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俗文化的對壘:評《佛‧像》

文:趙曉彤 | 圖:Festive Korea 2016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 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流行文化,泛指當下盛行的生活文化,特別是廣為大眾接受的文化產品或活動。千禧年以降,南韓成功通過電視劇、流行曲打造「韓星」、製造全球性K-POP「韓流」,以流行文化帶領國家商業經濟發展。

當代藝術少以雅俗為界,但在一般人心目中,流行文化始終與大眾較為親近,與精英文化有別。K-POP作為當代南韓流行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也可稱為當地此刻的俗文化,蘊含著極富地方色彩的當代藝術資源。韓國十月文化節上演的《佛‧像》也大量應用K-POP元素,此作難得之處,在於嘗試以超越雅俗之界的當代創作視野,藉K-POP之「俗」探討宗教商品化、宗教造像與世俗慾望等議題,同時開拓極具地方色彩的當代舞蹈語言。此作轉化通俗文化的嘗試,表現出「不俗」的視野。

以通俗K-POP解構宗教偶像化

《佛‧像》取材佛像雕塑商品化的現象,編舞由此出發,引申出對宗教神明偶像化的思考。《佛‧像》最為精彩的是它融合K-POP等流行文化元素的群舞部分,提出了宗教神像與世俗慾望之關係。K-POP是流行文化中一種相當講求舞台風格的偶像化表演形式,當它成為《佛‧像》中的宗教神像之身體語言,就有著以通俗流行文化解構神明偶像化的意義。

雖然《佛‧像》以佛像為題,但佛教神明只是一個切入點,舞作關注的是宗教神明偶像化的問題。舞作開始的時候,舞台放滿形態各異的神像雕塑,如耶穌、釋迦、關公等,戴上面具的舞蹈員以不同姿態與之互動,是神像的人形化身。舞蹈員配戴的面具不乏阿童木、The Simpsons等卡通造型,它們和耶穌、釋迦的共通處,在於偶像二字。舞作開首刻意讓卡通人物與宗教神像共冶一爐,安排化身人形的神像打鬥、相戀,大跳K-POP,其實是戲謔的手法,解構宗教偶像的魅惑。

《佛‧像》的群舞頗為精彩,一是以雜耍形式拋接彩色塑膠籃子的場面。數百彩色塑膠籃子仿如大千世界的煩惱絲。當舞蹈員集體把籃子拋向「佛像」,其後以塑膠包裝紙捆綁「佛像」,形象化地諷刺了世人祈求神佛解惑、使之窒息的情況。其後的男女雙人舞,以及結束前的群舞,進一步提出「佛相」不過眾生慾望之投射:多組雙人舞從互動變成被動的形式,正提出了信眾以己慾「塑像」之意;結束場面以流落荒島的多媒體動畫作引子,引出舞台鋪滿即棄塑膠盒子、佛像雕塑為之「淹沒」的群舞場景。由此,編舞不僅回應了佛像雕塑商品化的問題,塑膠產品之於「塑(造)(神)像」的行爲更充滿反諷意味,視造像為世人欲受憐憫、救贖之心理投射。

 

俗之(不)可耐:以流行文化開拓當代舞蹈語言的可能與局限

K-POP除了是偶像化的舞臺表演,亦是高度結合歌曲與舞蹈藝術的當代表演形式。《佛‧像》充分利用了K-POP極具動感的視聽表演形式,以多場獨舞呈現不同神明的個性。舞蹈員隨DJ的即場配樂起舞,風格各異;《佛‧像》以 K-POP混合不同舞蹈形式、武術動作,使其創造了極具地方色彩的當代韓國舞蹈語言。此作以K-POP開拓的當代藝術語言,對於整個作品反省神明偶像化等主題,有重要的作用,證明了雅俗之分不在於作品的形式,而在於創作者的視野。

然而,在全長一小時的表演中,《佛‧像》以極具動感、個性化的獨舞場面為主,這使作品在結構上相對鬆散,減弱了前述主題的反省力度。全作在應用通俗及流行文化形式方面的嘗試,是可以肯定的,但似乎稍欠自制,反過來為K-POP的強烈視覺舞台效果所牽制,犧牲了作品對俗世的關懷和警示。當代藝術創作如何利用大眾喜歡的流行文化形式,引導他們自覺思考,以俗解俗之餘,不陷入為俗而俗的圈套,似乎仍是難題。


觀賞場次:
韓國國家當代舞蹈團 – 《佛‧像》
2016年11月19日 8:00pm
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06, 2018

從澳門城市藝穗節觀看表演藝術如何旁述、介入、聯繫社會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
Apr 03, 2018

給香港訣別的歌《香‧夭》 —— 訪伍宇烈、伍卓賢

舞者進場,躍動展開,當音樂再不是預先錄製的聲軌,而是由人聲即場演繹,兩者會有怎樣的火花? 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今年舞季首個劇目《香....
Mar 22, 2018

《莎拉.肯恩三十六景》——《4.48精神崩潰》的「書寫」與「三十六景」

《莎拉.肯恩三十六景》(下稱《三十六景》)為進劇場繼2016年《莎拉.肯恩在4.48上書寫》(下稱《書寫》)後,再次將莎拉.肯恩(Sarah...
Mar 08, 2018

黑白模糊的獻祭

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過往曾讓觀眾欣賞來自歐、亞、拉、美的演出,今屆則為香港觀眾帶來16齣與非洲文化有關的作...
Mar 07, 2018

《青春的角落》: 青春,成長裡注定消失的產物

甚麼是青春?現在它與你又有多遠?在輕狂的歲月裡,人們總愛肆意揮霍;到了洗盡鉛華,不禁開始想念懷緬。它,就是這樣稍瞬即逝。台灣詩人席慕蓉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