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本文轉載自2017年7月號(vol 72)《△志》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前,眼睛花了,我才驚覺這十年的生活習慣都給電腦控制了。最近,開始練習逃避屏幕,電郵也不會馬上回覆,不僅可以讓眼睛休息一下,也有時間想想別的事。不追看手機時,腦袋的空間有了彈性,可以伸展,寫起文章也較流暢。翻看隨機抽出來的書籍、文章、段落,那種刺激、互撞和互補,更有點像與命運對話般,只待時機成熟,那些文字就成為所需要的知識、靈感充溢上腦。記憶回來了…

最初看書的因由,是我哭閙著不上幼兒園,母親又忙,只好把我托在新華書店管倉庫的朋友那裡,唯一能解悶的玩具就只有「小人書」,有紙筆就摹畫女仕的瓜子口臉,衣帶裙褶,叫不出古代四美的名字,卻記得她們的衣飾。直到會認字,才著迷追看《封神榜》、《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等神怪故事,章回小說。那些書圖大字少,一集集地追下去,上癮程度不下於現代人追捧韓劇。也許那是上天給我播下的中國歷史種子吧!移居香港後,家窮,頭幾年的暑假只能在公共圖書館避暑。不知道看了多少套武俠小說,誰比較出名,誰寫得好,都不重要,只要留在冷氣房內就好,把架上的書看了一遍,也開學了。到了青春期,轉看亦舒及其他作家的愛情小說,再到中三反叛期,才離開公共圖書館,分享朋友之間流傳的靈異集等雜誌。後來,又覺得要懂事了,看看經典的四大名著吧?!《紅樓夢》看了一次又一次,沒看懂,再看錢鍾書、張愛玲吧,那可都是文學呀!感覺有點虛榮…

直到大學三年級,跟著愛打書釘的師父到處跑,我才找到另外的閱讀樂趣。上至天文術數,下至地理民俗,植物生物,醫學工程,原來世界這麼大。每天釘在書局的三、四個小時總不夠用,每星期像是巡邏般,在各大書局遊走,年復一年。和圖書館不同,我們可以各抒己見,評論一番,讓我更樂而忘返。師父看書以摸過為記,一目了然。每次有新書,他總是比我早些看到。一年後,我才可以和他競爭,看誰找新書快。三年下來的尋書遊戲,我把所有的獎學金和助學金都抵上了,加上他離港前贈送的書,我家那三百平方尺的空間都撐滿了。母親居然沒吭聲,只因接收了我的一個承諾: 「將來一定不會辜負這些書。」

現在,工作室放滿了當年的木書架,陪伴多年的書按本人的愛好分類,古今中英並置。備課時,不用上大學圖書館,這裡已有最熟悉的資料庫。互聯網是這些書的好幫手,順著舊資料,我已能找到更好的圖片補充。五年前,開始警告自己別再買書,結果每次旅行回來,還是滿滿的文字書。我們這一代,還是習慣看紙印品。

不知道哪一天,書店會像現時的山貨店一樣, 變成夕陽店鋪…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