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本文轉載自2017年7月號(vol 72)《△志》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前,眼睛花了,我才驚覺這十年的生活習慣都給電腦控制了。最近,開始練習逃避屏幕,電郵也不會馬上回覆,不僅可以讓眼睛休息一下,也有時間想想別的事。不追看手機時,腦袋的空間有了彈性,可以伸展,寫起文章也較流暢。翻看隨機抽出來的書籍、文章、段落,那種刺激、互撞和互補,更有點像與命運對話般,只待時機成熟,那些文字就成為所需要的知識、靈感充溢上腦。記憶回來了…

最初看書的因由,是我哭閙著不上幼兒園,母親又忙,只好把我托在新華書店管倉庫的朋友那裡,唯一能解悶的玩具就只有「小人書」,有紙筆就摹畫女仕的瓜子口臉,衣帶裙褶,叫不出古代四美的名字,卻記得她們的衣飾。直到會認字,才著迷追看《封神榜》、《西遊記》、《三國演義》、《水滸傳》等神怪故事,章回小說。那些書圖大字少,一集集地追下去,上癮程度不下於現代人追捧韓劇。也許那是上天給我播下的中國歷史種子吧!移居香港後,家窮,頭幾年的暑假只能在公共圖書館避暑。不知道看了多少套武俠小說,誰比較出名,誰寫得好,都不重要,只要留在冷氣房內就好,把架上的書看了一遍,也開學了。到了青春期,轉看亦舒及其他作家的愛情小說,再到中三反叛期,才離開公共圖書館,分享朋友之間流傳的靈異集等雜誌。後來,又覺得要懂事了,看看經典的四大名著吧?!《紅樓夢》看了一次又一次,沒看懂,再看錢鍾書、張愛玲吧,那可都是文學呀!感覺有點虛榮…

直到大學三年級,跟著愛打書釘的師父到處跑,我才找到另外的閱讀樂趣。上至天文術數,下至地理民俗,植物生物,醫學工程,原來世界這麼大。每天釘在書局的三、四個小時總不夠用,每星期像是巡邏般,在各大書局遊走,年復一年。和圖書館不同,我們可以各抒己見,評論一番,讓我更樂而忘返。師父看書以摸過為記,一目了然。每次有新書,他總是比我早些看到。一年後,我才可以和他競爭,看誰找新書快。三年下來的尋書遊戲,我把所有的獎學金和助學金都抵上了,加上他離港前贈送的書,我家那三百平方尺的空間都撐滿了。母親居然沒吭聲,只因接收了我的一個承諾: 「將來一定不會辜負這些書。」

現在,工作室放滿了當年的木書架,陪伴多年的書按本人的愛好分類,古今中英並置。備課時,不用上大學圖書館,這裡已有最熟悉的資料庫。互聯網是這些書的好幫手,順著舊資料,我已能找到更好的圖片補充。五年前,開始警告自己別再買書,結果每次旅行回來,還是滿滿的文字書。我們這一代,還是習慣看紙印品。

不知道哪一天,書店會像現時的山貨店一樣, 變成夕陽店鋪…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