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尋找生活中的童話 油街實現「矚目登場」 :程展緯《擬人法的寓言練習》、尹麗娟《收集月光》

文、 攝:阿角 |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藝術是反映現實的鏡子,亦是發揮想像力的遊樂園。藝術家程展緯與尹麗娟,在油街實現「矚目登場」系列計劃中,從生活提取靈感,化作藝術作品,悄悄散置在油街實現各個角落,甚至藏於街頭巷尾之中,等待觀眾發掘生活中的詩意。

程展緯:《擬人法的寓言練習》

擅長用藝術介入社區的程展緯,將英國作家王爾德筆下童話《快樂王子》變為香港社會的縮景。「我覺得《快樂王子》正正就是很典型用禮物經濟的概念,不停分享一些東西的故事。」藝術家解說道。「快樂王子生存的環境,正正是不允許他不快樂。他死後,國家為他立了一個像。我覺得這是很痴線的……我覺得這也很接近當下的環境。」延伸自童話,這次在油街實現展出的作品分為四部份:用雙面膠紙造的白色烏鴉、把五毫子放在導盲釘上的「暗幣」、用一排一元硬幣劃開兩邊的草地,以及兩輛從回收紙皮伯伯手上收購、齊整得很的「解款車」。

《快樂王子》的主角是一個城市裡鑲滿金銀珠寶的「快樂王子」雕像。王子生前從未經歷苦難,成為雕像後卻目睹人民的貧苦,於是請求正要遷徙過冬的燕子,把他身上的寶石金片、甚至一雙藍寶石眼睛一一啄下,送給受苦的窮人。燕子更決定留下來陪伴失明的王子,作為他的眼睛。人們因王子而獲得幸福,但失去光彩的王子卻逃不過被銷毀之命運,燕子亦因留下而凍死,他們卻從幫助別人中得到真正的快樂……「快樂王子是一個經濟再分配的故事。」程展緯續說。「我便設想了一些與它相關的故事,比如說用硬幣來做,或者用上年Art Basel在我跟楊秀卓的展覽上展出過的『解款車』︱一個執紙皮的故事。兩者好像也是關於一些財富不均、財富分配的問題。我便從這點開始著手。」

不過在程展緯手上,原著中輕盈可愛的燕子變成一隻白色烏鴉,要透過手機的「底片濾鏡」功能,把原色調轉,才能看見牠的真身。「雀仔周圍飛、周圍發現一些事,然後說給快樂王子聽……在我一直的創作中,其實也是這樣:我在社會中發現一些東西,然後說給你們聽。在這之後半年,我很想一直飾演這個角色。」又例如暗幣,其實是把五毫子放在大小剛好的導盲釘上,呼應了故事中王子捐出雙眼後,靠燕子看世界的情節。「雀仔看見一些現實的東西轉告快樂王子,我想這個作品也一樣。在這半年間,我會留意這個故事轉化的過程。同時也希望在一個有真有假,或者曲線的角度上,去呈現一些現在我們生活的狀態。」

《擬人法的寓言練習》是「進行式」的創作,藝術家以在九四至九七年鑄造的一元港幣,把油街實現內一片草地一分為二:一邊會清掃落葉,另一邊則任由葉子堆積。「透過這個制度,你慢慢看到兩邊的差異是甚麼。」他坦言,這件作品是對回歸二十周年的回應。而兩部紥得結實美觀的「解款車」,則購自大埔一位回收紙皮的關伯伯,程展緯於去年和今年向他收購回來展出,並邀請觀眾一同競猜這兩車紙皮最後可以變賣多少錢。「對我來說,作品的過程比較重要。例如解款車,我會想知道大家怎樣想。這兩架執得這麼辛苦、堆砌兩日才滿一架的解款車,如果展覽完結後拿去換錢會值多少。它其實不只關於大埔關伯伯,很多老人家也會為這些錢去執紙皮。最後,原來這麼大型的東西,只能換某個價值的金錢,這個轉化與落差,我希望大家去思考。」回收紙皮的老人,往往未必真的急需這些金錢維生,而是因為一種對未來的不安感而勞動。這兩部解款車,多少反映出彌漫這座城市的徬徨。

「究竟香港有沒有生產寓言的土壤」是程展緯這系列作品的中心思想。寓言,看似是寫給小朋友的故事,其實往往是突顯現實荒謬的利刃。《快樂王子》除了寫王子與燕子的犧性,也寫當權者、特權階級與富人的偽善,以及他們對窮人的無盡剝削。現實中沒有快樂王子,卻充滿著貧富懸殊的荒謬。身處香港,我們又可以如何回應這樣的社會狀況?

尹麗娟:《收集月光》

而尹麗娟的一系列作品則以月光為題,以日常物品如書本、拖鞋、蔬果、罐頭、食物等等的形態,倒模製成陶瓷,並隱藏在社區生活的現實環境之中。藝術猶如月亮反映太陽光,既是模仿現實,亦反映真實。「有人將陽光當成是真實的,而月光則被稱為不真實;因為月亮不會發光,它的光是來自反射的太陽光。我覺得這種說法很有趣。我不覺得月光是假的,因為我們能真實看得見月亮在發光,而我們從小對月光都很有感情。於是我拿了這個想法,來做這次作品的概念。」

在油街實現的「盛食當灶」空間,天花垂吊下來的架上放著一列由淺至深的黃色包裝盒和食物盒,是對「月光」的模仿。廚房掛有刀、磨刨及榨汁器等陶瓷廚具。書架上擺放著的一本本陶瓷書和桌上的陶瓷收音機,也倒模自尹麗娟家中的收藏。「其實也是順著我自己一直思考的概念。例如我做倒模,也是在想甚麼是真,甚麼是假。原本的物件跟它的複製品之間有甚麼分別?當中有很多把玩的空間,例如物件的內容消失了或者大小不同了,即使形狀仍在,但它是否仍是同一件物件?」育嬰室內則放了一個陶瓷奶樽,邀請來訪的媽媽讓寶寶拿著假奶樽拍照,並跟她「交換奶樽」,以真換假。

除了油街實現的空間,尹麗娟亦邀請了附近的店鋪參與這次創作,成為作品的「展廳」。例如陶瓷豆豉鯪魚罐頭躲在街市雜貨店裡面,蔬菜檔攤有陶瓷苦瓜和柚子,素菜館有陶瓷芋頭魚,書店的門口除了熱賣讀物,也放了數本陶瓷書……「我們選了一些跟店鋪有關係的物件放進去,它們都是用陶瓷造、倒模、沒有顏色的。」比如說,她在咖啡店櫥窗放了數樽陶瓷汽水,取材自我們成長中的事物,勾起觀眾回憶。「將這些收集回來的物件攤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讓物件與作品之間產生了聯繫,這個聯繫是與我一些經驗與記憶有關。選擇了的通常都比較本土化,或者是我比較有感情的。」這些放在路邊的藝術品,不僅讓有意的觀眾在街頭巷尾尋寶,也讓平常路過的居民,意外與藝術品相遇。「例如素菜館有顧客問起作品,店主也會解釋說,現在油街實現有個展覽正在進行。我想在這附近如果愈來愈多這些事情發生,久而久之,他們也會習慣藝術會出現在他們生活空間之中。」 

 

「矚目登場」系列
尹麗娟《收集月光》
程展緯《擬人法的寓言練習》
地點:油街實現
日期:即日至31/8/2017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陶瓷
尹麗娟 (WAN Lai Kuen, Annie)

尹麗娟生於香港,曾於前香港理工學院修畢設計文憑及高級陶藝課程,1997及1999年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取得學士及碩士學位。其後一直致力藝術創作。現任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講師。尹氏曾參與多次本地及海外展覽。

......
藝術類型: 藝術家
程展緯 (Luke Ching Chin-wai)

1972年出生於香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碩士課程,是本地活躍的概念藝術家,多年來在創作人和城市觀察者這雙重角色之間遊走,透過藝術形式向公眾展示觀察者的發現,創作出超越形式和限制的作品。他以獨特的論述系統加上個人的幽默風格,回應城中政治及文化上的衝擊,並予以提問。他於過去二十年間,參加多個海外展覽和駐場計劃,包括紐約 PS1 藝術中心、英國 Blackburn Museum and Art Gallery、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等。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