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黃仁逵-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文:小米
黃仁逵、Sin Sin Fine Art

與人稱「阿鬼」的先鋒藝術家黃仁逵談創作,絕對是一次開闊視野的難忘經歷。首先被這位鬼才的多面創作身份所懾服﹣既是本土抽象畫家、又是藍調音樂家、金像電影美指…還寫得一手好文章(藉《籠民》獲金像編劇、《放風》獲中文文學雙年獎)。與黃仁逵談藝術,一如他的文藝創作般,在處處機巧裡總予人「峰迴路轉」的感受,其藝術理論更予人一種「開腦」的作用。不過最出奇不意的,還是他那一句:「我不是一個藝術家;藝術是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

甚麼是創作

書、畫、電影、音樂皆能的黃仁逵說,每個人天生都有很多創造力,但可能因為某些原因,比如家教、學校,或個人的思考方式所限,令人不敢釋放這原有的創造力,於是便荒廢了。「譬如說其實整間屋有不少櫃桶,不過你只用一個。說回創作,其實並不是一些人特別比人優秀,只是他們敢用這些創造力。」

黃仁逵在不同形式的創作裡,最愛的便是繪畫。不過,提到他其他藝術的創作,原來是因為「覺得不夠」而作的嘗試:「很多人會怕周身刀無張利,於是只鑽研畫畫一種,以免浪費時間,但其實你把刀磨得多利也可能不夠鋒利的。你以為自己很好,可是還有其他人比你更好。」

黃的一番話,絕對令人跳出思想的框框。他也有感而發,對那些一心為要當大師而去搞藝術的心態很不以為然:「是否當你擁有一些擅長的東西,說出來令人嘩嘩聲,你便覺得好滿意?這些是創作/ 藝術嗎?但我覺得像雜耍。」

「如果你一生人從沒有看過鍾意的畫,你學畫來做甚麼?你都沒有感覺。」

對於「藝術」一詞被過份標榜或濫用,他直言這是討人厭的:「這使藝術成了一個含糊不清的字眼,好多事情好似係,卻好多也不中。」 再問「藝術」對他來說究竟是甚麼,他深思一會道:「藝術不是一個愛好,不是一個職業,不是用來過日晨的東西,它是一種生存的取向。」

「我畫的不是抽象畫。」

黃雖然不認自己是藝術家,但他在不同的藝術範疇裡「瓣瓣精」的表現卻得到香港藝壇、影圈、文壇等推崇。

問黃仁逵怎麼開始學畫,說來有趣,是始於生物課的繪圖:「我讀中一的時候,我的生物科老師跟我說,你的測驗考得一塌糊塗,但你的圖繪畫得很有心機,其實生物畫圖是不用打陰影的。」老師當時跟他說,如果他肯俾心機讀書,便介紹一個老師教他畫畫,「我當然制啦。」就這樣他開始跟一位免費教貧童的老師學習中國畫。

到今天他依然記得張老師的教導,要怎麼「惜墨如金」、怎麼觀察,「因為你知道的並不等如你看到的」。但他也不諱言,對於中國畫的臨摹傳統並不認同:「臨摹是﹣你只要跟我,抄我的東西。如果抄你的東西我便學到了,我為何要抄你的,不抄你所抄的?」

黃仁逵在七十年代曾遠赴法國學藝。說回他的畫作,很多人會說是一些色彩非常悅目斑斕的抽象畫。有藝評人說,他的畫在巴黎華人藝術圈很有名;而港大教授David Clarke 則形容他的抽象畫,有一種「生之喜悅」,直可與馬蒂斯相提並論。不過他卻有另一番理論:「我的畫不是抽象畫。我已經畫了給你看,能有多抽象?無論抽象或具象畫,只是人們用來討論繪畫流派的時候用的。」

「很多時候,有些人會因為他們自己分辨不到畫作究竟像甚麼,便說:它是不是抽象畫?我不明白你畫的是甚麼?其實在他的想法裡有一個假設,認為你的畫一定有某些訊息想說出來。」他解釋說畫畫不是一定非要說甚麼才可。就好像音樂,「如果每首歌也要有一個訊息告訴你,歌詞便做了,那音樂的部份用來做甚麼?」

 

最愛是藍調

作為香港藍調樂壇也以他為中心的結他手,黃仁逵最喜歡藍調:「Blues是一種很厲害的音樂結構,它很簡單,卻又可以很複雜,你不用識很多也可以開始玩。至於歌詞,學他們的說法是“good man feeling bad”。一個人頭頭碰著黑,老婆又跟人走,諸如此類,很多不幸的東西發生。」

黃仁逵說這種音樂的由來,源於一班在農地摘棉花的黑奴,用工餘時間來唱歌:「這種音樂的精神很厲害。有些人感覺悽慘便躲到一旁痛哭,他們卻將喊的時間用來玩音樂。這可說是一種心理治療來的。然而最觸動我的,還是音樂那部分。樂器不是他們發明,因白人社會有結他,他們便用結他…但後來通通變成了他們自己的東西,無論消化還是再造能力也很強。還不用經過分析,一聽便可感受它的好。」

他指出,沒有blues,西方音樂便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也沒有搖滾、爵士,就好比一個源頭。再追溯下去,blues 的音樂節奏來自非洲。「為何非洲沒有藍調?就是因為他們到其他地方當黑奴,有這種際遇,才誕生出這樣的音樂。」

文字的遊戲

文筆向來簡練且字字珠璣的黃仁逵,曾以散文集《放風》獲得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散文獎。問他是否也把繪畫的「惜墨如金」套用在文字創作上?他笑言:「我看和寫也懶的。」他坦言不喜歡看長篇大論的文字,所以相對地他很喜歡詩的簡潔精煉。與黃談及他一些寫作風格上的事,問他為何在內容佈局上總是出奇不意的,他笑言這是遊戲的一部分:「我不是很有耐性的一個人,還有我不喜歡沉悶的東西。如果我寫都覺得悶,看的也一定會悶。Twist 是一個遊戲,當然去到某個位,別人覺得我會有一個twist,我就會沒有了(這也是一個twist 吧)!」。

他的作品擅寫小人物,原因是「我接觸他們的機會多過有錢佬。」其實小人物在黃眼中是充滿質感的,也不是他刻意觀察,「因為這是我做電影美術的時候留意到的,把留意到的東西用文字寫出來,只是一個方式罷了。」

怎樣可以擔當美指的角色?

對於一般人覺得美指的工作是「營造美感」,他覺得這是文字上的誤解做成,其實他要做的,除了演員的演技,其他在銀幕裡出現的一切都與他有關。「其實編劇在創作劇本的時候,也做過類似art direction 的工作,尤其以前中國的小說,會描述當時人們的打扮:衣服的顏色、手飾,頭怎樣梳等等。」

但他指出,編劇創作的造型有時未必是最好的,他們也沒有描述背景是怎樣的,比如是環境的顏色、光線等。

「人是豎立在銀幕的,背景卻是橫向的。所以無論人有幾厲害幾多人注意,你還有兩邊或佈景要照顧。演員的裝扮也是。種種元素要放在一起思考,比如一個人身穿白衣,和你傾偈,若背景也是白色的,那個人便予人一種融入環境的感覺,說出來的話便如閒話家常般。若然是一個全黑的環境有一個穿白的人坐在這裡,便完全不同講法了。因為這個人好像跳了出來,要提醒你一些甚麼似的。」黃說,在視覺觀感上,甚麼要強調,或不強調,或不能太早強調,也要注意的。所有事情也要配合到整體效果,「視覺上的變化或不變化也是刻意,不會是看漏了。」

雖然在黃仁逵口中,電影美術指導的工作對他來說是一種經濟上的回報,但有他做美術的電影,如《秋天的童話》、《癲佬正傳》、《女人四十》、《半生緣》等,都成了經典,都令人津津樂道。別人總說,相對於他抽象的畫風,電影的美術風格則傾向於寫實,然而他說:「真實感是一種說服力,不是那件事真就是真。尤其電影、小說也是。」

「如果一個鏡頭是反映日常生活的,便不用搞甚麼襯不襯這些東西了,因為要模仿出面的世界。不過拍戲是不同的。現在這一條街,我要200 個臨時演員,200 個裡面可能有150 個穿紅的來,因為他好想在銀幕上看到自己站在哪個位置。於是你得為他們預備一些衣服,逢穿紅的便要換衣服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黃仁逵 (Wong Yankwai)

黃仁逵曾為《省港旗兵》、《廟街皇后》、《七小福》、《秋天的童話》、《女人四十》、《半生緣》、《好奇害死貓》、《圍.城》等三十多部電影作美術指導。曾分別憑《癲佬正傳》、《籠民》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和最佳編劇獎。他在香港藝壇裡是一個先鋒抽象畫家、藍調樂壇裡一個藍調結他高手。曾為散文集《放風》獲得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

......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是一位法國畫家,野獸派的創始人及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及版畫家。馬諦斯與畢卡索、馬歇爾·杜尚一起為20世紀初的造型藝術帶來巨大變革。他也是野獸派的領袖。野獸派主張印象主義的理論,促成了20世紀第一次的藝術運動。使用大膽及平面的色彩、不拘的線條就是馬諦斯的風格。風趣的結構、鮮明的色彩及輕鬆的主題就是令他成名的特點,也使得其成為現代藝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