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3)

阿彬

藏青色的背景前,是一座遊樂園中常見的滑梯設施,但滑梯線條並非如現實造型般繪畫在畫布上,而是抽像地扭曲簡化,卻又層次分明地刻畫出外形,線條的漸變及疊層豐富,繪畫出似幻似真的滑梯,而畫作的上方則開了一個洞穴,透出血紅色的天空及杏白色的月亮。而畫作旁的是一幅小了一半的畫作,繪畫了遊樂園的攀爬架及搖搖樂,同樣是藏青色的底色,但背後則多了一條不知延伸到何處的金黃色道路。這兩幅作品分別名為《遊樂場》及《遊樂場二》,由本屆中大畢業生黃家敏所創作。

(有關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展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1)》,有關另一位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生李子蕊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2)》

「《遊樂場》這兩幅作品的靈感來自於我生活的瑣碎小片段。」黃家敏在大學三年生活中,不斷重覆相同的生活,生活封閉,不是留在山上的誠名館便是宿舍之中,生活可以說是苦悶,令她感到十分疲倦。修讀藝術系的她,經常需要到材料店去購買顏料或畫布,這一行程可說是中大生活中少有的外出旅程。「在來往學校與材料店之間,有次路經屋邨的公園。那時候無意中走進內裏,突然間感受很深。雖然已十多年沒有踏進去,但我對那個空間仍感到很熟悉,可是那一瞬間的心情十分複雜。因為踏進去的時候很能夠感受到,自己當下的身份與這地方並不掛勾,互相脫離得很遠。然而在我的回憶中,卻仍然與這地方很親切。」這種矛盾的心情,讓黃家敏深深記著,在內心中慢慢蘊釀放大,成為了她作品的靈感來源。《遊樂場》的作品繪畫了遊樂園的設備,但並非以寫實風格來繪畫,而是抽像化及簡化了部份細節,勾勒出大致外形。她提到這是由於作品的創作是關於記憶與身份,充滿個人情感,而不是看到景色便如實畫下來。「看到遊樂園時,回憶起以往的事情,但回憶中的事物不代表是真實的。回憶相比於真實,更像是內心中的記憶、情感、自我混合體,並非完全真實。我所繪畫的是在我心中的形像,所以不拘泥於完全捕捉真實,反而想在畫作中有一些抽離真實的事物。」

 

黃家敏的畫作風格鮮明,技巧成熟,出乎意料地並未有跟從任何藝術家或教師學習,更多的是自己練習。在入讀中大藝術系之前,她先修讀了兩年理工大學設計副學士。自幼已喜愛繪畫的她發現,原來設計與繪畫是有很大的分別。設計需要有一指明目標,迅速及直接地表明內容也是精要所在。但是她內心中繪畫的目的並非這樣明確鮮明。故此她入讀了中文大學的藝術系,追尋自己心目中的藝術。她實際接觸藝術時明顯地發現到設計與藝術很不相同,「藝術繪畫不是『畫公仔畫出腸』,而是要內心有感覺才畫到出來,並非很直接的事。」所謂藝術,能給予人的認知不一定能夠在畫作中看出來,每個人觀賞藝術作品也可以有自己的詮釋及體悟,沒有一定案。所以她想再多了解藝術,以不同的方式學習如何表達自己,並留意不同人表達方法,如何接受不同的意見。她提到當初接觸藝術史的時候有一個定義:「藝術是沒有用途的物件。」這令她有很大的反思,藝術是甚麼?可以透過甚麼形式去影響人?對她而言,藝術是承載了言語或文字未能描述到,一些感受性或精神性的事物,需要觀眾面對作品時才能感受得到的。「藝術是表達自己及與他人聯繫的方法。很多時候當自己文字未能充份表達到的,也可以用一些圖像或方法可以令他人更明白。」

 

黃家敏提到在中大的學習,最深的感受不一定是課堂上的啟發,而是與同儕之間的交流及內心的體悟。「在剛入學的時候,內心有很多不同的疑惑,經常在想自己可以做些甚麼與別不同的事,有自己的特色。大概是因為每個人也想成為『特別的那個,受人認同的心態吧。」但她發現自己努力找不同時,其實重點並非不同,而是在生活中有甚麼地方與他人相同。找到大家相同的地方,才是做作品時可以感動他人,聯繫他人的共同地方。「那時候我才發現到,原來繪畫,是可以連繫到其他人。」對她來說,以往繪畫是很個人的一件事,畫來給自己看,自己喜歡便可以了。但在就讀中大後,與他人相處,明白他人,感悟到與他人共嗚的感覺,才明白到「連繫」的重要性。

 

不少藝術系學生也打算畢業後成為藝術家,黃家敏也有這個打算,但她卻不急於馬上成為藝術家。「我並不抹殺其他職業的可能性,與藝術沒有關係的工作也可以。我有位老師以往的工作也是與藝術無關的,做過不同媒體工作,但這些工作令他看到世界的不同面向,得到不同的體悟。我很欣賞這種不急於創作的態度,希望自己也可以多看世界一點,這才能令我的藝術及世界觀更立體。」她直言一直以來也是學生的身份,並未有真正面對過世界及社會,沒有很深的感受。她很期待自己畢業後以不同的身份去接觸世界,到那時候有不同的感覺,累積較多生活經驗創作,才能有更好的作品。而黃家敏也提到一畢業便以藝術家為目標困難很大,年青藝術家很難獨立,像是租借空間、賺取金錢,甚至顏料費用,也十分難掌握。所以她提到不一定要成為全職藝術家,即使是兼職形式持續創作也可以。

有關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展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1)》
有關另一位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生李子蕊文章請按:《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展2017年訪問-(2)》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
Jul 17, 2017

香港教育大學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2017年-(3)

香港教育大學本屆文化與創意藝術學系畢業展有不少作品也與展覽主題「Underlive」相近,但當中也有一些以自身出發作主題的作品。何曉倩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