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水墨藝博2016 大師談水墨

文、攝:Yung Sin Ting | 部分圖片提供:水墨藝博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67)《△志》

一聽見「水墨畫」三個字,容易令人想起黑白灰三色的山水,以及過半張紙的留白。初期的中國美術只論書法,及後受儒釋道影響,水墨畫方從中演變而來。於12月16至18日舉行的《水墨藝博》卻打破了水墨畫刻板形象,各個參展畫廊帶來了不同媒介所創作而成的現代水墨畫,吸引了不少收藏家入場。

展覽廳充斥著多幅傳統水墨畫、影像裝置、印了水墨圖案的布料......雲集了近百位來自兩岸三地的藝術家,筆者有幸能在展場上和劉國松、梁巨廷及朱興華談談他們與水墨畫的因緣。

率真孩子氣—朱興華

「水墨大師」多半白髮蒼蒼,帶住氣定神閒的氣韻,但初次見朱興華,離遠三丈都清晰可見的一臉笑容,笑容底下有種難以掩蓋的興奮和活力。平實短袖衫襯一件深藍色背心外套,令人想起文學作家小思。朱興華指住自己的畫作《無題》直接問︰「你覺得這幅畫如何?」

畫作鋪滿了單調的大廈做背景,樓宇前站立住三個婦人及三棟舊式磚屋。朱興華自言最喜歡觀察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細膩的情感表達。居住新界多年,見證時代變遷,由農田發展成城市,《無題》直接反映了他的情感。從前即使幾伙人共用同一個廁所廚房,仍然窮得快樂。自覺是個樂天派,但朱興華都感受到現代人不快樂,氣氛陰沈。不過驟眼看《無題》色彩簡單,有股希望隱隱從中散發出來。

他比喻畫畫構圖是處理一個舞台劇,自己編劇、自己導演、設計燈光及服裝。與之不同是一個定格裡沒有對白,需要靠角色的身體語言和表情去演繹。「例如磚屋前這位女士拍拍老友記膊頭︰『別要太擔心』」要先把故事組織好,方可下筆。劇本準備好了,就要嘗試不同畫法上演。今次他選擇了先在紙上「蓋」房子,把人物衣著、房子都畫好了,風乾後反轉畫紙,在底面掃一層層墨。似是陽光穿透各家各戶窗口一樣,一潑墨滲滿了原來的白髮和空間。

文房四寶 缺一不可—梁巨廷

文房四寶是水墨大師的命脈,梁巨廷對於紙張尤其執著。談及到展覽攤位外那幅近四米長的《游觀圖》,梁巨廷雙眼發亮,雀躍地介紹︰「韓國麻紙,尺寸夠大,可以掛之餘不用裝裱,裝裱又是另一門學問...」在字畫裡,宣紙比較常見,價錢便宜,容易購買,但原來都可細分單宣、雙宣、夾宣等多種紙質。梁巨廷笑說家中的畫紙之多大概他一生也畫不完,他買畫紙猶如別人收藏紅酒一般著迷。

梁巨廷好怕水墨畫每張像複製一樣,昨日明日都一樣,同時亦受時下美學要求影響,在大學任教設計,明白作品需要與時並進。年輕時已經嘗試過在畫中加插甲骨文仿傚西方抽象主義,他形容為「搞東搞西」,近年便嘗試加插幾何線條,似是東坪洲那些岩石層層疊疊的幾何結構。除此之外,又會把山景的遠近弄得朦糊,當中的虛實關係、前後形態不如以前直白,觀者的視線在掛畫上遊走,不斷轉移,為傳統山水畫的空間美學改寫成另一種氣韻。

小時了了 老了更佳—劉國松

小學四年級美術課畫了一幅鉛筆畫,老師拿到六年級課堂當範本。中學上學路上有兩家裱畫店,放學後常常停在門前觀摩,師傅見少年日日駐足店外,忍不住給他介紹一個老師,但劉國松拒絕了︰「要錢的?我太窮,付不起」結果,這位裱畫師傅送了他紙筆墨,給他畫冊讓他照樣畫葫蘆,教他畫畫,變成他的啟蒙老師。

初中三年級畢業作品展覽,觀眾紛紛讚賞這名「小畫家」非常出色,使他下定決心當畫家。後來到了台灣,在老師鼓勵下,還未讀高中三年級便考大學,考進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大學老師說了一句︰「藝術就是生活」驚醒了一直模仿古畫的劉國松,發現自己沒有一幅作品是從生活而來,中國畫從元朝以後就沒變化是注定沒希望,便跑去畫了好幾年西方畫。其後又驚覺西方畫不知創作為何物,都是模仿,直至欣賞到梁楷的《潑墨仙人圖》把人畫得不像人,比意大利文藝復興還要早就將畫功玩弄得出神入化,所以決定繼續研究中國水墨畫。

1966年贏了獎金旅遊,毫無沒準備到達拉薩附近,頭痛得像戴了金剛圈一樣未能一睹雪山。是以 2000年西藏大學邀請他到校演講時,他便請求對方帶他去珠穆朗瑪峰。雪山上氣態萬千,太陽照射雪峰,美景盡入眼簾。雲彩隨風飄至,擋住了陽光,令山峰時黑時白,看得劉國松完全忘我。說好了只能待半小時,最後卻看了兩個多小時,實在難以想像何等美景能使他畫了一幅又一幅雪山後仍說︰「我會繼續畫,還未畫過癮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2, 2017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
Jun 19, 2017

龐雜繁響的迷離恍惚 「楊嘉輝的賑災專輯」——香港在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主題為「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e),作為這場藝術盛事的香港代表,楊嘉輝展示的是「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Jun 06, 2017

以藝術作為事業——鄭婷婷專訪

藝術家,說到底是何種形式的存在?在中學時期,這名詞和藝術史上留名的大師彷彿劃上等號:達文西、莫內、畢加索、齊白石、張大千等,「藝術家」一詞難...
Jun 01, 2017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
May 2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下)

黃日洪,六十餘歲。 他仿似一個「問題」老人,跟他前後接觸五個月內,每次見面他都重複問我:「我甚麼時候可取回自己的畫?」(所有同學的作品都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