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讓萬物回歸自然——殷家樑個展「無來去」

文:月亮 | 圖:部分圖片由殷家樑提供 |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66)《△志》

剛獲得京都國際寫真祭Kyotographie「KG+ AWARD 2016」年度獎、香港藝術家殷家樑,以其得獎作品、選作和場地特性等各種元素為靈感,提煉出首個香港個展「無來去 No Coming·No Going」,作為一個在思考本體與知覺的作品系列。他將西方和東方的哲學思維注入其攝影、錄像和雕塑裝置上,反思意識、自我、社會和自然領域之間的關係。而今次跟他合作的藝術家,還有黃美嫻和黃振強。

深水埗大南街,一條夾雜了咖啡店、五金店與各類零件批發舖頭的街道,週末間中會有地攤擺賣,是文青的聚腳點。今次的展覽場地正位於大南街,是11月初才開幕的common room & co,它以「延續深水埗社區的多樣性,提供美好生活提案」為理念,結合展覽場地、咖啡店和獨立書店等功能,創造一個質感生活的複合空間來連結社區。

是次展覽,大致分三個主題:關於人與攝影、時間及大自然的關係。「無來去」一詞源自於佛家思想,藝術家究竟怎樣將以上元素放在一起?

攝影普及化

一上樓梯,觀眾會見到一組奇怪的組合裝置:一枝攝影腳架上放置兩部相機,兩部相機鏡頭互相對望,並投射了一個「觀音像」。作品名叫《觀音》Kwanon (Canon) ,起初筆者未能聯想到觀音跟相機的關係和含意,然而臨離開展場時巧遇藝術家殷家樑,跟他談了一會,得以了解其作品多一點。「觀音」英文譯名Kwanon跟相機品牌Canon的讀音相似,這個年代,人人手上都有一部相機,攝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無論大小事情都被攝進鏡頭裡, 就如佛家思想中的「觀世音菩薩無處不在度眾生」一般已融入生活當中。他將西方的攝影技術加東方的信仰、哲學連結起來,使作品產生了這樣的關連 。攝影,對他而言彷彿也慢慢演變成一種個人信仰。

再細看其他作品,《形而上》也在探討攝影與人的關係——藝術家透過細微的觀察和想像,以簡單的構圖帶出深層次的想法。如果對相機有研究的人,或許一眼就能分辨作品上所顯示的相機操作符號,背後隱含的意思讀起來可以很有趣,不過這得留待觀眾自行闡釋。

時間是一片茫茫的海

關於時間,立時能引起你甚麼聯想?手錶、舊物、老人?物件與人都經不起時間洗禮,唯有大自然能讓生命不斷循環,生生不息。每當走到海邊,人的心靈總會伴隨海浪緩緩拍岸的節奏變得平靜。展覽廳中間,放置了殷家樑今次最大幅的作品——一片海岸,亦呼應了展覽主題:無來去。一開始筆者以為那片海是由同一張相分拆而成,其實是他於不同時間捕捉海浪拍岸的剎那,再將他們合併成一幅作品。單看相片,完全找不著一點時間線索,然而當中拍攝的時間、地點似乎都不重要,所表達的只是時間流逝,有如一片茫茫的海。在哪個地方拍攝都一樣,地球本來是圓的,萬物轉變有時,生命有來有去。同樣,在這個作品旁也有兩段海浪拍岸的影片,播放的也是同一片段,只是它們播放的時間不一樣而已。

回歸自然

最後一系列作品——《自然節奏》,是殷家樑剛獲京都國際寫真祭 Kyotographie「KG+ AWARD 2016」獎項、於香港首次展出的作品。

自古以來,人們喜歡收集樹枝和一些乾草,束起製成簡單的掃帚,掃走火爐旁的灰燼,而這種生活技能並沒有國籍之分,大家造掃帚的方法與材料都大同小異。殷家樑很欣賞這門手工藝,於是從世界各地尋找各式各樣的掃帚,並參考了德國著名攝影師Karl Blossfeldt的做法(Karl Blossfeldt擅長影植物特寫,將它們塑造成一件件精巧的雕塑品)。受到他的啟發,殷家樑以靜物攝影的手法呈現掃帚不同的形態,突顯它們最原始、簡樸的面貌。展場中後方另一件立體作品是跟藝術家黃美嫻合作創作,黃以不同國家的泥土造成陶瓷花瓶,盛載乾草和枯枝葉。這件作品的原意是將掃帚拆枝還原,就像釋放它們,讓植物回歸自然 。看畢展覽,筆者最深感受就是:大自然已孕育了最美麗的藝術品。近年甚麼都標榜「無添加」,或許當城市、科技過度發展,人們便開始意識到回歸根本的重要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殷家樑 (YAN Kallen)

1981年生於香港。主要從事攝影、錄像和雕塑作品。引入東西方哲學觀念來表示和強調人與自然之間相互關係。2016年,獲得Kyotographie 京都国際寫真祭 KG + 年度獎,並將在2016的連州影展和 2017 Kyotographie 京都国際寫真祭獲舉辦個人展。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
Jul 12,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2)

香港教育體制一直惹人詬病,像是填鴨式教育、「考試為本」等等,讓一眾學子受其折磨。而香港教育大學作為培育新一代教師的學府,難免備受大眾期盼,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