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熟悉又陌生——謝嘉敏「狹隘距離」

文:哈蜜瓜 | 圖:光影作坊 | 本文轉載自八月號(vol 62)《△志》

熟悉又陌生——是我看畢謝嘉敏今次於光影作坊展出的「狹隘距離」之首個感受。那一張張於照片裡出現的臉孔,自然神色猶如認識的朋友;不過另一方面,卻又暗暗有種微妙的驚異。其實同志戀人接觸彼此的相片,非不熟悉亦非沒看過,但當將場景置於香港這城市,還是覺得特別。

我想這種陌生的特別,或暗示、或意味著香港這環境,未能給予同志足夠的自由吧。縱若說到LGBTQ,愈來愈多人了解這字背後的涵義,但真正的同志平權,大概還是有漫漫長路要走。她大抵始終還是個保守的城市——同志依舊是少數族群,其權利與專崇主流一夫一妻制的異性戀者,可謂差天共地。這相展裡的作品,縱自然而予人靜謐感,卻隱隱透露出強烈的訊息——同志應作日常、應於城市裡佔有空間、應該被城市所看見。於我城呈現出同志的親密與誠實,猶似要打一場溫柔的仗。

熟悉又陌生

先說自己的感覺︰熟悉,在於照片中人的神情︰照片裡的被攝者,或因與謝嘉敏曾作多次深入交談,一舉一動流露出自然神態,有的惘然、有的堅毅、有的甜蜜,顯示出對拍攝者的信任;然而另一方面,無可違言,其中一些照片畫面於香港日常裡並不算常見,教人有陌生之感︰如同性戀人於沙發上依偎、在街角上的身體接觸、如鬧市裡牽手留影……

這些,在我們城市中,大概依舊稀有。相較而言,一男一女的異性戀情侶,在街上牽手的比比皆是;擁抱接吻親頸的場景,於巴士上、餐廳中、於地鐵車廂裡,一些既嘈雜又熱鬧的公眾場所,依舊尋常——尋常到每天都看到至少幾對,多到你認為不是怎麼一回事,幾可不屑一顧。

相反,同性戀人親密的相處身影,卻似乎於這城中遭隱沒(尤其是男同性戀者)。縱然親近的身體接觸,於戀人之間必然是日常習作,乃確認對彼此愛意的舉動,可說是理所當然;但並肩走在城市裡喧囂的街角,他們/她們之中似乎不算是太多人,敢放開或表現對伴侶的愛慾。相展裡沒有給予確切的答案和原因,但除了Untitled (Siu Cho and Jonas) 這幀作品,從大部分相中環境可見——他們/她們縱然擁抱對方、握緊對方的手、將頭放進愛侶的頸窩裡,場面都只會發生在家裡或是少人的橫街窄巷,彷彿這城施予他們/她們的壓力,如狹隘的愛情觀、上一輩的傳統思想、保守的社會氛圍,使他們較傾向愛得低調而謹慎。

隱密的場所

在這個展覽裡,無論是受訪者直視鏡頭、被攝下側面、做著日常動作,相片都攝於天台。天台的確是一個特別的場所——在香港愈來愈少天台屋之時,那成為了人們平日甚少踏足的領域。於是那裡成為了,縱然接近且看得到浩瀚天空,但同時是一能遠離他人目光的場所。於是就可難得能在這無人之地,吐露私密之事,不怕被人看見/聽見。但同時它又暴露在陽光之下,猶似意味著他們/她們渴望能被看見,能坦露自己真正的渴望,表現真實的自我。終究,為何愛上一個人——如斯美好的感情,是要愛得這樣隱秘呢?

溫柔的征服

謝嘉敏選擇將鏡頭放在他們/她們身上,將其身影與香港城景重疊,把其置放在這城市之中,似乎是要他們/她們「被看見」:將攝下的照片再展覽,更加深了這重意義,似乎是將觀眾都能意識到其存在,感受到他們的感受情緒,凝視到他們之間的愛情無異於別人,同樣珍貴而真摯。而這次佈展,也猶像下了一個聲明,他們/她們敢於被看見,願意為其愛情、性向暴露自身,無懼於社會施予他們/她們身上的無形束搏。讀謝嘉敏所撰的自述,讀得蕩氣回腸,照片裡情人間的相處、受訪者的神色大都溫婉平靜,背後卻是對這不公城市的反思與訴求,彷似要藉著照片去打一場仗,作一種溫柔的征服。

就像其自述中節錄的這首詩一樣,觸動人心。

「敞開心扉越過它的規範。那聲音不是心跳聲。它在顫抖。
愛的目標就是不被征服。
這肉身仍活著!」
陳聖為︰〈愛情長跑——奏效嗎?〉,《少年心事》,201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謝嘉敏 (Ka-Man Tse)

謝嘉敏是一名攝影師和錄像藝術家,生於香港,現居紐約。年幼時舉家移民美國,在紐約北部一個細小卻結集不同文化的地方的工業城市中長大。作為移民,她一直活在多元且對立的文化與價值之間 。她2009年於美國耶魯大學修畢藝術碩士,及於2003年取得美國巴德學院學士學位。她的影像創作建基於LGBTQ(同志社群)和亞太裔社群,表面上判若雲泥的兩者,相同、迥異和交集之處。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