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天不能沒音樂」訪港樂中提琴首席 凌顯祐

文:小米 | 圖:凌顯祐 |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66)《△志》

凌顯祐為香港管弦樂團首席中提琴,是香港土生土長的音樂家。他三歲開始接觸音樂,父母並非音樂家,卻也喜愛音樂,會教兒子彈琴、睇譜,於是他自四歲起學鋼琴、六歲學小提琴,過程中很順理成章,「小提琴是我自己想學的,聽完recital之後覺得很喜歡,跟爸媽說想學小提琴,真正學的時候卻發現原來這麼辛苦。」自此,小提琴成了他的最愛,唸完中學,考入大學音樂系於他是很自然的事,「根本沒有再考慮其他事情」,當時攻讀美國印第安立大學音樂系學士及碩士,一讀便七年。而成為港樂中提琴首席於他是機緣巧合,當日看到港樂招聘,未畢業也即時去考,「我希望可以返香港,因為香港是我屋企,而港樂是很好的樂團,在亞洲也是非常之好,作為尚未畢業的第一份工,實在是一極好的嘗試。」

越難越想去挑戰

關於拉琴的難忘事,他最記得就是拉不好、拉錯音的片段,「小時候一定會拉錯,也怕父母責備,很有壓力。而中國人思想總令你覺得不可以錯,當然自己也有期望,做不到會失望,但經受挫折卻也推動自己要做得更好。」他小時候從未因為拉錯就不想去練,越難卻越想克服,他認為這也是作為一個音樂家必須具備的特質。

新一代學生,每人自小最起碼學一兩種樂器,不過這跟你要將之視為一種志業,是兩碼子的事,「這是很辛苦的,因為練琴令你犧牲很多玩樂時間,而香港和其他國家相比原來已相當輕鬆,因為他們是由朝到晚去拉琴,每日拉十多個小時,返學也是拉琴,香港的學生要兼顧課業,他們多是課餘時候爭取時間練琴。」凌說自己六七歲起,放學完成功課後,每日練琴拉上兩三個小時,週末全是音樂,「當然你喜歡的話會視音樂為一種娛樂。」

他坦言在香港想做一個演奏家,要看你意志堅定到哪個地步,進入樂團已很難得,因機會稀少,香港的專業樂團不多,要入行不易。「做獨奏家是每個音樂系學生的夢想,但你很快會覺得:實在有太多人拉得和你一樣好,比你好也大有人在,最終只能靠運氣。也要懂得規劃自己的人生,因為獨奏家的生活不穩定,常常要四圍去,如果你想組織家庭,很難兩者兼得,或待成功以後才能去想,當中要有所取捨。」在香港,繁忙生活是追求夢想的絆腳石,「我們有太多事情可去做,不一定要追求音樂,做為一個音樂學生有太多事情可以分心,我有學生受不了誘惑,進入音樂系以後,認為可以去教琴賺錢了,也有一些學生為了供養屋企而教琴……種種原因令他們不能專注於練習,實際上在香港能成為演奏家也真是在為數不多。」

凌現時是港樂中提琴首席,也有在演藝和浸大兼職教琴,忙碌的日程表令他必須在樂團排練之前,很早起床去練琴。他坦言,樂團中的排練,於個人拉琴技巧的提升並無幫助,「拉完琴之後,你反而覺得不舒服,發覺自己要再練其他技巧。樂團的排練,你聽到的是其他人的聲音,卻不是自己的,有些時候是不是很準確,可能要回家再練才能作準。問凌有關教授學生的心得,他分享說剛與學生談及要多聽其他音樂,才能豐富自己的音樂內涵,打開自己的視野。「曾聽學生說過,只聽古典音樂,屋企也限制他聽流行曲,又覺得爵士樂難聽。我跟他說,我覺得你要去唱K喎,其實我覺得音樂沒有等次之分,古典音樂一定最好?只要感動到你的,你就應該去聽。」他分享說自己最崇拜的小提琴家海飛茲,喜歡聽Frank Sinatra,凌也留意到他拉琴的句法、搧音,二人感覺很相像。「他們是同期音樂家,我覺得這是互相啟發了彼此,所以我覺得不應杯葛其他音樂類型,當然你不喜歡也沒辦法,但首先令自己不要抗拒吧。」

音樂無分高低

每人有不同的音樂品味,凌自言平日聽古典音樂多一點,但古曲樂團如港樂也正在做一些跨界合作,將古典音樂夾雜在一些流行曲裡面,這種做法希望介紹給觀眾,原來音樂不只得流行曲,古典音樂也是很動聽。「古典音樂影響了流行曲的曲式,因為他們源遠流長,流行曲是現在流行的音樂,而當時流行的到現在便是經典了。」 

對於古典音樂有一種門檻,不易跨入,他亦認同需要一些引路人從旁指導。「看漫畫還是看書容易,當然是漫畫啦,聽古典音樂是需要對音樂或藝術有一些基本認識,你才會去聽,不聽也不代表能力低,只是沒人介紹,或為你作深入解釋可如何去聽。交響樂有一個form,harmony是需要去學的。好像現今的音樂學生,如果家人不認識古典音樂,他也很難去學,大多數經親朋真接影響,才會接觸這種音樂。」

欣賞態度嚴謹的音樂家

在港樂六年,有不少難忘的經歷,因為有很多和知名音樂家合作的機會,「他們的名氣當然歸因於他們的音樂造詣,比如郎朗,或遇過很多出色的指揮家,他們對音樂的態度非常認真嚴謹,我便很享受那些音樂會,縱使他們很有要求,甚至有時可能有點煩,但我很欣賞他們對工作的投入。」港樂近年演出很多體制龐大的交響作品,比如馬勒的交響作品,或華格納的《指環》三部曲也令他很難忘,或在外面拉室樂作品,和來自世界各地很多很好的音樂家合作,「比如香港每年一度的國際室樂節,能夠和我舊日的老師(台灣著名小提琴家林昭亮)同台演奏也是很特別的,這些經歷也令我印象深刻。」

問凌最喜歡拉哪些作曲家的作品,他卻說這個問題很吊詭,因為作為一個專業的音樂家,你應該對每一位作曲家的風格有認識,演奏的時候你也要令人感到你很喜歡所演奏的作曲家的作品,「不過坦白說來,我有很多作曲家也很喜歡,我鍾情的是巴赫以後,韋華第一路到莫札特,因為他們各有特色。每位作曲家都受過前人的影響,你從中亦看到歷史的轉變,比如我覺得莫札特同馬勒有一些地方很相像,他們的singing quality很相似,縱使harmony完全不同,但我覺得原來也可將莫札特的東西和馬勒扯上關係,當然巴赫與貝多芬是影響得太厲害。」

在音樂路上一路走來,他對音樂的初心依舊,「我想很多東西我也可以無,但我不能沒有音樂,不是說我要靠它揾食,只不過我是沒有一天不接觸它,就算我不彈琴不用上班,也會練習一下,或者讀譜,我不會說沒有音樂會死,只不過我會覺得渾身不自在,好像每天也要吃飯的人,一天不吃飯是不行的。」

識音樂好比識字

凌是一個新手爸爸,現時和從事藝術工作的太太育有一個一歲多的兒子,他說平日的親子時間,也是和他玩,不會特別拉琴給他去聽,可以說和音樂沒有特別關係。「當然我也會諗甚麼時候讓他接觸音樂,但我不會說他一定要做,因為我覺得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自有他的位置或使命,而這個他需要自己去尋找,或我也可協助他去尋找他的喜好、對這個世界的貢獻。但音樂,我一定會讓他接觸,因為我覺得識音樂好比識字,你沒理由不識字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奏家-中提琴
凌顯祐 (Andrew Ling)

凌顯祐為香港管弦樂團首席中提琴。他曾在香港管弦樂團擔任獨奏表演獲好評。他曾任印第安那大學樂團及特雷霍特交響樂團團長,又為印第安那大學愛樂樂團首席中提琴手。他自六歲起隨已故北京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林耀基學習小提琴,自小已以小提琴獨奏身份隨香港葉氏兒童合唱團巡迴歐洲、北美和亞太區演出。 他又曾經和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及中國廣播愛樂合作,又分別在香港、北美及歐洲舉行獨奏會。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25, 2017

美樂應在佳場奏

在香港,西九故宮爭議聲不絕,對筆者來說,最關心的是說好的音樂中心會否建成。畢竟香港表演場地長期不足,而有良好聲響設計的場地更是付之闕如,需知...
Apr 21, 2017

「今天的指揮家必需有良好的溝通能力」 葉詠詩談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

近年不時聽到有香港年輕指揮到國外參加指揮大賽奪冠,可見本地有不少極出色的音樂人靜候機會展現才華。事實上,綜觀亞洲區,這些指揮比賽寥寥可數,令...
Mar 24, 2017

【創作雜記】自家製無伴奏合唱錄音(四)

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關於Vocal Editing的一些心得,當大家已經完成以上步驟得到了滿意的音軌(Tracks)之後,就可以進行混音(Mi...
Mar 04, 2017

小提琴男神陳銳 從生活和情感豐富音樂的內涵

小提琴男神陳銳出生於台灣成長於澳洲,曾被前輩、知名小提琴家Maxim Vengerov讚譽其「具備卓越演奏家的所有條件」。陳銳的實力無容置疑...
Jan 20, 2017

【創作雜記】自家製無伴奏合唱錄音(三)

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一些錄音時要注意的地方,今期要進入下一個環節,就是選擇和修飾你錄好的音軌(track)。但在此之前,先談談我們有甚麼材料。...
Jan 19, 2017

看見被忽視的天才 棱樂團Prism唱出正能量

棱樂團Prism是一隊成立兩年的獨立唱作樂隊,並剛於去年獲得18區超新星歌唱比賽銅獎以及最佳組合,在今時今日有點寥落的香港樂壇中,這隊獨立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