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68過後 「M+ 放映:路磚之下」

文:何阿嵐 | 圖: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 本文轉載自2018年5月號(vol 81)《△志》

由M+ 主辦的放映節目「路磚之下」,於短短三天映期,選映16部電影、電視以及廣告作品,藉由今年是五月風暴五十週年,除回顧當年法國學運情況,並以法港兩地映象作品對照,一同回望五月風暴對政治,經濟,以至思潮的影響。

五十年前的五月,法國大學生因不滿大學教育制度而走上街頭,運動更伸展至對工人階層的聲援,由開始時巴黎的三萬人罷課演變至全國九百萬人大罷工,矛頭直指當時的總統戴高樂。當年一群具有左翼理念的電影導演受到感召,以鏡頭武裝,走到示威場地,記錄學運過程,也走到主流媒體少有觸及的社會階層加入抗爭。他們明白到電影的「普及性」,有助於將信息傳送給大眾,而其所拍成的多部具政治意識的電影,與一般電影製作模式不同—他們組成小組,以服務主題,宣揚理念、實驗為先。

1.《電影傳單》
五、六十年代歐洲電影圈相當流行雜錦片,香艷故事、環繞城市的小故事,或以愛情為主題,請來多位大導演、新浪潮導演參與製作,務求以他們的名氣作為綽頭。因應政治事態發展,這種模式也受到法國新浪潮的導演們借鑑,面對風火四起的反越戰浪潮,在1967年拍成的短片集《遠離越南》正是一例。學運發生後不足一個月,由基斯馬爾卡領軍,加上8位法國導演(包括尚盧高達和阿倫雷奈等)以不記名和集體創作的方式執導了《電影傳單》,務求以最快速度回應學運事件,電影幾乎以黑白硬照組成,41段片長約兩至三分鐘的短片,沒有聲音,提供了一個純粹圖像、文字組成的「五月風暴」風景:學生面對警察暴力對待、群眾示威,街頭展示革命語句和英雄頭像—學生和工人階級一張張堅定的眼神面孔就在銀幕前,每個段落尤如一篇短篇散文,直接以影像介入革命。

2.「桑斯巴電影」與菲臘加維爾
學運前夕,革命之火其實早已燃點,不少新浪潮導演以電影表達出二戰後法國社會走進現代化,消費社會的不滿足,尚盧高達更在60年代中期透過電影表達對中產階級不滿、手法上不甘於傳統敘事,對眼前的社會發展作徹底批判,令不少年輕一輩效法,而以「桑斯巴電影」為名的小組成員們均視高達為榜樣,小組的電影作品在60年代尾更轟動法國青年影迷。而當年只有二十歲的成員、菲臘加維爾被稱為天才導演—他效法尚盧高達的實驗精神,68年五月風暴期間推出首部作品《啟示者》,片中一男一女加上一名小孩,形影不離,時常遊蕩於以強光打亮、恍如虛幻的場景中。眼見社會政治運動幾近墮入無可避免的潰敗局面,加維爾離開法國,摒棄公式化、對白主導的電影創作手法,及無聲的影像述事,配合戲中形體動作的演出,觀眾眼前於是出現一個彷似家庭關係的三人走近絕望邊緣的處境。菲臘加維爾也參與68學運,多年後出土的紀錄短片《當下1》,是他走到學運街頭拍下的紀錄影像,如果熟悉他電影的人也會知道,他多部電影人物同樣經歷過68學運,而多年後的他更拍成直接講出68傷痛的《夜風》和《平凡情人》。

3.「梅德韋德金小組」
談到法國左翼電影人,不可不提基斯馬爾卡。他在68學運後,親身走到巴黎以外的小城,與工人們相處,更與這一班完全沒有受過電影訓練或製作經驗的工人組成一個名為「梅德韋德金小組」的實驗小組。《爭鬥的階級》就是68年集體共同創作的一部作品,電影紀錄了為人妻母的蘇珊,在法國貝桑松市Yema手錶工廠打工時如何克服丈夫的冷漠,更戰勝工廠管理層的報復,及後投身政治成為工人代表和發言人。看著一個人從默默無聞走到演講台前成長,這作品可說呈現了當時學運期間的工作階級如何投身政治運動的過程。

4.「昔加維爾托夫小組」
高達從事影評寫作期間,已經表現出對政治的興趣,他在68學運期間更遇上尚比亞哥連。尋求改變的高達,借鑑了蘇聯電影導演維爾托夫的「電影眼」理論,認為攝影之眼優於人類的肉眼,攝影機可以捕捉人眼看不到的細節。透過機器之眼的觀察,人們才有機會穿透事件的核心、理解並展現真實,高達更以之為名組成「昔加維爾托夫小組」。高達曾提出過一句名言,「不是拍政治(題材)電影,而是如何政治地拍電影」。《維拉迪米爾與羅莎》重現「芝加哥七人」事件,只因68年8月,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在芝加哥召開期間,反越戰示威群眾在會場外與警察發生激烈衝突,更在抗議活動後被控串謀煽動暴亂而入罪。由於該衝突牽涉一萬名示威者、萬二名警察,引起了全國關注。但《維拉迪米爾與羅莎》已算是小組最後的一部作品,及後尤如以上介紹的幾個小組一樣,在學運熱情冷卻後面臨解散。解散後高達和哥連以個人名義合導了《一切安好》這部「分手」之作,回歸傳統電影製作模式,請來明星,並在片廠內拍攝製作。影片涉及一對從事傳媒的知識分子情侶的感情生活,並將1972年五月一家香腸製造廠的罷工事件串連上來。在影片中,我們看到和聽到經理、共產黨工會代表、「新左翼」領導人、普通工人講述他們的見解,看到工廠的作業流程;看到蒙當拍攝廣告的工作,聽到他講述自己從68年起的經歷和失敗。這是在68之後的西方社會中,對知識分子的個人生活和時代社會的整體狀況所作的一次雙重書寫,對參與的無能和表達,並再現的失敗的一次痛苦反省。對高達而言,這是他對自己以前電影實踐的總結,也是為此後新的探索設立的可能的起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12, 2018

艾麗絲華妲:人生只需要電腦、攝影機和貓

法國新浪潮大師艾麗絲華妲(Agnès Varda)不只是法國電影新浪潮中唯一一個女導演,更是最初的新浪潮導演之一—杜魯福的《四百擊》(The...
May 11, 2018

回憶電影最純粹的感動:《星光伴我心》

你還記得第一次進電影院時,是興奮,是驚嚇,還是目定口呆?我的第一次是《小魔怪》,五歲時跟家人看的——其實也不過看了十五分鐘,在醜陋的變壞小魔...
May 09, 2018

68過後 「M+ 放映:路磚之下」

由M+ 主辦的放映節目「路磚之下」,於短短三天映期,選映16部電影、電視以及廣告作品,藉由今年是五月風暴五十週年,除回顧當年法國學運情況,並...
Mar 19, 2018

「全港中學微電影創作大賽」賽果揭盅

由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智權教育中心及香港微電影學會合辦之「第五屆全港中學微電影創作大賽」已圓滿舉行,於3月18日假城景國際舉行頒獎典禮。比...
Mar 15, 2018

為香港電影未來開綠燈

以自閉症為題材的香港電影《黃金花》在今年的香港電影金像奬獲得四項提名,包括最佳男、女主角、最佳新人和最佳新導演奬。這齣本地小品結合了弱勢群體...
Feb 23, 2018

73分鐘的生命可能性── 專訪《燈亮時》導演羅展凰

燈亮時,是表演之始;亮燈背後,是累積近一年的努力。《燈亮時》是羅展凰首次執導的長篇紀錄片,以四位「無障礙劇團」成員的真實故事,展現出視障、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