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龐雜繁響的迷離恍惚 「楊嘉輝的賑災專輯」——香港在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文:小米 | 圖:西九文化區 | 攝:Simon Vogel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主題為「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e),作為這場藝術盛事的香港代表,楊嘉輝展示的是「楊嘉輝的賑災專輯」。藝術家要以戲謔式嘲諷來演繹作品?展覽名字的玩味與其深入廣泛討論的內容,卻呈現很大對比。作品啟發自八十年代興起的「慈善單曲」現象——一班歌星為賑災灌錄「群星大合唱」的慈善歌。「記得2012、2014年有些具代表性、曾風靡一時的賑災歌再重新錄製。他們找新一代明星來唱,拍攝方式和舊版本如出一轍,編曲上亦沒大改變,我記得看完那些mtv的感覺很奇怪突兀,很不合時宜的,但我隨即反思這不合時宜的感覺是我的問題嗎?或是歌曲的問題?如果我覺得不合時宜,或許是我對它批判的想法?批判背後代表的價值又是甚麼?」

突兀的演繹誘發創作的欲望

2014年,非洲伊波拉疫情爆發,一班美國歌手翻唱了廿年前《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為其籌款,然而突兀的演繹方式、無新意兼全無切入角度,予Samson一種「怪怪」、老土的感覺,更一直深刻記住,成了今次香港在威尼斯展覽的創作觸發點。Samson的作品一向具普世性,觸及議題包括政治、文化、歷史、意識形態、種族等,他不諱言這與其音樂的學術訓練有關,「我很多時以聲音、音樂出發,亦非常喜歡思考音樂與文化、政治的關係。今次思路上跟我以往的創作類近,都是我關心的題目。當然每一次的創作題材、方法有不同,歷史時空也不同。」

Samson的三首「專輯」——以不同方式重新演繹的賑災歌《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We Are The World》、《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他表示其創作不純粹是批判,然而解釋起上來也是很複雜,要從多個層面解讀。「比如其中一個層面是,當你聽這些歌曲,如你仔細研究歌詞,你可以感到它有一種以第一世界國家視角,看第三世界國家的狂妄。這是一種典型的後殖民、帝國主義的批判。」然而,若回看八十年代一班音樂人創作的賑災歌,也可以有一種原始的想望。「亦可好naïve去看,這班人想做一些好事,用他們擅長的方法做,這是一種很原始、純潔的想望。我覺得其中一個複雜之處、值得我去研究的是怎樣將兩者放在一起作和解。」

藉創作向觀者拋出問題,他坦言自己也沒答案。「我的創作,通常有一些問題,是我想去思考的。我的創作過程,就是我思考的過程,然而好多時思考過後是沒有結論的。」即便沒有一個理性上的定論,他的作品上仍呈現出對事情一些想法上的質地和感情。如今次的作品有很多顏色,卻又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在細節處讓人感到一種柔和,藝術家明言柔和的意思是帶有同情的,這亦是他研究這些所謂的文化政治議題時的一貫作風,觀眾難以察覺藝術家的位置,但當中的感情是很真實的。

 

保留展覽空間現有的特色

今次展覽的客席策展人郭瑛,表示真正開始和Samson一起構思展覽是去年八月的事。當時二人一起實地考察,已有一種共識——雖然做的是香港在威尼斯的展覽,但他們銳意做Samson一直以來發展的題目,不為代表香港參加國際展而構思一個全新主題。其二是保留展覽空間現存特色——今次香港館的場地,前身是一個超級市場,所處位置是民居樓下。其偌大的庭院,有一後門直通運河,二人均希望作品的展示能融合該空間的特色,抗拒打做一個白盒子展覽空間。

展示《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的空間放置很多八十年代的傢俱,當進入《We are the World》的房間,又有一些舊影院的坐椅,「這些character都是後期加進去,作品的構思本身已很札實,但我們需要製造一個環境,可以留住觀眾在展場內去體驗作品。」展覽的主角是音樂,佈局上聲音亦是特別的考量。比如《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現場聽彷若多人大合奏,但原來是一人(Michael Schiefel)表演。他負責唱歌,又扮樂器聲,然後Samson將不同的聲音拼湊在一起,做成這專輯,多聲道聲音裝置的設計,站在房間的左上角,觀者可能主要聽到喇叭聲,右下角則主要是人聲,作品以聲音引導觀者走到不同位置來體驗作品。

《We Are The World》找來了工聯會的一個合唱團——群聲合唱團來演唱,然而對他們有一特別要求:想他們唱氣不唱音,以whisper的方式去唱這首歌。《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本身不是賑災歌,是因應91年華東水災創作、香港將之譯為《滔滔千里心》,這首歌的回憶對藝術家而言比較personal。他亦親身演繹這作品:自己坐在一艘小艇上,漫溯香港與中國海水之交界,更選擇讓觀眾以耳筒來聽這首歌,讓他們有一個親暱的感受。

作品好玩,原來和Samson從事藝術的心態一樣:定要做他覺得好玩的事。做藝術於他也是學習如何與自己相處。創作剛開始的時候,總是不太知道自己做的是甚麼,「然後你發現這種感覺一直存在,而你得接受它,這種不確定於我是很重要的。」不欲解答內心的疑問,不欲因此改變自己思考的方式,不想做虛有其表、千人一面的藝術作品。藝術於他,是保有內心的小劇場,不可就範。 


香港館「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日期:即日至26/11/2017
地點:Campo della Tana, Castello 2126-30122, Venice, Italy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作曲, 藝術家
楊嘉輝 (Samson Young)

藝術家及作曲家楊嘉輝,澳洲雪梨大學音樂哲學及性別研究文學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作曲博士。楊嘉輝的創作多樣,靈感源自機率音樂 (aleatoric music)、具象音樂 (musique concrete) 及圖像記譜學 (graphical notation) 等前衛音樂作曲技法。楊嘉輝的每個藝術項目背後都隱藏著大量的研究工作,擅長利用「聲音畫」錄音等行為去記錄和呈現研究過程。

......
藝術類型: 策展人
郭瑛 (Kwok Ying)

作為獨立策展人,郭瑛一直以不同項目探索策展人、藝術家及社區之間的「合作的邊界與限制」, 並於2006至2012年擔任英國曼徹斯特華人藝術中心的策展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盧廣被帶走(上)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1999年,中國經濟發展20年,徐剛出版《沉淪的國土》一書,描述中國被破壞的生...
Feb 13, 2019

【雕文嵐女】大城市小鄉村的藝術盛事

回顧2018年受邀的展覽中,以在法國里昂的光影節(Lyon Lumieres)和在中國四川的廣安田野雙年展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不只是個人創作...
Feb 12, 2019

遊戲如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

持續聯繫(Constant Connectivity)已經成為21世紀人際溝通的標誌,隨著科技迅速發展,嶄新的互動數碼平台正不斷被引入社會。...
Jan 28, 2019

羅伯特.勞森伯格的藝術哲學

羅伯特.勞森伯格是美國戰後前衛藝術的重要成員,活躍的藝術運動者,一直被視為五十年來最多元、創新的藝術家。最近香港佩斯畫廊舉行「羅伯特.勞森伯...
Jan 25, 2019

【仁云亦云】人生下半場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
Jan 21, 2019

水墨糅合當下現代化——馮鍾睿「悟:1998-2018」

已屆八十四歲之齡,現工作及生活於三藩市的中國當代抽象先鋒馮鍾睿,剛於上月24日完成他在香港世界畫廊舉行的最新個展「悟:199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