校教書的時候,就一直很希望我的學生們能對藝術發生更多興趣,並走上這條道路。這條路確實挺難,對綜合能力要求很高,今天的藝術世界看上去也是壁壘重重。但是不需要害怕,開始行動是最重要的。」


李競雄「按需暴力」
展期:    即日至4/11/2017
時間:    11:00 - 18:00 (星期二至六)
地點:    安全口(香港仔田灣興和街25號
地點:    大生工業大廈3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李競雄 (LI Jingxiong)

李競雄生於1987年,現於上海和南京生活及工作。他的個展包括:「野獸54」(空白空間,北京,2016)、「最長的一碼」(歌德學院九平米美術館,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上海,2015)、「項目2015:時間奧德賽」(A307,北京,2015)「LeJX」(空白空間,北京,2014)、「南方舞廳」(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南京,2013)。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