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音樂王子 高世章專訪

文:小米 | 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 本文轉載自2018年6月號(vol 82)《△志》

作曲家高世章的創作力有幾神級,眾所周知:他從出道至今贏盡每一個原創音樂獎,亦橫掃多個劇場及電影界的原創音樂獎項。若你認真聽他的作品,更會驚嘆於其創作才華——作品曲風多元、意像遼闊,更重要是當中有撼動人心的力量,而動人之處可以令堂堂男子聽了流下男兒淚。西方百老匯、香港音樂劇、舞台劇、傳統中國音樂、電影主題曲及配樂、新音樂等統統難不到他,也所以歌迷、劇迷和影迷心中,高世章(Leon Ko)這個名字都是別具份量的。才華洋溢,能作能唱,性格卻謙遜温和,配合其俊俏外觀,名副其實就是一位音樂王子。

一向喜歡和香港音樂家合作的香港小交響樂團,今年亦特地邀請Leon擔任今年樂季的駐團藝術家。原來雙方早幾年曾兩度合演《一屋寶貝》音樂廳,而他今年七月將為樂團的HKS「酷」熱音樂節打響頭炮,上演一連三場的「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音樂會。

從音樂劇到電影音樂

很多人認識高世章的作品,都是從他的音樂劇開始:《四川好人》、《頂頭鎚》、《一屋寶貝》等,劇場裡多首作品都成了膾炙人口的金曲。Leon坦言工作的重心一直放在音樂劇,因為是他最想做的事,而當日也是藉由音樂劇帶著他接觸到電影配樂。「《如果・愛》是我第一齣創作的電影音樂,它也被視為電影音樂劇,歌曲成分很重。我覺得我的電影及音樂劇作品其實也很難分割,兩者的數量比重也是相若的。」而今次的音樂會,將集中在他的電影音樂作品:《如果.愛》、《投名狀》、《大魔術師》、《魔警》、《脫皮爸爸》、《捉妖記》等,當中音樂將轉化成段段交響樂章,更找來四位出色演員演繹。他坦言非常期待今次演出,「我的電影音樂向來只盛載於電影這個媒體,不看電影的話是沒有機會聽到當中作品。今次的演出,則是我的電影音樂嘗試脫離電影,有一個獨立的生命。」除了電影配樂,還有電影歌曲,他將挑選自己心水的作品,特別是一些有趣又能配合戲劇表演,「我會將所有電影中一些情感較豐富的段落,剪輯在一起,成為一首首新的樂章,然後給它另一個名字。就算你沒看過那些電影或沒聽過那些音樂也好,都可當成新的音樂去聽。」 

作曲之道

Leon的作品一直深受觀眾喜愛,但他自言作品並沒有特別的公式,「我更著重對角色的分析。」若要將音樂寫進劇情裡,他會問自己,為何是音樂劇?仔細思考音樂的用法,「為何要用唱的方式來表達?怎樣界定如何用音樂、寫甚麼風格的?對我來說,角色最重要,我如何用音樂探討一個角色?我清楚自己不單是寫音樂,或好聽的歌便算。」他不滿足於將所有作品集結在一個劇本裡便完工的做法,「我需要跟隨角色感受當中的起跌,這樣寫的話演員也更能演得投入,所以音樂設計上我需要貫徹這想法。」而電影配樂,他自言今天也尚在摸索,「這不同於音樂劇,作曲家的角色是一個主導,作曲、作詞及劇本,主創人員一定先行。電影則是導演行先,拍完visual後才配樂。於此我可能順畫面而行,有時卻是撞畫面去行,說到底並沒有一個特定做法,要看你如何與導演溝通。有時你與導演拗,有時導演說要這樣寫,寫了卻搶了畫面,有時是導演說這個畫面需要有某些主題……」和音樂劇的創作思維可說完全迥異,「音樂劇一定要唱出來,但電影音樂未必要唱出來,可能很短,很跳或音域很闊等,這都是我要緊記的。」

問他如何創作出動人的音樂,Leon卻笑言這條問題是一個千古懸案:「或許這樣說,我覺得這是一些個人體驗。你平時接觸到的東西,你的體驗,如何用你自己的角度,與他人不一樣。我常要求自己不寫現時常聽到的音樂,我不是要將自己變得很與別不同,夾硬包拗頸,而是我認為作為一個藝術家,有些角度一定要獨一無二。為何你要做一件事,是人人都做而你仍要去做?或你有沒有一些說話想講?於是你用你的方式去講,甚至有一些人不明白,但你自己能堅持下去,這是你的東西,不是因為別人喜歡。要有很強的觀感在裡面,而這剛好觸動到觀眾,令他們產生一個想法:我從沒試過用這個角度看戲,於是他們動容。我覺得我在創作中是要找方法去刺激自己,從而刺激到觀眾。」

受交響樂潛移默化

Leon直言現時工作太繁忙,平日很少有時間聽音樂,都是腦海中不斷構思創作自己的東西。問他可喜歡聽交響樂?他即時如數家珍般談起喜歡的作曲家,因小時候也有學琴,聽的音樂很受他的老師影響,最喜歡聽貝多芬、巴赫、拉赫曼尼洛夫,拉威爾,自己創作上也可能受到一些潛移默化,尤其在音樂結構,感覺方面。「我喜歡聽巴赫,好多長輩會說,巴赫這些巴羅克咁死板的音樂,為何喜歡聽?不覺得悶嗎?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悶,我在當中聽到很多感情,不論他當日落筆時有沒有投放感情,我卻很難解釋當中聽到的感覺,也絕對不刻板,而除了巴赫之外,很多同期作曲家,是沒有這種東西,我覺得這絕對是個人表現,不是那個時期的產物。」

談及當代音樂,他卻自言毫無頭緒,感受不到有新音樂的出現,「我覺得現時的種類非常之多,但是新的音樂真是罕見。我常常想,我對上一次發現新音樂,或人們意識這是一種新的音樂,到底在何時?以前也有一些label,比如出現了Jazz,就叫Jazz。Rock & Roll 及Hip-hop,現在真的聽不到一種新音樂的出現。很多時聽到舊的再融合成為了新。Hip-hop其實早三十年已出現,為何今天仍有人覺得它現在好像很流行?其實它一直存在,為何會突然回來?」又或許編曲、監製、錄音,技術上更新了,唱法創新了,但感覺不到有新音樂。他也好奇會否因為人們不需要新的音樂,或melody寫盡了。「現在也不是追求原創不原創,似這首或那首,可能已到了『只要聽到音樂已很好』的階段?」

不依靠靈感

Leon熱愛工作,卻常因為太忙碌,時間太緊迫,往往坐下來便要寫歌,用來醞釀作品的時間不多。如果大腦閉塞,他會離開工作環境一會兒,外出找朋友,就是不去想音樂的事。他的秘訣是:與人接觸和溝通,「人對我而言是重要的,雖然創作對我來說是一個孤獨的行為,我需要自己坐在書桌旁,才能把音樂寫出來,旁邊有人我是寫不到的。但是這種孤獨的創作環境,我卻需要人去刺激我,然後便一個人孤獨去創作。」作品情感細膩,源於他喜歡觀察的性格,「我覺得自己擅於觀察,我不太喜歡說話,自小至大也如此,不愛發表意見,卻很喜歡聆聽,別人向我傾心事時也是聽多於講,」內斂的他從不主動談自己,不會向人傾訴,作品細膩的情感卻可能源於接收了太多身邊人的感情或故事,然後將之帶進音樂裡,「當然,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經歷,可能我內裡也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吧,儘管外表看來並不如此。」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作曲
高世章 (Leon Ko)

紐約大學音樂劇創作碩士,憑音樂劇Heading East獲美國Richard Rodgers Development Award。憑粵語音樂劇及舞台作品《四川好人》、《白蛇新傳》、《頂頭鎚》、《一屋寶貝》與《大殉情》六度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創作音樂及首屆最佳原創曲詞。

......
香港小交響樂團 (Hong Kong Sinfonietta)

香港小交響樂團是香港的旗艦樂團之一。樂團與音樂總監葉詠詩一直致力拉近古典音樂與普羅大眾間的距離,銳意「培育文化新一代」,並以富創意的節目及充滿熱忱的演奏見稱。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8, 2018

【創作雜記】甚麼是編曲?

談到音樂創作或流行曲創作,很多人都會說首曲怎樣怎樣或首詞怎樣怎樣,很少人會談到編曲的部份。我小時候以為編曲是指決定音樂段落的次序,唱幾多次副...
Jun 20, 2018

香港音樂王子 高世章專訪

作曲家高世章的創作力有幾神級,眾所周知:他從出道至今贏盡每一個原創音樂獎,亦橫掃多個劇場及電影界的原創音樂獎項。若你認真聽他的作品,更會驚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Apr 13, 2018

「抱著豎琴的感覺好幸福」──訪豎琴演奏家于丹

豎琴與鋼琴的音色相似,卻更輕柔飄逸;它擁有的悠久歷史,甚至比古鍵琴的出現更早。它一直予人一種高貴、充滿氣質的印象,亦有神聖的象徵,而彈奏豎琴...
Mar 14, 2018

【創作雜記】學樂理有用嗎?

在讀書時期和剛畢業後當過一段時間的樂理導師,主要是教坊間流行的五級和八級樂理,也偶爾教過一些較高階和深入的。在香港,我們說「學樂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