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社區藝術

Cultural histor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公共藝術的視界——《視界 香港》之外:探討香港公共藝術的未來

圖: 視界 香港|英國文化協會主辦, 香港, 2015|照片由Oak Taylor-Smith拍攝

由香港英國文化協會及K11 Art Foundation(KAF)聯合籌劃的大型公共藝術裝置項目《視界 香港》展出的半年來,英國藝術家Antony Gormley創作的共31個雕塑展於港島中西區方圓一公里內,27座立於大廈天台、天際間,4座立在地面,大家有沒有跟人像們見過面?而《視界 香港》展覽已於5月18日圓滿結束,雕像將全數運回倫敦,主辦機構亦與各界專業人士在展覽完結前一晚於藝穗會舉行了「《視界 香港》之外:探討香港公共藝術的未來」研討會,討論香港公共藝術的發展、難處和對社會影響。當晚有四個主講嘉賓,分別為《視界 香港》策展總監Cassius Taylor-Smith、香港藝穗會總監謝俊興先生、中區警署建築群總監Euan Upston和HKwalls執行總監黃智茵女士。

籌備三年,只為180日的獨特視界

首先,Cassius分享了有關《視界 香港》的策展過程,強調一個公共藝術需要極多不同單位的合作才能成事,展覽期共180天,籌備了三年,其中用了6個月視察過110個地點,牽涉到15個政府部門,計劃中決定好放雕像的地方,還要與各物業擁有者交涉,Cassius更提到徵用大廈上的地方還不算困難,最困難的是地面的,要獲准放置雕像便要得到多個政府部門如運輸署、土地註冊處等首肯,手續繁複,謝俊興亦提到80年代時,要做甚麼公共藝術項目也毋需事事申請,多按社會慣例思考策劃,只要沒有造成甚麼破壞,警察一般也不會作甚麼干涉,現在則不一樣了,獨立單位要做甚麼創作都舉步維艱。然而,Cassius對公共藝術的未來發展仍感到樂觀,主要是因為政府也有滿足創意工業的需要。

認清公共藝術真正的敵人

不同於Cassius的樂觀,謝俊興對公共藝術的前景抱質疑的態度,他精要地提到公共藝術的三大敵人。第一是人類可怕的適應能力,再好的藝術品也抵不過習慣,謝俊興引用了畢加索的一句話:不能倚賴熱忱多於十個月,人類是不是也太貪新忘舊了?第二是城市的紛亂,有太多東西干擾對藝術的欣賞,瞬息萬變的香港面貌把一切藝術品的美感、影響力都沖淡了。第三則是自我監控,他提到有恐懼就有監控,於是我們的自我監控會把藝術作品一切最有意義、最震撼的部分濾走,如謝俊興後來所說,藝術是有趣的,也是危險的、富有挑戰性的,但監控卻令事情變得無害、安全,也變得沉悶、無味。如此,香港的公共藝術要抗衡的是大眾的習慣、城市的恐懼,要多震撼的藝術創作才能勝過這拉扯?一眾公共藝術工作者可以怎樣做?

香港公共藝術參考範例

這場研討會的另一位嘉賓黃智茵是HKwalls的執行總監,她以HKwalls的創立經歷為香港的公共藝術作了一個很好的參考範例。HKwalls是個創立了不過三年的組織,在香港一年一度舉辦街頭藝術節,以街頭塗鴉為主,最初成立也只是兩個愛好街頭藝術的藝術家走在一起,到處挨家挨店拍門請求讓他們在牆上塗鴉,後來他們從擁有店鋪的朋友開始,在他們店的外牆或大閘上塗鴉,引來了社區的人欣賞和關注,便一步步成功籌辦街頭藝術節,更得到不同品牌的贊助。

黃智茵指出他們得以接觸大眾、得到大眾歡迎有好幾個原因:他們的活動是免費的,群眾也容易接觸他們的創作,這些創作都是在街上,群眾只要出外就能輕易看到,甚至可以連創作的過程都能親眼見證,而且他們的塗鴉內容或是就地取材,或是從與街坊的談話而來,與所在的地區有連繫,便更能引起群眾的共鳴和關注,另外,和社區中心、本土機構和藝術家合作也是讓HKwalls得以和社區、群眾保持緊密聯繫的原因,而社交媒體如Facebook、Instagram等也是十分有效的免費宣傳平台。

然而,黃智茵也提到營運資金的問題,她說現在HKwalls完全只由公眾支持,從沒有向政府申請資助,這才可確保他們的創作有彈性,免去極多繁瑣的手續。為了保持和大眾的緊密聯繫,他們也堅決不會要公眾買票進場參與他們的活動。所以,他們只有和合作伙伴保持長遠的友好關係,讓過去有支持他們的公司、機構都願意繼續資助他們,但黃智茵一再強調,他們時刻提醒自己毋忘初衷,由私人機構、公司資助也不代表要替他們做宣傳,不願申請政府資助也是為了保持創作自由,不願受政府干涉創作的內容。

 

香港公共藝術的發展有不少困難,但仍值得支持,謝俊興亦表示期望香港的公共藝術日後能發展出更多屬於香港人自己的故事和內涵,至於我們又能為香港的公共藝術做些甚麼?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謝俊興 Benny Chia

謝俊興出生於新加坡,就學於香港、巴黎及比利時新魯汶。他在1984年成立藝穗會,把原址的舊冰窖改建為一個充滿活力的當代藝術空間,現列為一級歷史建築。

西班牙著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陶藝家、舞台設計師及作家,和喬治·布拉克同為立體主義的創始者,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遺作逾兩萬件。畢卡索是少數在生前「名利雙收」的畫家之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