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林奕華追憶陳友榮

【圖片來源:非常林奕華、互聯網】

陳友榮的舞台設計作品不知凡幾,跟他合作過的戲劇導演及編舞家更是多不勝數,其中最令人難忘的,當數他與林奕華的合作。

林奕華跟陳友榮相識了11年,一共合作了11齣作品,林形容他們的合作關係「宛如婚姻,吵吵鬧鬧也互敬互愛」。林奕華眼中的陳友榮是個怎樣的舞台設計師,而他們又是怎樣構建獨特的舞台美學﹖本網特地找到正身處台灣排戲的林奕華,細訴他跟這位老拍檔的點點滴滴。

失序中找序

「我跟陳友榮的合作,一開始並非由他的舞台設計開始。2003年我做《半生緣》的導演,那套戲的佈景好像好簡單,很大的書架……其實它在旋轉舞台上,一轉的時候,書架的另一面全是日常生活日用品,如廁紙、洗衣粉、吸塵機等放滿了的——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擺放日常物件的人,他放這些物件很有心思,很沉著應戰。對於我來說,舞台上和生活上,有一樣最吸引我的,就是在混亂中有他的秩序,也可以說是在失序中重新整理一種秩序出來。

看著陳友榮做這件事,很能感受到那種美和力量,於是主動走過去介紹自己。告訴他這很有趣。因為不是人人懂得擺東西,物品要如何排列次序,才能令觀眾從一個距離去看,才能感受到美感、信息和力量﹖

跟他真正開始合作是06年的《包法利夫人們》,正式邀請他跟我合作。(雖然04至05年也有在其他項目見面。)之前也曾在詹瑞文的《萬世歌王》中合作過,彼此已經有了默契。我見到我們的合作中有許多共同點,共同點來自一個我覺得他不是讀舞台設計出身的人帶給我的驚喜。

以感覺開展舞台

因為他不是讀舞台設計出身,故對設計帶來另一個角度,反而更活學活用;比起讀舞台設計的舞台設計家,跟陳友榮的合作更有機(organic),和互動更強是……他不會好執著於那種看過劇本,然後覺得它一定是甚麼信息。我不需要他知道那套戲是怎樣,但我想跟他一起去捕捉一些感覺。這也跟我怎樣去看設計是有關的;要是你用了一些一板一眼的設計師,可能會感到跟我工作很困難。因為我拿著劇本,通常也不是去研讀劇本去決定表演,或去定那個設計。我們通常是由環境開始。

舉《賈寶玉》做例子,許多人很喜歡那個倉庫,但其實想到用倉庫,是因為先想到下雪。所以有時就是由感覺或氛圍開始,或由一種溫度開始、一種親密開始。我覺得跟Ewing工作,最大的特色就是這樣。第一,他是有情感的,因此他對情感的敏感,令他由最細微的事,線條要有多細,物件與物件間的距離有多少,或是整個舞台看上去的感覺應該是粗或幼,他都在參考了圖片,再討論再轉化或沉澱;所以情感是他工作、靈感最重要的母體。

第二,他不是主題、劇本先走,而是跟我很開放地工作,我們的關係就建立於對現今這時代和社會所發生的甚麼有關。Ewing最有趣的是,他是一個很潮的人,但他又很低調。「潮」的意思是:他對潮流和時尚跟得很貼。但他又不會將所有東西放上身或放進佈景裡去——所以他是消化了潮流,而消化潮流是很重要的,我認為我們做藝術創作,許多時候也是跟時代對話,因此他很有能力以設計跟時代對話。

他不是讀設計出身,因此他不會拿著學校給他的規則作為金科玉律,而反過來用其他角度入手,例如感情、時尚、建築、飲食、傢俱……所有跟設計有關的,對他來說都是靈感,都是一些他可以將之轉化成舞台上的素材,所以他很靈活。其次,他天生是水瓶座,所以有時在我自己的生活或感情世界裡有許多事情,他也明白,亦可以分享。 於是做作品時,已不是你是設計師,來幫我做個設計;他知道我的性格,也知道我敏感的地方在哪裡。

舉個例,他熟悉我以後,他知道我有「學校情意結」,於是在設計中有給我回到校園裡的感覺,例如《包法利夫人》;或者他知道我有所謂的北歐或「無印良品」情意結,我總是喜歡舞台很乾淨、簡約,他就會利用他對線條或比例的專長,去令舞台很簡單,也能夠傳達很多情感。

一景到底  奪舞台劇獎

最後我想說一樣很重要的,是跟他一起工作,我們都找到一種溝通的語言。我不會要客廳是客廳、廚房是廚房那種,我所有的戲都是一景到底的。意思是,我不會要他遷就劇本來設計佈景,而是當他設計景後,我再以導演將劇跟它配合。所以你看張艾嘉的《華麗上班族的生活與生存》,按劇本是有許多場景,但我倒認為,一個就夠了,就是一道很powerful(有力)的樓梯,因為樓梯在戲中是象徵著許多人的共同經驗:我們每天都是爬上爬落。所以當戲演出後,Ewing便拿了舞台劇獎(編按:2010年第19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舞台設計),是很受認同的設計。一道樓梯就道出了上班族,不需要一個辦公室的景。又像《水滸傳》,我們也想不到怎樣去表達梁山泊,一個如此epic(宏偉)、如此不可能的。後來我們想到:一條斜坡、一條公路、一輛撞毁的車。這種一景到底,要3個小時令那齣戲不會枯燥。他的空間和想像空間結合在一起時,對我來說,就是跟我最「夾」、最能幫助我創作、最後觀眾亦可以得到情感交流的,(屬於)他的功勞。

Ewing走了,我不知道我的作品所受的影響有多大。或者可否找到另一個人,能一樣承接到我剛才提及到他的長處。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接下來,非常林奕華的作品會是怎樣,我真的不知道。」


相關文章:舞台設計師陳友榮病逝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
Jul 17, 2017

觀後有感—— 《Indecent》

於剛剛的東尼頒獎禮拿下最佳話劇導演獎的 Rabecca Taichman 所執導的作品 Indecent 延長演出至八月六日,在紐約的朋友們...
Jul 14, 2017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宣布與英國Studio Wayne McGregor簽訂舞蹈交流及合作協議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管理局)於2017年7月14日宣布與英國 Studio Wayne McGregor簽訂舞蹈交流及合作協議。 該項由201...
Jul 12,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2)

香港教育體制一直惹人詬病,像是填鴨式教育、「考試為本」等等,讓一眾學子受其折磨。而香港教育大學作為培育新一代教師的學府,難免備受大眾期盼,能...
Jul 12, 2017

漫遊純真的世界 探索愛與責任——城市當代舞蹈團合家歡舞劇《小王子》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
Jul 11, 2017

藝頻夥伴活動(三)自由之外 文獻回應展覽:導賞 + 分享 對談

自由之外 文獻回應展覽:導賞 + 分享 對談 r:ead #5 駐村・東亞・對話 之 神話・歷史・身份 日期:2017年7月22日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