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小城藝術館看法國美學教育

文、攝:阿角 | 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62)《△志》

雖說我身處的史特拉斯堡是法國第七大城市,又被視為歐盟首都之一(另一是比利時布魯塞爾),實際上卻只是個中型城市而已。有多「小」?在市中心範圍內,你基本上能徒步前往任何地方。但這個小城市卻擁有多座藝術館:保存古典藝術品的美術館、紀念出身於此地的漫畫家Tomi Ungerer的同名漫畫美術館、存放市中心大教堂宗教藝術品的博物館,還有一座規模不小的現代與當代藝術館——Musée d'art moderne et contemporain de Strasbourg。當然,它不像位於巴黎的龐比度或者奧塞美術館般,館藏珍品多得像寶山一樣叫人嘆為觀止。這兒也許沒有山一樣多的羅丹雕塑,也沒有一幅接一幅的畢加索,可是它卻塑造了這城這地只此一家的風貌,滋養著市民的眼睛與心靈。也許所謂藝術的重要性,正是如此。

法國,現代藝術發源地

人們總以為法國美麗優雅是天生麗質,卻忘了他們是在藝術環境中長大,在不知不覺中吸取美學養份。這座博物館除了定期變換的展覽外,明確地分為現代與當代兩部份,展出兩個不同時期的藝術作品。雖然現代藝術與當代藝術聽來相似,但前者早已完結(1860-1970年代)。現代藝術高舉破舊立新的精神,對抗學院主流工整的美術概念,對後世影響深遠。在藝術館中,這部份以羅丹《沉思者》石膏像與畢加索的《摘花之人》開始。《沉思者》是法國雕塑家羅丹最著名的作品,最初是另一件雕塑《地獄之門》的一部份,後來羅丹把《沉思者》分開來造銅像和石膏像,總共有二十多座,這便是其中之一。至於《摘花之人》,雖然並非畫家最著名之作,但仍點明了現代藝術最重要的精神——挑戰既有美學概念,為藝術重新下定義。

假如要為現代藝術的開端定一個確切時間,相信是1863年在法國舉行之「落選沙龍展」,換言之是印象派誕生之時。藝術館展出了眾多印象派及後印象派畫家如雷諾亞、Alfred Sisley及Paul Signac之作。不過更特別的,是其中包括了定居在史特拉斯堡的畫家Lothar von Seebach之風景畫。他筆下描繪的,正是這座城市在百多年前之景象。比如他《雨中的史特拉斯堡杜因街》中的景物,今天風貌依舊。也許這裡大師之作沒那麼多,但當中作品與本地的緊密連繫,卻為這座小城博物館添上一點人情味。

除此之外,展館以不同部份接連介紹新藝術、象徵主義、野獸派、立體主義、抽象主義、超現實主義等藝術運動,解釋他們如何挑戰藝術美學的定義。例如新藝術強調細緻曲線的特點,便是當時嶄新工業技術與傳統工藝美學的結晶。充滿隱喻與暗示的象徵主義與野獸派,則挑戰了繪畫傳統客觀紀錄的功能。立體主義與抽象主義,則探索了美的形態,質疑藝術必須形似的固有美學思維。簡單數個展廳,便把長達百年的現代藝術運動仔細講解了一遍:美不只是一種觀感,更需要了解與分析。

呼應生活的當代藝術

可惜在現代藝術時期以後,法國便不再是主導藝術發展的中心了。比起挑戰藝術形式與主題,今天藝術家們更熱衷以作品反映生活,或者探討社會中各種議題。也難怪,在當代藝術展廳裡,展品明顯比較國際化,數量也較少。步入展廳,首先映入眼簾是錄像藝術之父白南準的製置作品“Mac Ever’s” :舊式電視機高高低低掛在牆上,播放著一段他過往與藝術家Joseph Beuys向George Maciunas致敬的演奏。不過你很難說螢幕上的影像是甚麼,因為它不斷閃爍著⋯⋯這件作品顛覆了人們對電視機的印象。觀眾直覺想看螢幕中的影像,卻不斷被忽隱忽現的閃光打斷,以致永遠也看不清。那麼我們看的,究竟是螢幕中的訊息還是電視機本身?

展館展出的作品種類繁多,除了錄像藝術,也有雕塑、裝置、攝影作品、油畫等等。其中超級寫實主義畫家Malcolm Morley的作品“Wall Jumpers”,便捕捉了一群青少年播身下牆的瞬間。雖然作品筆觸寫實仔細得像照片,但由於抹去了透現效果,畫面看起來很扁平、沒有立體感,所以看起來有一種稍稍不協調的古怪感覺。這幅畫作,跟白南準的作品一樣,同樣質疑了人們「觀看」的習慣。

那當代藝術究竟是甚麼?重點便是「現在」。當代藝術包含了所有今時今日的藝術創作,包括現代主義以後不同的藝術流派與運動,如後現代主義、超級寫實主義等等。它與社會與生活往往息息相關,一件作品美醜不再要緊,更重要的是裡頭包含的信息。由於當代藝術沒有特定形式與主題,所以這個展廳的編排也較鬆散,更隨意自由。

走在兩個展廳中,就有如走在兩個不同的美學世界裡,讓觀者一目了然兩者之分野。由挑戰美學定義的現代藝術,到高舉內涵深意的當代藝術,培養著人們對藝術的認識與修養。我想,也許法國人對美的體會,就是這樣耳濡目染下「浸」出來的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2, 2017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
Jun 19, 2017

龐雜繁響的迷離恍惚 「楊嘉輝的賑災專輯」——香港在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主題為「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e),作為這場藝術盛事的香港代表,楊嘉輝展示的是「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Jun 06, 2017

以藝術作為事業——鄭婷婷專訪

藝術家,說到底是何種形式的存在?在中學時期,這名詞和藝術史上留名的大師彷彿劃上等號:達文西、莫內、畢加索、齊白石、張大千等,「藝術家」一詞難...
Jun 01, 2017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
May 2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i-dArt愛不同藝術(下)

黃日洪,六十餘歲。 他仿似一個「問題」老人,跟他前後接觸五個月內,每次見面他都重複問我:「我甚麼時候可取回自己的畫?」(所有同學的作品都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