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別和畫廊玩 “Don't play to the gallery”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做了幾場講座,聽了回應,有些問題很難一時三刻回應得清楚,也有些問題太個人化了,我想找些其他例子回應,於是有了這篇文章。

一個很實際的問題也是最多年輕藝術家的問題, 「只做自己喜愛的事,真的可以生存嗎?」我的答案一直都是:「是的,只看你到底有多喜愛。還有,你想要的是哪種生存方法?」如果一開始就預設要名利雙收,那我真不敢擔保。堅持做自己喜愛的事是一種信念,而不是一種預算。記得我在2004年籌辦藝術項目時,一切俱備,只欠東風——錢。當時在英國的項目主持人只留給我一句話:Just do it, money will come. (專心做,只要相信錢會來。)這的確很神奇,項目最後也做成了。但是中間的過程也很折磨,要寂寞地、孤獨地渡過。我也相信凡事有了限制(limitation),過程就會變得更富創意,累積起來成為下一件創作的養份。只有不停地自製養料,才能無止境地挑戰下一個目標。一切都是在螺旋狀態中徐徐上昇。

英國歌手兼藝術家大衛寶兒(David Bowie)曾在1997年「靈感」(Inspiration)訪問中講過,藝術家千萬別和畫廊玩,要莫忘當初為何要做藝術,那是因為有些東西你覺得值得做,讓你更了解自己,才知道如何和社會的其他人共存(co-exit)。他更認為,如果只為別人而做,作品一定會很差。2我非常認同,畫廊不是萬惡,但是要分清商業行為和真正的創作。這種清醒度不容易保持。有一句話,我也常問自己以作提醒:「中學時為何已專心在藝術方面而不是其他?」只因那是很純粹的喜歡。當成年人投入社會,每做一件事總有多方面的考慮,也許變得精明,但也可能是多了一層負擔。每經一事,保護膜漸厚,日子有功,初成繭,後成頑石。想動也動不了。

大衛寶兒說得好,如果你已很習慣自己在做的範疇,那麼,你還要再冒險一點,才能找到你想要的東西。3我的身邊也有一個這樣的朋友——鄭得恩。他三十出頭,讀的不是傳統藝術訓練,而是英國文學和藝術史,曾有過一份很平穩又很充實的工作,在亞洲藝術文獻庫擔任項目管理和編輯,認識了不少重要的藝術家,例如中國藝術家宋冬,伊朗導演阿巴斯,從他們身上看到對工作嚴謹,注重細節的態度,最重要的還是無私的分享。這些無私的能量也讓他知道自己的不足,更想知道當代藝術在變化迅速的年代中擔當的角色。過了五年半規律的工作和生活,他終於在2013年去英國讀創意寫作(Creative Writing)。讀完一年課程,他再花完所有的儲蓄遊歷了歐洲各大城市至2015年回歸香港。那是一條漫長的路。他說,所走的路都是在預備迎接未知。回港後,他無私地將所學傾囊在不同的場合教授、表演。只有無私才能使這個圈子薪火相傳,既可壯大圈子,亦可模糊圈子的邊界,讓更多的人進入。界別和社會才能相得益彰。

生存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一個團體,一個社會的生存。做好自己,才能為別人做些其他的事。如果總是花時間去找捷徑,為的只是自己的名成利就,到老了一定會覺得很空虛,因為你甚麼也沒做過就要離開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
Jul 12,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2)

香港教育體制一直惹人詬病,像是填鴨式教育、「考試為本」等等,讓一眾學子受其折磨。而香港教育大學作為培育新一代教師的學府,難免備受大眾期盼,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