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興?慶?還是㷫?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感覺如像昨日,所經歷的許多卻又不堪回首,說長不長、話短不短的廿年,身為香港人,相信不能沒有感覺,雖還沒正式到七月,但走在街上,舉目四顧,片片俗豔而品味惡劣的旗幟,早已沿著大街小巷的燈柱飄揚,撩撥著我們心底裏拔不掉的刺。回歸,本已是兩個令我們百般滋味在心頭的字,加上這—系列宣傳品及其他相關活動,實在一言難盡,不止高興不來咁簡單……

回歸是喜是悲?

筆者出生於香港七十年代末,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敲定九七年回歸之時,吾輩只是小學雛雞,對一切政治和社會事情當然毫無概念,只知九七這數字猶如魔咒,大人們都視之為等同世界末日級數的災難,恐懼之情不只溢於言表,扶老攜幼逃避戰禍似的移民往陌生他鄉更成為了一股風潮。直至八九年的初夏,隔著電視機的螢幕,總算見識到人們懼怕和不想面對的大概是些甚麼了……回歸,脫離殖民地的身份認祖歸宗,為何沒能讓香港人感到喜樂?反而帶來惶恐、憤慨和逃避?原因,是我們還沒認清名為祖國的面貌輪廓時,已被其沾血的雙手、和我們南轅北轍的價值觀和處事手法給嚇過半死了……及至剛捱過了交接的轉捩點,卻又接連輪到經濟衰退、沙氏疫病以至雨傘運動等等,試問回歸廿週年,如何能讓香港人樂起來?

設計是為了甚麼而存在?

設計,說到底不止是一種服務,更是一種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過程,是人類發展歷程上其中重要的一環,因此,經典或出色的設計,從來不是曲高和寡地立於遙不可及的高地,而是超越時間限制地讓平民百姓亦能感受到其出色之處,無論平面設計、產品設計、室內設計,以至虛擬的數碼媒體等亦如是;否則,服膺於權力或在上者要求而產生的設計,只會是欠缺靈魂、徒具形狀和色彩的圖像,不但可有可無、甚至惹人反感。大家只要在網上搜尋一下「香港回歸二十週年」這幾個字,看到那一組組據稱由政府「新聞處設計組」負責的所謂「創意圖像」,便可以明白所指的是甚麼了。無論顏色配搭、構圖安排、造型效果、視覺傳達等不同角度分析,這六組圖像連最基本的問題──「為乜?」也談不上時,更遑論設計的質素了,更可怕是,這些圖像已延伸至一系列的產品如cap帽、polo恤、文件夾等等之上,簡直是浪費了地球資源的罪過!

香港其實從來不乏出色的設計人才,回歸廿週年大肆慶祝嘛?不該是「晒冷」展現所有最好一面的時候嗎?一件本來是否能讓大眾由衷喜慶也成疑問的事情,加上盲目敷衍、堆砌圖像的宣傳品,配合差不多所有發生在2017年的文娛康樂及藝術活動都「被慶祝回歸」之時,一切是如此虛假、官僚、邏輯欠奉得令人慘不忍睹,試問香港人又怎能不被「辣㷫」?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雕文嵐女】 夏日炎炎正好讀

無數原因, 書店少了,看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人多了。 我也是電子奴隸,視之為流動辦公室,在往返市區的旅途中,覆收數以幾十上百的電郵。直到兩年...
Jul 14, 2017

【仁云亦云】 在深水埗談藝術

提起深水埗,稍為對香港認識的人都知道,它是個草根社區,基本上香港基層所面對的種種生活問題都能在這裡找到;同時,歷史悠久且著名的電腦商場亦是深...
Jul 0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 (一)

2016年收到一位陌生的中學老師的電郵,她邀請我到她學校做駐校藝術家。大家見過面,開過會,便一口答應了。駐校活動由2017年三月頭開始到四月...
Jun 29, 2017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