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面對災難,藝術家如何自處——森美術館15周年記念展:災難與藝術展

文/圖: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2月號(vol 88)《△志》

不論是天災還是人禍,災難亦是藝術創作其中一個恆常主題。

當災難和危機往往讓人們感到絕望,藝術也為我們記下人面對災難時的情緒、痛苦,甚至以它來治癒傷痛。從古至今,藝術家都能掌握自己擅長的工具,反映災難前後的景色。在充滿了不確定和混亂的當下,當人們在網絡上已可目擊災難的發生;若走進當代藝術場景,藝術家們又是如何記憶、再現和想像,將災難作為真正敘事的當代藝術作品?位於東京六本木的森美術館,為迎接他們第十五個年頭的記念展的「災難藝術展」,不單止回應日本近年最大型的天災和人禍——311大地震以及福島第一核電廠輻射外洩,更是對踏入21世紀後的每一場災難作一次大型回顧。

戰爭、恐怖主義、難民問題,以至嚴峻的環境污染問題,都成為今天人類社會的關注點,歷史上的經典作品已經難以詮釋現代社會面對的巨大災難。尤其在二戰後,一些史無前例的環境問題、饑荒和其他人為災難頻繁發生,藝術家也設法運用現有的素材帶入藝術空間,通過創作及藝術轉化,將這些悲劇性災難記錄下來。他們不單止站在私人視角記述,更會介入調查、反覆回到現場紀錄,有別於大眾媒體以客觀角度、淺顯的視覺,他們的作品向我們展現的是主流輿論下容易被人忽視的另一真實面貌,讓社會矛盾和被掩蓋的問題可被看見,及抒發純粹個人的喪失所帶來的痛苦與哀悼。

走入會場看到的第一個作品、瑞士藝術家 Thomas Hirschhorn的裝置作品《崩落》(Abschlag,2014),運用木頭、紙板、塑膠及繩子,在畫廊入口重建了一個一比一、兩層樓高的廢墟,究竟是經歷了戰爭的破壞還是自然災害?我們也不能清楚知道,作品讓觀眾目睹了劫後的慘況。牆上各位置也寫上不同名人的名句,如畢加索的名言「創造前必先毀滅」。

同樣來自瑞士、媒體藝術家 Christoph Draeger就將新聞圖片變成一張又一張,合共5000片的拼圖,作品定名為《世界上最美的慘事》(The Most beautiful disasters in the World), 是其由2000年起開始創作的系列作品。不單收入如911事件後的大型火災的近代新聞照,也將其他事故如1937年於美國發生的齊柏林飛船燒毀,還有二戰後位於德國卡瑟爾市被毀的猶太人集中營,幾乎所有作品都指涉著同樣主題,燃燒過後的地方面貌。今次展覽內展出都是911事件發生後的狀況。

911事件作為21世紀開段的一場重大人禍,除代表了西方世界面臨的自身危機,它亦幾乎成了整個展覽的核心命題——如何展示這大型恐襲,成了每一個想借此為題的藝術家所面對的問題。美國藝術家Wolfgang Staehle 的 《無題(2001-11-09)》(Untitled 2001-11-09),在畫廊內的白牆上重播911當天一架閉路電視拍下的現場錄像,更以實時方法展示,言下之意是當我們在6點50分看到這個作品,影像畫面上的時間同樣標誌著6點50分,透過錄像我們成為現場目擊者。

展覽另一場重要的災難描述,自然落到311大地震。2011 年日本311大地震發生後,不僅令全世界的報導攝影家都親臨現場進行報導,也有不少藝術家從世界各地前往實地進行藝術創作,用藝術作品回應如此巨大的天災。日本攝影師畠山直哉在事件發生後立即走到震後家鄉陸前高田市作珍貴的第一手見證。他平日走到火山和礦場,拍攝爆破開採過程,多從自然的冶煉進而見證城市地景的生死過程,《陸前高田 2011-2014》也不例外,呈現了剛經歷完海嘯後的面貌,一共26張相述說了事發後7天的景況。

具體派藝術家堀尾貞治的《震災風景》,為一系列作品創作於阪神大地震之後,其作品都用上平凡物件:由金屬碎片到木頭,甚至被其他人棄置的物品 。在創作過程中,他收集材料,折疊和皺摺紙張,然後在這些物料上畫畫。一切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以數量和速度取勝,全因他的重點是創作過程,但這不意味著情感與行為分割,反而代表著最真實、最原始的對地震後災區環境的感慨。他並沒有刻意根據現有藝術風氣包裝自己的作品,更沒有刻意給予作品深奧意義,他的創作過程完全操縱在他的直覺和潛意識,他甚至避免挑選顏色,只根據顏料盒中的顏色順序來用色。

從展覽第一部份,關注藝術作品如何透過檔案、影像、繪畫媒介去描繪災難的「外貌」,來到第二部份:「毀滅創造——藝術的痛苦」,可說是走入受災者的心靈地帶,這一系列的展出品,無論藝術形式或手法比前一部分更廣闊。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近年非常關注難民生活及他們的政治權利,2016年完成的壁紙作品《奧德賽》(Odyssey) 借用古希臘人生活的情境來對照現今敘利亞難⺠的現實,艾未未使用黑白色畫面和簡單的線條,穿插神話、歷史和現實,描繪出難民們逃離戰區,漂洋過海,生存在煉獄般的難⺠營,面對歐洲的多重暴力。

殘酷的氣息隨著一幅幅作品滲透而出,日本新銳畫家池田學的《預測》描繪了一棵自災難和廢墟裡長出的樹,被海嘯包圍席捲,卻依舊美麗傲然地佇立。從局部細節可看到樹上全是被捲走的房屋、堆積如山的車輛、多瘤的樹枝,以及糾纏在樹幹根部的火車軌道,或是佈滿天空的雨傘和緊急帳篷。他以豐富的顏色,描繪出大自然及人類社會環境中不協調的矛盾之處與視覺衝突的感觸。

除了死亡和毀滅,此次展覽的主題還有改變和社會變遷。加藤翼效法行動派藝術家羅伯特.史米森(Robert Smithson)的地景作品,加藤與他的朋友們一起在受災地區展開支援工作。最初並沒創作的想法,只不過幫手拆除倒塌的房子,但他們收集從拆遷所得的木材,思考怎樣轉化成有意義的事,《The Lighthouses- 11.3 PROJECT》表現日本小社區的角色改變,如何在災難中重生。他紀錄了重建一座教堂的過程,超過一千人以人手拉起由木製的教堂更成為影片的高潮。從中我們看到微小的人類社群如何合作來改變現況,影片中的教堂設計也成為他們的心靈歸宿。

展覽也重新展出95年的大型展覽「HYOGO AID '95 by Art」,因應當時阪神大地震後作經濟支援,一眾日本藝術家如細江英公、橫尾忠則、草間彌生等都送出自己的作品來籌募經費。展覽的最後部份有小野洋子的《添加彩繪(難民船)》(1960 / 2016),這空間的中心放了一隻難民船,參觀者可以走入全被藍、白色粉筆畫滿圖案的空間,拿粉筆留言或畫畫,是典型的參與式藝術作品。


災難與藝術展
 (カタストロフと美術のちから展)
日期: 即日至20/1/2019
時間:10:00-22:00(星期二,10:00-17:00)
地點: 森美術館(六本木ヒルズ森タワー53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艾未未 Ai Wei Wei

生於北京,是中國當代觀念藝術家、建築設計師,為詩人艾青與高瑛之子。在中小學期間,曾在新疆居住16年,之後返回北京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並且曾在1979年參加大陸中國美術館牆外舉辦的「第一屆星星畫展」,可視為早期藝術創作背景之濫觴。 1981年,艾未未前往美國紐約的帕森斯設計學院研習,隔年他在舊金山「亞洲基金會」舉辦首次個展。

細江英公 Eikoh Hosoe

1933年生於山形縣。1951年在富士軟片主辦的「富士攝影大賽」中榮獲學生組冠軍。1952年進入東京寫真短期大學(現為東京工藝大學)就讀後,與主持Demokrato美術家協會的瑛九往來甚密,期間確立了他挑戰既定概念的獨特藝術觀。1954年大學畢業後,於1956年舉辦第一次個展「東京のアメリカ娘(中譯:東京的美國女孩)」。

草間彌生 Yayoi Kusama

被稱為日本現存的經典藝術家,出生於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在1957年移居美國紐約市,並開始展露她占有領導地位的前衛藝術創作,現居住在日本東京。她曾與當代其他藝術家如安迪·沃荷、克拉斯·奧爾登堡、賈斯培·瓊斯一起聯展。被美國藝術網站My Morden Met選為「21世紀十大前衛藝術家」,同時入選的日本藝術家還有山下工美與深堀隆介。

小野洋子(日語:小野 洋子/オノ‧ヨーコ Ono Yōko ?、英語:Yoko Ono,1933年2月18日-)是一位日裔美籍多媒體藝術家、歌手及和平活動家。她是約翰·藍儂的第二任妻子和遺孀,知名於她在前衛藝術、音樂和電影領域的作品。

橫尾忠則 Tadanori Yokoo

橫尾忠則(日語:横尾 忠則/よこお ただのり Yokoo Tadanori,1936年6月27日-),日本美術家、裝幀設計者。出生於兵庫縣西脅市。是西脅市名譽市民。弟弟成瀨政博同為畫家、插畫師,自1997年起負責「周刊新潮」封面創作。長女橫尾美美亦是美術家。

池田學 Manabu Ikeda

日本藝術家池田學(Manabu Ikeda)1973年出生在多久市,他以充滿幻想的紛繁複雜的插畫而聞名。他的作品結合了日本傳統畫風和變態細節,用超現實主義色彩征服了一面又一面的牆壁,有些人還將他的作品賦予了各種預言的意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