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King Sir.戲劇之王

就算你不看電視劇,對戲劇也只略知一二,你一定知道鍾景輝。這位人人喚作「King Sir」的話劇界之父,投入戲劇界已達一個甲子年,當中締造的奇績仍令人津津樂道。當今天話劇界在談論誰的編導作品炙手可熱,前衛創新,又誰的演技精湛,在拿捏角色上出神入化,這個誰,十之八九系出King Sir 門下。

訪問King Sir,尤如上了一堂寶貴的戲劇課。他談戲劇興起,總會展露孩子般的滿足笑容。無他,這樣一位大師,至今結下的果實也實在豐碩纍纍:

  • 六十年代,當香港人還未知甚麼是戲劇,他已赴笈美國耶魯主修戲劇系碩士;
  • 在逾百齣的舞台劇中,分別擔任藝術總監、顧問、導演、演員或翻譯;
  • 把百老滙音樂劇、前衛劇、荒誕劇等引進香港;
  • 桃李滿門,大部分的戲劇界名人也是他的學生;
  • 在香港舞台劇獎創下了8 次最佳男主角、4 次最佳導演的輝煌紀錄;
  • 也還未說到他在電視台方面的成就…。
  • 不過他說,「我仲有好多戲想做啊!」
  • 對戲劇藝術永無止境的追求,從未言休,King Sir 不愧是真正的戲劇之王。

用劇本探討人性

King Sir 說,他最愛探討人性的劇本。就好像他最近為中英劇團執導的、由劇作家Peter Shaffer寫成的《莫札特之死》,說的是人的慾望和妒忌:「作者用了人對名利、權勢的慾念去描寫。他不單利用了薩里埃利和莫札特之間的衝突、薩對莫的才華妒火中燒,他更寫高了一個層次 : 薩里埃利是通過莫札特去向神挑戰。」

King Sir 對上一次執導此劇已是1983 年的事。問他上次和今次最大的分別?「當日我用的是莫札特時代的戲服和佈景演出,今次則是現代的佈景和服裝,因為我想觀眾以現代人的眼光來觀看這二人的內心。其實人的慾念、人性的弱點,無論哪個時代都沒有改變!」

一切從「羊咩」開始

原來King Sir 與戲劇的緣份,始於一隻「羊咩仔」:「我在幼稚園扮羊咩仔當然甚麼也不懂,只是覺得很好玩 (笑),其實到中學時才稍為正式地接觸到戲劇,第一次踏台板演的是莫里哀的戲。」(其實他當日在培正中學讀書,不但讀書成績好、愛做話劇,更是校內的田徑好手!)後來到美國耶魯唸戲劇系碩士,使King Sir 獲得更專業的訓練 : 「我雖然讀表演系,但中午也會去縫衣服,會從街上的鞋舖拿一些鞋盒回校做佈景,也會爬高去處理燈光。」

「觀眾為何要來看我的戲?」

幸好他畢業後隨即返港,也多得他多年來在香港話劇界、電視台、大專戲劇教育方面帶來不同的貢獻。在King Sir 的導演生命裡,也著實跨過很多不同的挑戰:用18 日的時間排演一齣話劇;把百老滙音樂劇改成廣東話演唱;一齣劇試過用上五十多位演員,安排進出過場也費煞思量;為香港觀眾引進外國荒誕劇等。「其實每次執導一齣劇,我也問自己 : 觀眾為何要來看我的戲?這和上一次有甚麼不同?我也會想這個戲對演員是否有更大的挑戰?」

King Sir 愛為自己設下挑戰,在演戲方面也可看到:可憐的推銷員Willy、瘋瘋癲癲的亨利四世、被忌恨沖昏頭腦的薩里埃利、奸到出汁的李察王... 或最近備受歡迎Morrie 教授。無論哪個角色,總之他演起來,總是唯肖唯妙,入木三分。「我覺得要演活一個角色,真的主要靠劇本吧。由劇本的白紙黑字,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在裡面去找劇作家的目標和動機,如何描寫角色的心態和轉變。」不過當然,比如是《莫札特之死》,他認為從閱讀關於莫札特的書籍,寫給父親或太太的信,或是音樂史上對薩里埃利的描寫等,都會有幫助,「但主要還是揣摩劇作家用甚麼心態去描寫角色。」

悲劇 vs 喜劇

與King Sir 細數他過往執導過的話劇,筆者覺得King Sir 較喜歡以風趣幽默的手法來處理劇本,就以社會處境劇《登龍有術》、《側門》為例,不過他覺得也不是絕對。

「其實我很多類型的話劇也喜歡做,不是說一定要做正劇、悲劇,喜劇或鬧劇,但往往搞正劇或悲劇的時候,我會想找一些可以令觀眾放鬆的地方,令他們看話劇的時候不會迫得好緊,感到好大壓力,表情硬崩崩,看也看得舒服。」他將之比作擔演一個壞人角色時,他會想這個壞人有甚麼可愛之處;況且好人也有不好的時候,這樣處理可令角色更具立體感。

「演喜劇和悲劇是各有難處的,不過如果你問我,我會說演喜劇難少少。引人笑比起令人感動落淚難,有一些好悲的事情發生,你自然有一種好傷感或感動的情緒。但令人笑呢,如果某一句笑話或台詞的幽默感你捉拿唔到,無論在意義或節奏上,就算只差一點點,觀眾就不會笑了。」


King Sir 二三事

01. 最欣賞的劇作家

他欣賞寫《小城風光》的劇作家曹爾頓.懷爾德,《推銷員之死》的阿瑟.米勒、《慾望號街車》的田納西.威廉斯,還有《莫札特之死》、《馬》的Peter Shaffer。


02. 劇本心頭好

在King Sir 執導過的眾多劇本中,比如《小城風光》很得King Sir 歡心:「我在1964 年已經開始做這個戲了,做過好多次也導過幾次。我覺得真是很應該每隔五年做一次,讓年輕人可以看到,因為它的確令我們想起人生裡生老病死的過程,也令我們感到需要愛惜身邊的人。它會刺激我們去想,人生中可能有一些事情做錯了,或是還沒有體會過。」


03. 新計劃

「我仲有好多戲想做啊!我有一個心願,想將香港或中國的文化編寫成劇本,再在香港或國內,甚至國外上演,將之宣揚開去。我心目中一直想做一個孫中山的音樂劇,當然這個要很大資本,未必可以這麼快便成事。我也想將四大美人編寫成一個劇本,四個美人在一個劇本裡出現,她們的變化和角色的心態都會帶來很大的新鮮感。還有我也想寫文天祥的劇本呢…」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鍾景輝 Chung King Fai

香港資深舞台劇演員及導演、戲劇教育家、電視製作人、電視劇演員及電視節目主持。曾於香港浸會大學全職及兼職任教二十三年,於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麗的電視及亞洲電視參與節目製作、演出以至行政等工作達十六年,並為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創院院長十八年。舞台劇演出無數,曾八度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及四度獲最佳導演獎。二○○一年教學退休後加入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為演員,參與多齣電視劇及電影演出。

 

於1756年 1月在奧地利出生,父親也是一個音樂家,故莫札特自幼已接受父親的音樂訓練。四歲時,莫札特已開始作曲,稍後他的父親便開始安排他四處巡迴演奏,在巴黎、倫敦、阿姆斯特丹、法蘭克福等大城市表演,莫札特亦由這時開始聲名大噪,受到各地的貴族、皇室人員及主教的歡迎及讚譽。

彼得.舒化(Sir.Peter Shaffer)乃二戰後英國當代著名的劇作家。彼德舒化的舞台作品有深刻的主題思想意蘊,同時戲劇情境設置巧妙,具有強烈的戲劇性和矛盾衝突。作者借助於戲劇假定性,突破了舞台的時空局限,能夠輕鬆自如地處理許多難以表現的情節、場面。同時其作品將難以直接呈現的內容自由地訴諸于觀眾的視覺和聽覺,從而產生了如臨其境的劇場感。代表作品有《上帝的寵兒》《戀馬狂》《皇家獵日》等。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