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Billy Apple:藝術家即藝術品

文:林琬娸 | 圖:Rossi & Rossi Hong Kong |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Rossi & Rossi畫廊有別以往多帶來實驗性強的年輕藝術家,今個夏季為大家迎來了來自新西蘭盛年時活躍於英美藝壇的Billy Apple,新展《Billy Apple® 跨越六十年1962–2018 》亦請來藝術史學家、同來自新西蘭的Christina Barton策展。畫廊主持人Fabio Rossi先生回憶著說「最初在荷蘭看到Billy Apple的創作尤為震撼,希望能把其作品帶到香港。Billy的藝術代理人是我大學時代已認識的長輩,故特地與他接洽安排把Billy介紹給亞洲觀眾。Billy的藝術歷程可謂和我們代理的年輕藝術家不謀而合,他們現正煩惱及糾結的事,每每Billy都經歷過。所以我認為Billy在找尋自己的表達形式上,和新一輩具概念性創作的藝術家會是對雙方皆很全面的互補關係。這次的展覽是我們和Billy的首個合作,然而這不會僅只一次,我們將繼續籌辦更多活動,故這次我們先全方位地回首Billy於過去六十年的演變。」

策展人Barton女士續說到「確實Billy是概念藝術的先驅,他把自己蛻變成為一系列的藝術項目,建立藝術家本人即是藝術品的衝擊。」原名Barrie Bates的Billy Apple於1935年出生在奧克蘭,1959年遠赴倫敦就讀皇家藝術學院,學習平面設計。在那裡他結識了德里克.博舍(Derek Boshier)和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並於1961年和霍克尼一起前往紐約旅行,這次旅途對Billy來說可謂有著革命性的意義。畢業後,Billy漂染了頭髮,並正式易名為Billy Apple,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藝術品牌。這一舉一動被記錄在自傳式的攝影作品《Billy Apple 用Lady Clairol Instant Crème Whip漂染頭髮,1962年11月(1962/1997)》中,見證著Billy Apple的誕生。這作品可以說是Barrie Bates的最後之作,從此Billy以這全新面目和身份示人。他把自己變成大眾眼中的商品,這無疑啟動了Billy Apple這品牌的演化過程,最終成為註冊商標,可見此作是對藝術家之後的創作風格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件作品。

隨後的一年,Billy在倫敦Gallery One畫廊舉辦了名為《Apple Sees Red: Live Stills》的首次個展,展出了一系列十二件在畫布上創作的自畫像。今次的展品中,《自畫像(Apple綠中見紅)(1962/1963)》更是當年自畫像六幅碩果僅存的一幅,極為珍貴。這不單是Billy的首展,更是他第一次以新身份呈現於觀眾眼前。這組照片可不是Billy自己隨便攝製,他請來專業攝影師Robert Freeman掌鏡。此行為極具概念,貫徹Billy對自己品牌的執著,故必須由專為時裝雜誌拍硬照的Freeman拍攝。照片構圖大膽,好比證件相或犯人照,其後Freeman為披頭四樂隊拍攝的照片亦可見這幽默引人發笑的風格,已屆八旬的Billy更在展場內佻皮地重現當年這經典的一幕。

Billy於1964年移居紐約,創作並展出與流行文化相關的作品,聯同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傑士伯.約翰斯(Jasper Johnsand)和克拉斯.奧登堡(Claes Oldenburg)在歷史性的傳奇展覽「美國超級市場」(American Supermarket)中一起展出。在作於2005年9月《品牌的歷史,倫敦,紐約,奧克蘭,wwww.billyapple.com》中特別紀錄他的遷移。在紐約隨後的幾年,Billy運用了新穎多樣的嶄新科技,幫助其藝術製作和推廣,例如他在1966年創作的《獻給R. D. Laing的四個藍色結》便有使用霓虹燈。彼時霓虹是項新興的媒介,不同的原材料放進光管裏會造成不一樣的化學反應,氫氦兩氣互相交錯,形成七彩繽紛的顏色,一切恍如電光調色板。

策展人Barton女士分析著說「Billy在六十年代的創作可說是模糊了藝術品和藝術家之間的界線,究竟甚麼是藝術,又甚麼是作家本人,讓人摸不著頭腦、分不出個所以然來,在緊接著的七十年代他更把藝術和生活融為一體。」於1971年Billy藉攝影把家務勞動紀錄下來,並以《四項活動:清掃、吸塵、拖地、清洗,1971年3月20》命名這一套照片。這些行為好比暗示著在藝術創作的過程裡,把周遭的藏污納垢都徹底地洗清,還原其清新怡人的一面。三年之後,Billy在一組三件的紙上作品《自我抹去的肖像,1974年3月27日》也找來專業攝影師見證他逐步「消逝」的過程,可見他在創作出《自畫像(Apple綠中見紅)》的十二年後,仍在乎紀錄其個人變化。

 

及至八十年代,Billy將藝術跨領域至商業元素,將兩者二合為一。《物物交易(未完成)》(1984/2018)和IOU(未完成)(1987/2018)皆是Billy和藏家之間的交易,並以藝術品形式紀錄下來。策展人Barton女士解說「他們共同達成一致的金額,Billy借出其作品予藏家,藏家可以在合約期內要回金錢而退回作品給Billy,當然此事從未曾發生過。而《已付: 藝術家也要像其他人一樣活著》(1995/2018)則是一組持續創作中的系列,Billy邀請藏家去支付他個人帳單中的一張,其後藏家會收到一張裱在相框內的收據,就是以支付帳單作為交換作品展現出相互關係的創作。Billy從未在這系列作品上簽署,他對其簽名很是小心,因為他知道這會將其創作搬至另一層面。這些作品皆讓我們可以一窺Billy的日常生活,而他誠然將其生命每一個層面轉變為藝術,達致生活即藝術。」

最後,可見Billy通過模糊藝術和藝術家、藝術和生活、藝術和商業之間的界線,他從個人藝術家逐漸轉變成為品牌,並在2007年成功以其名字註冊為商標。他更透徹地認為既然有了品牌,那當然得有產品。他花了七年時間和園藝師及果農一起開發名為「比利蘋果」的新品種蘋果,2007年的雕塑《級別31. 比利蘋果®品種(紅色)》更特地創作以茲證明。其後在2009至2015年期間創作的《Billy Apple®永生化》,其細胞被存放在美國維珍尼亞州的美國典型培養物保藏中心,在那裡它們將被用於科學研究而被永久保存。其他一般的細胞皆不記名存檔,然而Billy的則會開名記存。當他透過顯微鏡檢示自己的細胞時,Billy借生物科學的應用凝視著自己,這微妙複雜交錯的關係可說是藝術和科技的結合。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