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死亡也可開派對 ——7A班戲劇組《大笑喪:喪笑大晒》

文、攝:Yung Sin Ting | 圖:7A班戲劇組 | 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62)《△志》

世事無絕對,話雖然如此, 但你仍然可以百分百肯定人生總得一死。既然明知死亡是終點,我們又有何懼?你說是因為呼吸無常,看不見死神何時會把刀刃砍在你身,所以才感惶恐。若然可以選擇死亡,這份權力落在你手,你又能肯定哪個才是奔去極樂的最佳時機?抑或令你最不安的是心跳停頓以後的未知之數?

繼 13年前第一部曲 《想死》,講述一個被判死刑的囚犯自辯,說服判官,用盡辦法求存的經過,7A班戲劇組將於九月把第二部曲《大笑喪》重新搬上舞台,比起《想死》會表現完全相反的角度。《大笑喪》以一名入世已深,飽歷滄桑的八旬爺爺為出發點,他向孫子直言渴望尋死,希望生命在當下這個美好時光結束,服藥仙遊。孫子當然不明所以,試圖力挽狂瀾,與爺爺爭論尋死的對錯和意義,力圖游說他留在人間。到底孫子最後會把爺爺說服,抑或當初必死的決心仍舊堅定不移?事隔九年,編劇一休重新編寫《大笑喪》,希望把今次這場討論寫得比以往更成熟,更流暢。既然我們不能選擇何時出生,為何不能決定何時死亡,選擇在人生仍然絢爛,身心還未倒退之時與世長辭?相信觀眾入場定會深刻地感受到生死之間的掙扎,就似是目睹一名老人徘徊在彌留間。

現實裡,你曾想過要選擇死亡嗎?

曾任職教師,在劇中飾演孫子的薛海暉 (阿龜)記得當年有位學生向他揚言︰「人生反正死路一條,我一定要加入黑社會,在刀光劍影之下了結生命。」貌似很豁達地表明心跡想「戰死沙場」,然而到了生死悠關之時,他卻在凌晨時分致電阿龜亂說一通,更借機約在上課前,吃早餐會面,阿龜抱著疑問答應。赴約時,發現原來江湖老大已在校園外侍候,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學生不過希望老師來「護送」自己上學。阿龜細說揣摩角色心理時,代入孫子這角色,面對恆河沙數般多個死亡的可能性和解釋,心像被揪住揪住,難以接受一個既定答案的矛盾心情就如同要走出失戀一樣,等待一個開關按鈕被啟動的時刻。不論旁人怎樣建議你將情物銷毀,抑或自我安慰地只要不故地重遊就能過渡都好,其實當你接受的一刻就似開關制被「啪」一聲開著了一樣,就這一剎那開竅了便能安然接受。死亡亦然,人生練歷夠了,身後事都交代清楚了,時機到了,你便自自然然坦然接受。

人生為何要有終結?

阿龜覺得死亡將人生設定了時限,能教人學懂珍惜,承擔責任,而飾演爺爺的蘇育輝 (Ben)卻有另一番見解。他相信一個生命其實不過是靈魂借用了某個軀殼,就好似《大笑喪》兩爺孫一樣,他們就是規定了只有一個半小時的「生命」,這段關係確實有存在過,結束了有可能就完了,但亦又可能再重演又遇上也未可知。總之今趟靈魂進入了這個角色,我就要把他好好地演。這種觀感套用於日常好像把世界都當成了劇場,他打趣地舉例,有次在地鐵車廂慘被迎面而來的男人碰撞,兼被對方破口大罵。換轉是以前,他可能早就唇槍舌劍還擊,但當下他卻暗自笑了︰「嘩!你的演技不俗啊!挺入戲的。」導演王敏豪聽畢,笑說自己有被Ben對死亡的說法說服了。將每樁小事看成一齣短劇,對於自己和別人的人生想像為靈魂借了軀殼在演出的舞台,少了些無謂的執著,多了分輕鬆的心情。

社會大眾對死亡這話題向來有所忌諱,普遍覺得是個沉重的話題。不過劇場的魔力就是能夠將沉重的話題以輕鬆的手法表達,加上現場配樂,將會令《大笑喪》的臨場感倍增。即使是有關生死的議題,相信7A班戲劇組仍能突顯劇場就是個好玩的地方。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蘇育輝 (Ben So)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表演。校內曾擔綱多齣劇目之主要角色,連續三年獲頒獎學金,並兩度奪得傑出演員獎。畢業後隨即加入亞洲電視成為合約藝員,參與多套劇集的幕前演出。現為自由身演員,活躍於各大劇團。

......
藝術類型: 演員
薛海暉 (Harvey Sit)

先後畢業於香港教育學院及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頒中學教育(甲級榮譽)學士學位(主修視覺藝術,副修中國語文)及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在學期間曾獲院長嘉許狀、香港演藝學院友誼社獎學金等。畢業後隨即獲香港藝發局「戲劇人才培育計劃」資助駐團於7A班戲劇組實習,並憑《櫻桃帝國》獲提名第20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悲劇/正劇)。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Nov 08, 2018

《原則》引起的校園風暴 擇善固執下的花火

「著體育服先可以去操場打波。」看似簡單的一個新校規卻暗藏危機?新人事,新作風,新校長帶着連串新校規來上任,由不准著校服去打波的規條開始,為這...
Nov 07, 2018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
Oct 23, 2018

百年後的寓言故事——綠葉劇團《狂人》

一百年前,魯迅筆下的狂人在日記本子上,留下粗糙的五四式白話文,大聲疾呼他看見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無法改變的根本問題。人吃人的社會在不同時代上演...
Oct 16, 2018

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直搗人性黑暗腐朽

「藝術並不能解決問題,卻可為人們帶來激發和暗示的作用。」2017年普立茲音樂獎得主、現年39歲美籍華裔作曲家杜韻,在當代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