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構建繪畫和觀者之間的關係——訪中國藝術家李青

文:小亂 | 圖: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從2011年開始,李青就開始創作「鄰窗」系列,他將窗戶的實物和窗外繪畫結合,在今次香港的展覽,他選擇「榮發」、「凱旋」、「甜」等霓虹燈字作為窗外景觀,李青直言在一個訪客的眼中,霓虹燈字可能是最具有香港本地特色的景觀,它曾經代表了一種繁榮,也曾經作為一種資本主義的符號存在,而今日的霓虹燈帶上了一種懷舊的色彩,它和來自於廢墟的舊窗構成了一種同質的東西,成為一種衰落的表徵。當觀者與這一虛擬的景觀相望,熟悉的景觀反而生發出一種陌生感。

不僅是「鄰窗」系列作品,李青今次還通過多件繪畫、裝置、影像作品的交互與映射,重組一個新的視覺感知系統,讓觀眾能以更豐富的角度去觀看,正如李青所言:「其實一直以來我的作品都不僅僅是在經營畫面,而是着意於構建一種繪畫和觀者之間的關係。」

△:三角志     李:李青

 

△:在「鄰窗」這一系列作品中,為何你會選擇在窗上繪畫的方式呢?
李:一直以來我的作品都不僅僅是在經營畫面,而是着意於構建一種繪畫和觀者之間的關係,如何引導和介入觀眾的觀看和認知一直是我作品的主線。繪畫本身就很像窗戶,而用實物的窗子作為道具,則是虛擬了一種空間的距離感,把觀眾主體的位置和目光的路徑提示出來,還原為一種日常而恆久的觀看經驗,但繪畫的真實感終究是虛假的,這裏面就有一種間離效果,我用這種間離效果來服務於我的主題。

 

△:是甚麼契機下,你創作了這幾件與香港相關的作品?
李:這次的作品都源於我作為一個他者對香港的觀看和觀念。因為地緣政治的原因,內地的知識分子總是把香港當成一個重要的他者,通過它來反觀自身所處的現實,香港也有很多和1949年以前的中國,以及80年代以來的中國同質的地方,它和內地的城市比如上海,在不同時期有着模仿和被模仿的關係,所以對香港的觀察對於理解中國的歷史和現實顯得特別有意思。這次的項目也是緣於我和策展人崔燦燦對於這些問題的討論,我覺得他也是中國年輕知識分子當中的一種典型,所以我們決定合作做這個項目。原本還想來香港找一些素材,後來覺得沒這個必要,一是因為其實來過很多次,有了一些感受;二是我覺得這種粗淺的刻板印象其實也是一種可以利用的素材。

具體地說:首先是把香港當成了一個經濟學的現場,這也是我們在談及香港的時候首先會用到的一個角度,比如近幾年談論香港的時候經常會談到的經濟的衰退、和內地之間的疏離,或者說它在中國人觀念中的衰落,都是出自經濟學的角度,這次的作品中會有一些與此對應的部分。其次也提到了香港的地理屬性,無論是香港島還是九龍半島,都和海相對,作品中的一些部分與此相關。

 

△:霓虹燈是香港街頭常見的景象,在你的作品中,從窗戶這一角度去看霓虹燈,反而有一種疏離感或者儀式感。
李:是的,「鄰窗」這個系列一直在製造一種疏離感和儀式感,但這種疏離又是很切近的,這種儀式又是很日常的,我喜歡這種悖論的東西,它符合我們認識事物時的豐富性和我們記憶的不確定性。當霓虹廣告牌中的隻言片語被窗子的實物框定的時候,熟悉之物變成了一個有陌生感的圖像, 它的功能和語境都變得模糊不清,觀眾反而可以從更豐富的角度去觀看它。

 

△:對你而言,「鄰窗」系列是繪畫作品,還是裝置作品呢?
李:我倒並不刻意去認定它到底是繪畫還是裝置,從材料上講,它當然不是單純的繪畫,更接近裝置,很多時候我也把它們置入特定的環境當中,作為特定空間的一部分。但是這個系列所探討的其實很多還是繪畫的問題,這些問題可能更為畫家所關心,比如圖像的意識形態,圖像和繪畫語言之間的張力,再現與觀看的結構性等等問題。

 

△: 在《互毀而同一的像.兩場電影》這一作品中,情色電影在露天環境中放映,你為何會做這一如此矛盾的情景設置呢?
李:如此矛盾的情景也不是不可能在現實中出現,想像一下在放映一部露天電影時出現了情色的鏡頭,這種場景多少有些荒誕,但它也只是放大了一種現實效果而已:一旦情色變成表演,進入娛樂業和電影工業的系統,它就必然具有公共性和經濟學效用。當演員為了公眾去表演一種私密的情感,再被公眾在公共場合觀看,無論是露天還是室內,這都呈現了一種人類對自我的觀看,而海邊的風景則納入了一種對自然的觀看,這兩種觀看在人類身上有時和諧,但在當代生活中的大部分時候卻是分裂的。

 

△:今次展覽,《鄰窗.海》、《互毀而同一的像.兩場電影》、《海》三件作品都出現了海,這其中有何關聯或寓意嗎?
李:對香港這樣一個島嶼城市來講,海是一個很重要的存在,是作為這個城市繁榮背後的另一面而存在。這三件作品其實包含了自然在人類認知中的不同層次。《鄰窗‧海》中出現的中文字「海」,這樣一個詞語通過霓虹燈呈現出來,人們是忽略了它的真實指稱的;《互毀而同一的像‧兩場電影》中真正的海出現了,但它是作為人類對自我的凝視的背景而存在;影像作品《海》中出現的自然才真正成為人類注視和心理投射的對象。觀眾也許可以從這樣的差別中看到一種認識在不同的時空中經歷了甚麼,又因甚麼而轉變。

△:你的許多作品形式都很特別,您是特別着重作品形式、結構的人嗎?
李:是的,也許跟我是繪畫出身有關,形式和結構是繪畫本身最重要的東西。而我幾乎所有的作品都在關注物像、圖像、時空之間的交互性,以及語義上的迴環,這是一種特殊的形式和結構,即使是相同的詞語,也會在不同的上下文中被賦予不同的語境,是它們之間的結構關係構成了某種訴說。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李青 (Li Qing)

1981年出生於浙江湖州,現居上海、杭州。他的繪畫、裝置和影像作品往往在相似性和矛盾中尋找理性的裂隙,通過迂迴重疊的結構作用於觀者的感覺和認知。李青近年來的創作追踪廣泛發生在信息傳播、集體記憶和知識經驗中的歷史碎片化和意識形態衝突。對日常空間和圖像中的微觀政治的捕捉,對美學傳統當中的政治身份的質疑,對中國藝術在國際藝術語境之下的身份問題的觀察,使他身上體現出年輕一代中國藝術家身上罕見的歷史意識。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2, 2017

【雕文嵐女】一個人在旅途上

這兩年夏天,我幾乎都在外面遊蕩,沒有計劃的行程,只知道下機和上機的城市,途經城市的不確定性讓頭腦保持清醒,專心反而讓我更放鬆 。 十九世紀中...
Sep 21, 2017

身處內而看內——《心之內 內之外》陳建業、馮家暉、袁進女太、黃淑賢

這次聯合展覽的四位藝術家,陳建業、馮家暉、袁進女太、黃淑賢曾一同在藝術學院修讀藝術,一同畢業,四位朋友相交相知,便決定以小組形式討論創作,互...
Sep 17, 2017

表裏如一的幸福《凌駕快樂》——馮凱珊

《凌駕快樂 Eudaemonia》,是馮凱珊個人展覽的主題。Eudaemonia的意思源自希臘文,由亞里士多德等希臘古哲提出,一般翻譯作「幸...
Sep 15, 2017

《與藝術的歷史對話》新書發佈會暨 「與藝術家蕭勤對話」——蕭勤

香港藝術中心及蕭勤國際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舉辦《與藝術的歷史對話》新書發佈會暨「與藝術家蕭勤對話」,於9月12日香港藝術中心舉行。是次發佈會上...
Sep 13, 2017

陶藝家訪談——張煒詩、羅士廉、陳思光 倫敦START藝術博覽會

巨年藝廊近年來積極推廣陶藝,為本地當代陶瓷藝術及國際優秀陶藝作品提供展示平台,對香港陶藝界影響甚大。在9月份參與了歐洲舉行的兩個藝術博覽會-...
Sep 11, 2017

軟硬兼施——《布(Bu)Sheet》陳智游

在西環邨附近百年大廈地下的i-dArt,舉辦了一個陶藝展覽,鄰近的街坊街里路過落地玻璃時也難掩好奇,走進去與解說員細談一個個的陶藝展品。《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