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送給當地人的茨城縣北藝術祭

本文轉載自2016年12月號(vol 66)《△志》

十月底,我抱著平常心受邀參觀茨城縣北藝術祭,沒有太多期待。只是好奇頻繁的日本藝術祭、雙年展、三年展如何展示各自特色,得以定期開辦。三年前,本人參與瀨戶內海三年展在小豆島創作一個月,以為按常理,這樣的藝術節,不外乎藝術家和當地人合作,以藝術推動當地的旅遊業為本,創造年輕人的就業機會,或是定期回去鄉村貢獻,或是鼓勵復耕種米,提出另類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但是這次的藝術節,地點卻特別得讓常人卻步。茨城縣位於東京以北,北接大家熟悉的福島縣。福島在2011年核電大爆炸事故後,連日本國民也不敢到訪,生怕被輻射感染。因此,舉辦藝術節其中一個目的是鼓勵大家親自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這麼可怕。我離開當天,正是藝術節開幕後的一個月,已達314000人次,這本是兩個月展期的目標,想不到國民的反應如此熱烈,七成本地觀眾,其餘也都是日本人。外國遊客非常罕有。可見,日本人把國家民族的歸屬性和認同感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展覽題目,日文定為「海,山,藝術?」(“Sea, Mountain, Art!”),日文版本用問號,英文版用感嘆號。我問策展人原因,原來因為展地分佈太廣,在北茨城、高萩、日立、大子、常陸大宮和常陸太田六個區。策展人想日本觀眾在決定行程前,仔細想想要去看的地方。「至於外國人,(既來了)藝術節,(一定都會去)所以不用再用問號了。」的確,這個展覽有著不同的驚喜,除了各區美術館、科學館、荒置的學校,還有一整條粉紅招牌的商店街,讓灰沉的街道增添不少生氣。藝術放置在日常必經之路,例如日立火車站行人橋的彩色圍板,在上下班之際已能看到。還有在名勝中的作品,讓那些本來去看景點的觀眾得知藝術祭,再去其他地點。例如通往著名袋田瀑布隧道裡的火龍和置於御岩神社樹林中的「透明精靈」。更有意思的是,御岩神社的前房天花新裝,想要一幅畫作,策展人為其找來藝術家。這比所謂「社區藝術」而做的藝術更具社區性和實用性,更能得到地方認可,使其長期地保存下來,減少浪費。我不禁想起當年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為西期汀教堂繪製天花的情况。藝術在信仰裡扮演的角色,從來都不缺少。

這次藝術祭的主題是生物科技。茨城北在古老的地層上,有豐富的地質資源,早期成為各種金屬的採礦區,後來演變成重要的工業基地,熟悉的牌子「日立 」就是來自這一縣。半個世紀以來,核能和生物高科技更在此茁壯成長,設有全國科研中心(集中全國較高水準的42個研究中心)——「筑波科學城」。這些先天條件,正好給藝術家豐富的資源和靈感去創作。有些藝術家更是來自出了不少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的筑波大學。

讓我留下深刻記憶的作品是,剛出茅廬的藝術家落合陽一(Yoichi Ochiai)用電磁波投射蝴蝶影像在肥皂泡上(圖)。另一件讓我動心的是,七十六嵗的田中信郎讓整個大堂的墨汁慢慢乾涸,斑斑塵跡和光滑淚滴狀的黑雲石雕塑互相映照。科技在藝術的感悟層面,不一定是重點,最珍貴的還是藝術家對時代人文的回應。大自然提供給人類的資源,我們有否珍惜?到底是天災還是自招的人禍?這正是此祭留給觀眾思考的問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Mar 24, 2017

【創作雜記】自家製無伴奏合唱錄音(四)

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關於Vocal Editing的一些心得,當大家已經完成以上步驟得到了滿意的音軌(Tracks)之後,就可以進行混音(Mi...
Mar 22, 2017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上)

大概是1995年吧,莫昭如介紹我到香港中環視覺藝術中心教七個八歲左右的小朋友畫畫,當中有輕度智障、輕度自閉或唐氏綜合症。每次我嘗試用不同遊戲...
Mar 17, 2017

舊房新色——「邂逅!老房子」石家豪 X 孫中山紀念館

本來不曾踏足過孫中山紀念館,更別說知道它叫甘棠第。於我成長的年代裡,可能因為政治因素,已沒甚麼人會認為了解孫中山的歷史是必須的,故這棟博物館...
Mar 10, 2017

「掛住」展覽教育活動——「細聲公」及導賞團

「細聲公」活動詳情 活動日期:2017年3月19日、4月9日、5月14日及6月11日(星期日)  地點:梳士巴利花園藝術廣場 (九龍尖沙咀梳...
Mar 09, 2017

【仁云亦云】短褲

認識小弟的朋友都知道,由大學唸書時候開始,直至畢業十七年後的今天,在香港無論春夏秋冬,除了氣溫驟降或前往多蚊蟲的地方,否則我都是穿短褲為主,...
Mar 08, 2017

「掛住」聆聽——聲音掏腰包帶你採集生活的聲音

你能留意到身邊有多少種不同的聲音嗎?我們習慣活在不同的聲音之中,待在無聲的環境中反而無法承受,況且在這繁囂的香港,聲音從不缺席,從車聲、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